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快门的冲动

在不久前的Lab retreat时,我在短短的两次共数小时的hiking中按下了一百多次快门,最后挑选出的21张被家人朋友很是表扬了一番。但我却明显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用数量换取质量。面对难得一见的好景色,手便忍不住按快门,其实脑子里不清楚拍出来的东西是什么,但是不想错过这样的景色,于是换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参数猛拍了好一阵。

当然,我知道专业摄影师们一定也不是每按一次就能出好照片的,Leica中文站上面的照片也都是难得一见可遇不可求的。我所不满意的并不是成片比例低(而且,另一个因素是随着水平的增高,眼光也会增高,直接降低成片比例——本文对此不予考虑),而是在按快门前自己其实不知道要拍什么、拍成什么样的那种糊涂。

看Google Reader也是可以用同样的感受去类比吧。一方面,我会希望跳出原有的订阅,多发掘一些新的博客和网站,这是我提出(事实上抓虾尝试过的)理想的阅读器应具有推荐功能的原因。另一方面,我其实不知道我在读什么——我明白每篇文章的意思,但是我不知道它们在我脑中形成什么;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花时间去读它们——少数学术期刊除外。Google Reader在我手中更像是一个娱乐的玩具而不是提高信息获取效率的工具。偶尔,我会看到一些能触动我的文字,我清晰的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读它——这就更像摄影了。

抑制不住的按快门的冲动(为了记录好景色)和更广泛的阅读各种文字的冲动(为了了解更大的世界)似乎可以归结为对外在世界的驾驭的渴望。再外延一下则可以用相似的逻辑解释我在校内网Facebook基本不看分享、不玩游戏、只看日志和状态的行为方式。我渴望与他人交流的背后其实是我渴望知道他人的生活方式,说庸俗点是八卦,说深刻点是对他人生活驾驭的渴望。想起一位好友,我会想要知道他/她最近在干什么,以前干了什么,特别是,以前和我的生活有交集的时候伊各种行为是否有我的活动的影子……这个问题相当邪恶,因此得到否定的回答时我只能自嘲和庆幸。

这种状态能不能用“孤单”来概括呢?

今天Berkeley的天气相当平凡,不过我抬头望着那白白的天空时,却突然意识到,原来我应该努力去做的不是驾驭大世界,而是掌控小世界。按快门前去仔细斟酌这个快门是否要按下(将之当胶片机对待);看一篇文章前仔细考虑这篇文章我是拿来娱乐的,还是拿来学习的;想到一位故人时,告诉自己说,专注于自己的事,不要去管别人的生活。回忆不过如此。历史没什么神秘的。想象中的浪漫传奇大多不过是想像。专注于手上的事,专注于身边的人。

正心 修身 齐家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这句话其实不是对他人的一种张扬,而是对自己的一种沉潜。

4 Comments

  1. Comment by cw:

    前面半篇感觉和逛书店有点类似,看来这种感觉应该是比较传统的。

  2. Comment by Yifan:

    NICE

  3. Comment by sara:

    喜欢拍照的背后可能是一种对死亡的恐惧,所以想留住尽可能多的瞬间。

  4. Comment by ys:

    你变了,更理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