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时代(四)

完。

 

 

Sent to you by Anting Xu via Google Reader:

 

 

标签时代(四)

via 木遥的窗子 by 木遥 on 1/20/08

1864年5月的一个晚上,几位英国政治家被连夜敲门送到的一份电报惊动——这么晚的电报委实不太寻常。战争爆发了么?女王生病了么?他们撕开了信封,结果惊讶的发现电报的内容不是关于任何国家事务,而是关于牙医的。Harley街27号的Messrs Gabriel先生在电报里宣布他的诊所会从早上十点开到下午五点,直到十月份为止。几位被激怒的政治家向泰晤士报写信咆哮他们的不满。"我从来不认识这个Messrs Gabriel,我真想知道他们凭什么发电报给我,内容居然只是广告而已?"泰晤士报刊登了这封令人不爽的电报,结果又给那个发送者带来了更大的宣传效果。

这是2007年12月13日《经济学家》的专栏文章Getting the message, at last里的一则小故事。这一事件被历史学家Matthew Sweet看作是史上第一个关于"垃圾邮件"的案例。它再好不过地反映出,一种新技术的出现,有时候会给社会关系和社会行为带来任何人都无法预料的变化。新的秩序只有通过反复的摸索——伴随着混乱和不适感——才能得以在人群中慢慢建立起来。

毫无疑问,今天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变化的时代,如果你稍稍回忆一下你所熟悉的那些网络应用,你一定会注意到层出不穷的令人困惑的新问题。例如:

电子邮件的标题是干什么用的?应当怎么给一封信起名字?(看看你的邮箱,你会发现不同的人有完全不同的做法。)

如果要给很多人群发电子邮件,让他们彼此看到所有接收者的名单是合适的么?(一种比较礼貌的做法是把主收信人设置为自己,把所有的接收者放进"暗送(BCC)"列表。)

即时通讯软件上的名字应当如何更换才会不给别人带来困扰?(越来越多的人同意,名字应当包含两部分,固定display name,平时只更换personal message,即MSN messenger的模式。)

如果你的老板在facebook上加你为好友,你应当如何回应?(Facobook设计出来就是为了反映真实的人际网络的,所以你无法再用分开网上和网下生活的办法来回避这个问题了。)

如是种种。

但是和电报或者电话刚刚发明的时代有所不同,我们这个时代技术革命的程度和速度前所未有,以至于社会关系调整的速度几乎跟不上如此剧烈的变化。电报,电话甚至包括移动电话,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看作一项孤立的发明,而互联网(特别是web2.0之后的互联网)却并非如此。Web2.0的一个重要特点在于,大多数那些传统上需要通过安装特定软件才能实现的功能(例如字处理、日程管理乃至个人文档管理)今天都可以通过最普通的网页浏览器得以实现。——这一点google甚至还远远算不上领先者,更纯粹的完全基于网络浏览器的"真正意义上的"操作系统已经有了好几个版本(例如著名的eyeOS:
http://www.eyeos.info/)。只要打开你的网络浏览器并且登陆,就能看到一个惟妙惟肖的虚拟的操作系统桌面,你甚至能够拖动里面的图标。2007年apple推出了功能强大的iphone手机,当批评者质疑这款手机不能由用户自己安装软件时,apple的回答是,iphone配备了功能完善的网络浏览器,所以事实上你可以在iphone中得到你想要的各种功能,只要有人在网络上实现过。

在这些事实背后是网页编程技术的迅速发展。传统的web 1.0网站还基本上只是一些固定的文字网页和超链接的集合,而web 2.0时代的网站已经很大程度上被"软件化"了。比方说,你很难说google docs或者facebook或者上面提到的eyeOS究竟是一个网站还是一款借助浏览器实现的软件。请记住,一个web 2.0网站所提供的不是信息本身,而是让用户可以创作并交流自己的信息的平台,网站的成功也不外乎是平台模式的成功。web 2.0时代的暴发户们,
无论是youtube还是facebook,无论是del.icio.us还是twitter,统统都只不过建立在关于组织用户互动的一两个简单而有效的创意上。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每个成功的web 2.0网站都是一个独立的新发明,发明的对象不是新软件,不是新产品,可是和它们一样重要——也许更重要。

不仅如此,web 2.0时代所特有的web widget(网络功能扩展)现象使得这种技术创新的速度进一步的加快。让我们看看Facebook的例子,它甚至都不应当仅仅被称为一个发明,而是一系列发明的总和。从2007年5月开始facebook网站允许用户自行为facebook编写各种功能插件,截至2007年底,facebook上已经有了超过一万种插件,能够实现的功能从用户之间聊天送礼到下棋无所不包。在这里,web2.0的特点体现得淋漓尽致:
网站仅仅提供了最基础的平台,其余的一切——包括平台的功能本身——都交给用户来决定。事实证明,一旦每个普通用户的能量被充分的调动起来,技术创新的速度就变得不可限量。用户的广泛参与所带来的不仅仅是信息量的爆炸,还有未来的互联网世界的"可能性"的爆炸。

为此,2006年年底的时代周刊前所未有地没有把自己一年一度的年度人物称号被颁给任何一个政经钜子,而是颁给了坐在电脑前面的""。

于是网络社会就在每一个"你"的作用下一点点成型,一点点调整,日趋完善与复杂。这个社会的的互动模式远远超出了现实生活的深度,演进和变革也远远超过了现实生活的速度。传统社会需要经过漫长的调适和阵痛才能够适应的新模式在一夜之间诞生,然后在下一夜又被更新的盖过。人类关于信息交流的可能性被极大地拓展了,手段被无限地丰富了,——在大多数人甚至还没注意到的时刻。

而与此同时我们无奈的意识到,人类社会为了迎接这个新时代所需要的思想储备远不足以适应技术的发展,更遑论对未来的预测和洞察。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多数人文知识分子往往恰恰是对互联网革命最不了解的一群人,他们对现代信息技术的爆炸式发展不屑一顾,认为那就像时髦的游戏机一样只不过是过眼云烟,什么也改变不了。——不用互联网也可以活得好好的,不是么?

回到这篇文章的开始,我说过,我坚信互联网是人类文明史上最重要的发明之一,而互联网里每一项新鲜的观念(无论它看起来有多么技术化),最终也必将深刻的影响全体文明社会。

为什么要关注互联网里的天翻地覆?因为你的"不关注"也会改变它。十年前我们可以把世界分成"线上"和"线下"两个部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无论你是否愿意,你都不再只是个旁观者。时间的脚步不会停顿,舞台的大幕已经拉开,我们每个人都是演员,而脚本却付之阙如。这个崭新的舞台上的一切规则、秩序、道德、义务、还有——理想,都要通过千千万万的"你"来塑造和实现。

你准备好了么?

 

 

Things you can do from he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