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denghefei 对《美国梦》的评论

denghefei 对《美国梦》的评论

引文对中国的描述似乎严重了些……
退一步讲,即使现实情况的确如此,又真能阻碍一个有梦想的人怀有梦想?有没有梦想、能不能坚持梦想,更多取决于个人。即使前无古人,难道就不能成为实现某类梦想的第一人?
一时意气,牢骚说多了,严重偏题:P
我只希望以后不要忘了最初的梦想是什么,要是有种什么装置时不时蹦个小人出来当头棒喝“难道你忘了做这些事情的初衷了吗”就好了……
《肖申克的救赎》无比经典,强者自救、圣者救人,他两样都做到了。

当考虑一个社会的时候,目光一定是着眼在大多数人身上的。对于一个个体来说,如果他已经成长为一个理想主义者,那么自然社会消沉现实的风气影响不到他对梦想的追求,这种例子不说中国,比中国更糟糕的国家中也比比皆是(比如,想一下德兰修女)。引文指出的不过是中国社会上(比如,北大经常被批评的“北大失精神”)占主流的对理想主义者的怀疑和否定的态度的一个可能的原因,我欣赏其角度之新颖和溯源之深刻。

如果要把话再说圆一点的话,中国社会对理想主义者的“否定”不仅仅等同于说“不”,也包括这样的(或许占更大多数)的心态:“如果我也有他那样的气魄/条件/决心就好了……”——临渊羡鱼而不退而结网。认为自己的梦想不“实际”而放弃,或迫于外界(家庭/朋友)的舆论和阻力而放弃,都属于这一类。

又一个注脚,是社会主流文化对”梦想“这个词的轻重大小的判定。比如我们想到”理想“这个词,不自觉地会用”远大“这样的前缀。不知道现在情况有没有更恶劣,但我上小学时似乎周围一片长大要当”科学家“、“工程师”的声音(现存的对走学术路线的质疑可以视为一种反弹)。(我记得我(或者我表哥,或者我们两个)当年还说过长大要当”开垃圾车的司机“——因为垃圾车的装卸机械实在很酷(我现在还这样认为!)!结果可想而知:-)现在想来或许当时的被否定扼杀了一个(或者两个:-P)未来的工程师呢——我现在想到的一个较好的回答,是耐心的对小孩解释说,这个梦想很好,不过其实它很容易实现的,为什么你不想一些更难实现的东西呢?——跑题了。)
”梦想“/”理想“这些词,天然的具有”难实现“的属性。但对容易实现的梦想的否定,其实是从另一个角度支持了对理想主义者价值观的否定——我们”崇拜“的理想主义者应该具有排除万难争取胜利的气质,没排除啥就取得了胜利,算什么呢?再不严谨地推广一下,可以说到社会对人的生活方式的宽容度的问题。至少在Berkeley这个地方,流浪汉、奇装异服者很多,大家见怪不怪(虽然我忍不住觉得他们有些”危险“)。允许别人和你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其实是这个社会没有丧失梦想的一个特征。

不继续展开了。总之,只要人类的文明仍然延续,一个社会就永远不会缺少理想主义者——想想更糟糕的年代,比如中世纪的欧洲——但这不等于说,一个社会否定理想主义者的价值观,不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