民主意识的普及

几乎每一个在P大呆过的学子都会叨念一两句“德先生赛先生”。一向好为人师的我更是不遗余力地向身边的人和师弟师妹们传递这种信息:这里是中国民主的种子。同时,我越来越倾向于以教育为己任,而且意识到这种个人爱好的时日已经不短了。但我却从未设想过如何将这两条tracks联合交汇在一起:如何向晚辈普及民主意。因此,当我最初看到Youtube上的《Why democracy? Please Vote for Me》时, 第一个反应是惊讶:-P影片共五段,每段约9分30秒,讲述的是武汉市某小学三年级班第一次实行民主选举班长的故事(点击查看无责任剧透)。我试图在影片中寻找“编撰”的痕迹,比如那么多小孩子,如何面对镜头能不慌张,至少不惊奇呢?我一边被震撼着,一边试图弄清楚这是真实的采访,还是一段故事。在第四、第五段的一些线索让我倾向于相信这是真实的(比如有记者的背影、有看镜头的小孩儿……)。其实故事本身是否真实不重要,对吧?我们都知道,这样的故事正在身边上演着。

一、态度

影片开始,记者向孩子们采访:
“什么是民主?”
——“不知道。”
“什么是投票?”
——“不知道。”

们且不论影片中大人们向孩子们灌输的是不是正确的民主(相信这是引起大多数上述剧透评论的读者不满的地方)。为什么要向他们灌输民主意识? 的确,对于一个没有民主意识的人而言,他无法理解世界上发生的大多数事情。可是,民主意识的重要性究竟在哪里。影片中的大人们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塑造一个孩子关于民主最初最粗浅的认识。大人们本身并没有意识到“民主意识”对他们的孩子而言意味着什么。当然,更有可能的是,他们也不知道“民主”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我希望相信大人们都是善良的,虽然看完无责任剧透的 第一印象似乎是“大人们都是坏人,教坏小孩子”。可是为什么班主任要举办这个选举?为什么家长们要尽力帮孩子们竞选?我喜欢优先使用善意来推测别人:他们 想让孩子们得到锻炼、培养孩子们的竞争意识、锻炼他们承受压力的能力、协助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一个工作中……此外稍有恶意的理由包括: 在孩子面前展现自己的能力、让孩子得到比别的孩子更优越的地位……但遗憾的是,他们没有意识到他们是在做最初的民主教育!民主意识原本是“班长民选”活动的核心,却被淡化为形式,被激化为竞争,被扭曲为手段和技巧。

二、时机

当一个有正确民主观念的教育者准备进行民主教育的时候,他的核心任务自然是保证这些观念都被正确的接受。但是,在研究其教育方法和技巧之前,他首先面对的任务应该是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

作为受众的孩子们在接触“民主”这个概念 以前,需要有什么“先修”课程或必备知识吗?这不是义务教育的主干课,没有固定的教学大纲。因此不合格的老师会不及思考这个问题,而急切地灌输自己的民主观念。是让孩子们带上了“民主”的有色眼镜再去观察世界,还是让孩子们多观察世界再指出其中蕴含的民主精神?两种方案似乎不是一个简单的二选一。影片中“打倒……”、“法西斯”、和“统治”的语言出自小孩子的口中,这种司空见惯的场景如今却让这种选择又多了一层阴影。

三、方式

影片中“民主”概念的第一印象以浓墨重彩的方式强加给了三位候选人。这件事情本身是很可怕的。我始终觉得对一个人的成长而言,越是重要的底线,越是基础的素质,在教育的时候越要轻描淡写。用Randy Pausch的话来说,就是head fake(障眼法)。我自信我的公民道德教育是非常良好的,而这得益于90年代初中期的郑渊洁童话。这就是一个head fake:我以为我是在看童话,但实际上我接收到的信息是郑渊洁所倡导的善良、同情、正义……head fake最大的好处是安全:强势的方法往往会矫枉过正,正是这种担心使我在观看影片的时候怵目惊心。

Randy Pausch的集体感的head fake是橄榄球培训,孩子们的民主的head fake可以是什么呢?

结语:每个孩子都是相似的

影片中小孩们的神情让我总不自觉地想起自己小时候,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呢?当我看到他们在煞有介事的说着某件事情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他们很幼稚,很装模作样。然后我想起来我自己在同样的年龄段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模样。用一副腔调认真地表述自己的想法、莫名的独立的欲望、耍一些自以为高明的小聪明、装作若无其事其实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人们说小孩子天真,是不是因为他们自觉地表现出自我保护的警觉而不加掩饰?

孩子们是不需要保护的。 他们需要的是引导。我们从相似的孩子长成独特的个体,这个过程大部分应该是成功的吧:我们从只关心自己变成关心他人,从只懂得索取变成愿意付出……那么,孩子们摔倒的时候可以不必去扶他们,但要告诉他们爬起来后往哪里走。这样看来,给孩子们灌输的民主意识似乎不必一开始就是正确的,只要能往正确的方向修正。就事论事的话,竞选规则的反思、竞选过程秩序的维护等,是不能让位于竞选成功的经验和竞选失败的教训的;竞选过程中家长的谋划,甚至不惜动用不属于孩子的资源,却正是着眼于对结果的渴望,而忽略了经历本身的意义了。

One Comment

  1. Comment by :

    什么是正确?我相信只有被相信为正确的。。。进化论万岁!物理学万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