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调查——上路

在我点下Gmail的send按钮时,妈妈的“政治不成熟”的评论似乎仍萦绕耳边。

大概这就是连岳说的被制造出来的恐惧感。在发送那封参与公民调查的信后我还收到了艾未未老师的一份问卷调查。里面有这样的问题:

您对官方有恐惧心理吗?对志愿者可能遇到的阻力有预计吗?
做“公民调查”志愿者这件事,您想清楚了吗?

我当然有恐惧心理啦,我担心到时候不让我入境什么的……有没有想清楚这件事情?Hmmm……我对可能会受到的阻力没有明确的预期,但是我希望它能在我能承受的范围内。如果是在范围内的话,我想清楚了。我能承受多大范围的阻力?Hmmm……

按道理我应该按着一年前设定的步伐稳步朝科研型宅男的目标迈进,只是每当我想起独上兰舟的来信,我就觉得嗓子里有股吐不出的苦涩:

按照艾未未博客里提供的学生家长手机号码,试着给一个叫湛谢的北川中学高一7班学生的家长张宋春发了一个短信。不知这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子,也不知这位家长是父亲还是母亲,没多想就发了,只想问候一声。没多久,有短信回复过来。是孩子的妈妈。她说她叫张康春,女儿十六岁,叫谌谢不是湛谢。她说地震夺去了女儿,丈夫又在车祸中去世了,她现在居无定所,孤单一人。她还发来了十六岁女儿的彩照,打开一看,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冲着我展颜一笑,泪水夺眶而出,失声痛哭。

我早已分不出什么行动是政治正确和政治不正确了。我只知道,如果有一万九千多名死难学生,那么就有约同等数目的受灾家庭要熬过45天后的那个一周年,那个让他们内心的苦痛决堤的日子。如果悲伤可以藉由关怀而被稀释,那么,或者,要make a difference,要change the world,是没有所谓“最好”的时机需要等待的。

最好的时机,就是眼前,就在当下。

注:本文部分链接须翻墙查看。

又及:
写本文的时候翻阅了艾未未老师近期博客,响应的人比我想象中多得多,受助的人比我想象中更希望得到关注——我的恐惧也被稀释了很多。

One Comment

  1. Comment by yujiao:

    come on! 我都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啊...555,我4月17号还要去stanford,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正经游览一下你的校园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