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刘晔:直觉准,要数学来干什么?

2008年是个神奇的年份,各种大事层出不穷,相关文章更是精彩绝伦。在岁末我也凑一个小热闹好了,来评论一下相对没那么”大件事“的个税调整。

(一)缘起

刘晔在校内网转贴的(zz自lqqm ruozhuz网友)突然,我成了富豪lqqm原文),ruozhuz听到新闻”如果个税起征点提高到3000,则全国只有740万人缴税了”(附一个详细数字),表示“兴奋”和“疑惑”:

『如果只有740万,哪怕全在北京上海深圳这几个城市,每个地方不到250万,可这里的房价却如何如此之高?为何LV店居然要排队,为何我们那些在法国一掷千金的人里面没有我。而我们党的富民政策这么多年了,每年都是双位数的增长,上海不都说2007年平均工资到2800块了吗?为何全国才区区740万? 』

ruozhuz对740万这个数字表示的疑惑也是符合我的直觉的——堂堂中国13亿人,3000块又不是什么大数字,才740万人超过这个收入?而2800元的上海市平均工资更加重了这层疑虑。于是他/她“迷茫间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我的收入到底是统计局的数字那么高,还是税务局的数字那么低”。

(我还专门问了两个室友对740万这个数字怎么看,他们都反映”偏低“。说明这个直觉至少在小范围内具有普遍性。)

偶和偶mm的某次对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当时我在看概率书,看到某条题目,直觉和算出来的结果差得太远,遂对mm感慨数学之神奇,她倒淡然:”直觉都那么准的话,要数学来干什么?“

是的,直觉是不一定准确的。我们来稍微考证一下这个740万是否偏低。首先我到了上海市人口约1900万和2006年上海市人均收入23623元(我找不到东方早报的原文,但是这则引文比百度贴吧的数据怎么也可靠一点吧),即每月收入不足2000元。如果每10个人中有9个人的平均收入是1000元,1个人的收入是10000元,平均下来就是1900元。那么上海月收入10000元的人数位190万。如果北京、杭州、广州、深圳加起来等于三个上海,那么全国月收入10000元的是760万。

这个计算显然非常不准确,非常不专业。但是我经过这样简单的计算以后对740万这个数字的疑虑减小了很多。至少,这种估算比lqqm上某代表性回帖”Willings: 说这句话的砖家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了十八遍了,不说别的,光政府官员都有好几千万人,还有垄断企业也有几千万人。740万零头都不到。 “要让我自己信服得多。

(二)答刘晔

我给出上海市平均工资后,刘晔的回复称:

『不要把大学生辩论赛那一套拿来用在这儿。不去看所谓只有740万人缴税的荒谬结论,不去看作者对这番结论的一系列推论,而抓住一个数据差别在这儿说事,这 是不合适的。退一步说,我们承认你是对的。把上海市的这个论据删掉,那么作者的言论是不是就不对了呢?显然不是这样的。全国740万人缴税这个说法要么不 对,要么就提醒我们公务员的灰色收入到了一个什么地步,贫富两极分化到了什么程度。』

1. 拿掉上海市的论据,要论证740万这个数字的荒谬性,我看不出原文还有什么别的论据了。怎么能拿掉?

2. 与其说我们都知道公务员的灰色收入都很多,不如说我们都”假设我们知道“公务员的灰色收入都很多。这个教训是王俊煜给我的。在”猥亵门“事件沸沸扬扬时,我在Google Reader上分享了一则新闻”警方最终作出林嘉祥行为不构成猥亵的认定“,并加注标题为“人神共愤啊——”,王俊煜给了个短小的评语:“既然群众们早就认准了真相是如何, 再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了.” 让我非常惭愧。最近的“季羡林藏画盗卖案”更是验证了这句话的准确性。人们往往轻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3. 退一步说,通过上述不靠谱的计算,我根本不想证明“740万”有多么符合事实——如果你能指出我的计算哪里不靠谱(太多了),就证明你有思考过这个数字,而不是拍脑袋凭“直觉”说这个数字有多么低。比如刘晔在第二条回复中通过计算得出了“200人中只有3人收入超过3000”,这就是一个好迹象,说明他开始不“轻信”了。如果ruozhuz能用类似的计算支持他的“富豪”结论,楼下的willings不要拍脑袋说这里几千万那里几千万,我也就不用费一个多小时来写这篇吃力不讨好的帖子了。

4. 刘晔在回复的最后和接下来的回复点明了他对这篇帖子感兴趣的理由是“说明了中国贫富两极分化严重”,为了告诉我“潜藏的社会矛盾和问题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这和我批判这个帖子的初衷已经不一致了——再强调一下,我的初衷是想说明要警惕那些我们“愿意相信”的事情。中国两极分化确实严重。不过如果从这个新闻只能得出这么一条结论,那么我对他这样的解读未免有些失望——我们早已从更多更鲜活的例子中看到了中国的贫富两极分化有多么严重。贫富两极分化比起人权、言论自由、官员腐败等问题并没有藏得更深,也没有”更“亟待解决——他们都迫在眉睫。我不知道刘晔平时花多少时间上网看文章,比如除了lqqm和mitbbs这样的论坛以外还看不看牛博网一五一十部落格法天下乃至钱烈宪要发言。如果不看的话,我强烈推荐。如果正在看的话,我觉得这些文章比lqqm的更有可读性和推广性(当然这是个人口味的问题,不argue)。

5. 我们的目光或许应该更多的集中在那些我们马上有能力去呼吁改变的事情上面,精力集中在宣传那些马上有可能改变大众想法的事情上面【1】【2】【3】【4】。毕竟,一个有知识的愤青和一个愤怒的知识分子的区别就在于,前者只会表达愤怒(即使很技巧性),后者则利用自己的愤怒去驱使自己捡起沙滩上的海星5】【6】。

One Comment

  1. Ping from 第一次填税表 于 枕着云的远航:

    [...] 考前不干正事儿似乎是我一个无法克服的恶习……这不,继上次发作没多久呢,我又花了一个多小时填好了生平第一份税表。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