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清楚、想明白

步入2020年,人们突然发现黑天鹅原来可以一群群地飞过来,乌泱泱的一片压得让人喘不过气。然而超脱地来看,试图理解这个充满变化的世界,总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独乐乐不如与众乐乐」,因此我想,时隔七年后(oh my god)重启公共空间写作,努力把更多事情「想清楚、想明白」,或许能让身边的世界变好那么一点点吧。

「想清楚想明白」这个概念习自李笑来老师(12年前他还没那么有争议……):

「Critical thinking」这个词组通常被翻译成「批判性思考/思维」。在中文语境里,「批判」这个词,从新文化运动开始直至当今的种种运动中,总是与「阶级」、「立场」这类的词 有着紧密联系;而与「思考/思维」或者「思考/思维方式」并无关联。「Critical thinking」的另外一个可能的翻译是「独立思考」。「独立思考」的这种说法往往导致「一定要与他人不一样地思考」,或者「一定要排除所有人的干扰」等等诸如此类的误解。……最终,再次印证了「简单即好」的铁律——思量了这许久,我个人觉得「Critical thinking」其实用「想明白」、「想清楚」、「清楚思考」这类大白话最为恰当且无歧义。

——李笑来《想明白》系列,2008年5月,有删节

对我而言,「想清楚想明白」是一件智识上(intellectually)很有乐趣的事情,而且(几乎)永无止境。无论是自己想明白(比较罕见)还是被别人教育(大多数情况),都无损这种乐趣。给定一个有争议的公共事件,一定至少会有两种互相对立的观点,以及夹在两种观点中间的灰色迷雾地带。迅速搞清楚对立的观点分别是什么,然后花大力气尽可能把中间的灰色迷雾地带扒拉清楚,是获得这种智识乐趣的一个屡试不爽的诀窍。

譬如慕峰老师的《为什么很多人反对“方方日记”在海外出版》,就是这样一个高光时刻。这篇文章最有趣的地方在于讲清楚了一个「灰色迷雾地带」:有很多人前期支持方方写日记、后期反对方方日记海外出版,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然后就被慕峰老师拎清楚了(文末的诘问「所以,为什么你还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去讨论『方方日记』呢?」,更是当头棒喝……)。这样「似是而非」的黏糊认知被一扫而空,让我有种「这个话题彻底搞明白了」的爽感。

本公众号目的是练习作文通过写作分享我「想清楚想明白」的乐趣,如果能获得反馈并进一步「想清楚想明白」就更好了(求打赏什么的不存在的)。值得「想清楚想明白」的话题有很多,比如一些流行的概念、一些常见的偏误(bias)、一些正在讨论的热点等。如果能高质量地辨析这些话题,我乐观地希望,会如万维钢老师(曾用名「同人于野」)在其《真理追求者》所科普的,「如果是两个理性而真诚的真理追求者争论问题,争论的结果必然是二人达成一致」。又或者如Junyu老师写的《被人说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此处是轻芒的硬广),我也想收获这样的愉快。

最后,无法保证更新频率,但希望稳步提升写作质量。敬请期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