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公谨当年

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时,傻乎乎的,惨不忍睹,立此存照,准备睡觉,明天继续杀G。
又及:睡前重温了一下,那个叫垂足顿胸啊……现在AW的Argu还好,Issue简直连下面这篇文章不如——其实不需比较,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改明儿整理大学回忆录时,把Issue一篇一篇贴上,见证这一段智力倒退至小学至初中过渡阶段水平的日子……
姓名:大头钉(211.154.157.6)     
时间:2001-11-17 10:06PM

标题:爱情

--------------------------------------------------------------------------------
爱情
2001.11.4晚
题注:难得有一次自由作文,应该写些平常没机会写的东西吧。无论教育者如何回避,“爱情”这个话题,在受教育者——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中,都是存在的。存在即是合理,无论如何也须面对吧。
有一句“玩笑话”:大学生是国家的栋梁,小学生是未来的花朵;中学生呢?唯一挂得上钩的就是早恋。小学的时光我早已忘得差不多了,大学生活又没经历过,只好只是谈谈作为中学生的我对“爱情”这家伙是怎么看的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尽管我对爱情这东西的定义搞不清楚,我还是向往爱情的,或许这叫“朦胧美”吧,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对“爱情”特别感兴趣,因为若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在花前月下的谈心实在和饭堂中的聊天没多大区别。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前者是“浪漫”的呢?不知道,或许是一种传统吧。又或许,用“人性”来解释会好些。
爱情的确是一种人性。子曰“食色性也”说的大概就这么个意思。爱情只不过和吃饭一样平常。我喜欢她的理由?就像我喜欢吃土豆一样,虽然芋头和土豆味道差不多,但我就是喜欢土豆不喜欢芋头。真要我解释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正因为我喜欢吃土豆而不是芋头,所以我喜欢这个“她”而不是那个“她”了。看吧,用吃饭来比喻爱情真是再恰当没有了。这不正说明爱情和吃饭是互通的,都只是一种人性而已吗?既然如此,何必大惊小怪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吃饭是为了活着,但活着不是为了吃饭。在这一点上爱情和吃饭则刚好相反,人渴望爱情不是为了活着,但有的人活着的确就是为了爱情。连徐志摩都把爱情列为人生三大目标之一,“凡夫俗子”们自然更不用说了。
习惯上,说完联系与区别,就该谈矛盾与统一了。面包和爱情,两者还真有矛盾的时候。不过,如何取舍就因人而异了。像顾城,我真觉得他是当代文学史上最典型的爱情悲剧人物。我总是在想,顾城之死,其错在谁?是雷米?是英儿?还是顾城自己?“我不怕死,我是怕我死了之后,没人再像我一样爱你。”这首诗好像不是顾城写的吧?但我觉得它应算是顾城——这个为了爱情,不惜面包甚至生命的人的最佳写照了。
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面包而非爱情的吧。正如我们不能说顾城“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是浪漫一样,我们也不能说选面包的就是市侩什么的。还是那句话,因人而异罢了,就像你吃饭用筷子,我吃饭用勺子,谁也不能说谁错。不过,中学生们似乎统一——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选择了面包。在我看来,学习不过是面包罢了,所谓“早恋影响学业”,无非也就是面包与爱情的冲突罢了。
其实“早恋”这个话题才应是本文的中心,但我一时兴起在“吃饭”上搞久了,失策失策。正如我所说的,我认为“早恋”这个问题大可不必兴师动众大加禁止,因为这不过是面包与爱情的矛盾罢了。我不赞成所谓早恋,因为我——当然是自愿地——选择面包,吃饱饭才有力气去谈情说爱,不是吗?何况如果饿死了,那光喊“我死之后没人再像我一样爱你”又有何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只好忍痛割“爱”了。退一步想,其实作为学生,这“面包与爱情”得矛盾是否真的那么尖锐呢?真的不可兼得吗?我也见过“鱼与熊掌兼得”的例子,以后的事我不敢说,但目前为止还是处理得相当好的。所以,怎样把握这个“度”,要看自己的了。
“早恋”的许多外号,像什么“青苹果”“酸葡萄”之类的,无非都是在强调两点,一是它的美好,二是它的过早。依我看,这个“过早”是值得商权的,是否十八岁以后就算不早,十八岁以前,哪怕十七岁十一个月,都叫早呢?我很欣赏台湾作家刘墉的一段话,当他被问到大学生是否能谈恋爱时,他回答:“你觉得大学文学跟一般文学有分别吗?你觉得大学作曲家和一般作曲家不一样吗?广义地说,文学就是文学,音乐就是音乐。同样的道理,为什么把爱情分成中学生的、大学生的?恋爱就是恋爱,不是‘大学生谈恋爱’,是‘人在谈恋爱’啊!”说得太对了!我们何必在乎是中学生、大学生什么的呢?最主要的是,你觉得面包和爱情,你选择哪个?如果是爱情,我会祝福你;如果是面包,那么,等你攒够了面包再去追求爱情吧!
所以我总觉得,“早恋”的“早”字,是否本身就带有片面性?我也觉得,我们今天这个话题,不应该是“中学生能否早恋”,而应该是“中学生能否恋爱”才对。当然,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后记:又是一篇“稍长”的文章了。上次写“应试教育”也是如此。不过我觉得,要讲的还远远没有讲完。本文事实上应是两篇文章,一篇是《吃饭与爱情》,一篇是《中学生与爱情》,前者多属调侃,后者才是我们自身迫切需要解决的。无论如何,这算是我个人对爱情不成熟的看法吧。面包万岁!爱情万岁!
(周萍老师)
评语:你小小年级能如此冷静地剖析爱情于你等中学生的关系的内涵,实让我惊异。爱情是美好的,因个人情况而异。恰如你在哲学上学到的:矛盾是存在的,矛盾又有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关键看你个人怎么处理好它。我喜欢爱情,但不是读书时而是工作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