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活 Archive

人们为什么要结婚?

Posted 2008/01/03 By Andy

人们为什么要结婚?

和不同知识背景的三个人讨论近2小时所得的结果。整理如下。

首先细化问题。有很多人为钱结婚,我不考虑那种情况。我想问的是为感情结婚的人的情况。我把讨论的对象限定在发出这种请求和接受请求的双方,其动机都是主要(如果不是纯粹地)来自双方的感情。具体化的问题:两个人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双方都觉得对方很好。于是某天一个人(以某种方式)对另一个人说,"我们结婚吧?"

那么,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结婚的渴望?

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我首先做了小范围的Field Research。得到的最多数的答案是"想要一个保障"。这个保障是什么?为什么想要这个保障?

一个典型的生物学家研究问题的思维就是做Mutation & Control:A. 如果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他们不结婚和结婚,生活会发生什么变化?B. 如果两个人不在一起生活(比如分居异地),他们不结婚和结婚,生活又会发生什么变化?

在寻找答案之前,我们先来想象一下这个答案具有什么样的特征。渴望结婚的根本原因,或者说渴望结婚,这个被"渴望"的东西,它所具有的特征应该是这样的:1)它必须借助婚姻的手段才能实现。就是说,婚姻会给上面A、B两种情况都带来变化,而它必须是这些变化中的至少一部分;2)它不能超出双方的感情世界的考虑范围。比如在我们限定的条件下,"婚后财产评分"、"子嗣抚养权"、"携配偶旅游享受优惠"这种事情不予考虑。

接下来是做Brainstorming,寻找这些"变化"。比如,两个人会作为一个家庭单位交税;法律规定不能有在接触契约之前不能有第三方作为配偶……然后我注意到一个叫做"认同感"的感觉,认同自己在对方生活中的身份。我承认这里思路有些跳跃。寻找答案的过程都这样。

结婚的人是不是在期待一种对方对自己的身份的认同?婚姻的承诺是有成本的,因此这种身份的认同有法律约束和社会道德约束。更完整的说法是,两人在一起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寻求对方认同的过程。两个人的感情升温到一定阶段后,现有的互相认同已经不能满足对方的需求。那么需要寻求更大的认同感。

这里一个非常有趣而微妙的事情在于,每一次寻找更大的认同感的过程实际上是对对方的不信任。在关系没开始的时候,每个人心里不可排除的疑问是:"他/她喜欢我吗?"接着,假以时日,随着关系的加深,下一个问题就是:"他/她像我喜欢他/她那样喜欢我吗?"……每一次的疑问实际上是一种不信任。直到最后,有一方问另一方:"我们结婚吧?"说这句话的人,似乎大多需要鼓起勇气的(至少电视电影上如此-_-b)。鼓起勇气是因为害怕对方拒绝吗?而对方拒绝的原因,是不是因为要约者在应答者心中没有得到要约者(或者应答者自己设定的)期待的认同?

如果我是对的,那么事情的微妙之处在于,两个人借由彼此信任而维持着相互的关系,却借由彼此不信任而得到进一步加深关系的机会。回到我们的婚姻的问题。现在我的整个故事很清楚了:渴望结婚是因为需要对方认同,渴望认同是因为对对方不信任。

人们结婚是因为对对方不信任。那么婚姻这个契约的作用是什么?

显然在我们的故事框架下,契约的作用就在于提出足够的惩罚(成本),使得对方的认同显得更为可信。这里面有法律约束的成本(比如财产平分)和社会人际成本(比如没人会觉得离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虽然越来越多人觉得它不坏)。

结论:
我们借由彼此信任而走在一起;借由克服彼此的不信任而一直走下去。

7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世界肥猫大集合

Posted 2007/11/27 By Andy

http://pic.i.cn.yahoo.com/content.html?m=724eaf747f3771dbc5dd524e14f9cbd2&source=pic_yhp_pic2


懒得把图片一张一张存下来了……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http://bdwm.net/bbs/t.php?Emprise/M.1195962893.A/4942/0/0

发信人:Isaiah(宝树*世界属于三体),信区:Emprise
标题:金庸小说中真正的第一高手ZZ
发信站:北大未名站(2007年11月25日11:55:09星期天),转信

金庸小说中的第一高手是谁?有人说是无名老僧,有人说是独孤求败,也有人说是达摩祖师,莫衷一是。其实都不是,真正的第一高手,是一个你不可能猜到的人,因为这个人的名字,在金庸作品中几乎没有提到过(只在《碧血剑》中提到过一次),究竟是谁?先卖个关子。我们首先考证一下《笑傲江湖》中的高手,以此为坐标系,来考察金庸的其他作品。请耐心看下去,最后的结果,你绝对想不到。

笑傲中,东方不败对任我行,令狐冲,向闻天,上官云四人的围攻占有绝对优势。任我行,令狐冲都是绝顶高手,向闻天是一流高手(比任我行,左冷禅等略逊半筹,但应该在莫大,定闲及未修练辟邪剑谱的岳不群等人之上),上官云是准一流高手。他们加起来约相当于三个绝顶高手。但是东方不败稳占上风,可以说,东方不败对其中任何一个人都是秒杀的。至少有四五个任我行水平的绝顶高手,才可能和东方不败打成平手。

令狐冲得到独孤九剑的真传,需要二十年才能领悟其中精髓,虽然又有奇遇,如内功大进等,但是和独孤求败还是有一定距离。但是令狐冲即使修炼独孤九剑到了极点,也不过如风清扬一般,风清扬是任我行佩服的人物,但是只能排第二位,尚不如东方不败,而此时任我行还不知道东方不败的武功已然大进,可见在东方不败修炼葵花宝典前,就已经和风清扬在伯仲之间了。而当日在梅庄地牢中,令狐冲对梅庄四友胡吹风清扬"只佩服任老先生一人"时,任我行并未惊讶,可见任我行的武功即使比风清扬略低,也不会比低多少。因此,风清扬也不可能是东方不败的对手。东方不败是笑傲中的第一高手,这点毫无疑问。而以风清扬的武功资质,加上数十年苦练独孤九剑,应该和独孤求败已经相去不远,可见独孤求败比东方不败还要低一两个层次。

杨过的部分武功同样来自独孤求败,但是却是从不会说话的大雕身上,加上自己的体会辗转得来,而风清扬,令狐冲等师承了一整套剑法,可见杨过所学颇不如二者。虽然说杨过另有其他武功渊源,但是对独孤求败如此敬仰,可见独孤求败的武功应该不会在杨过之下。因此,杨过和风清扬等基本上是一个层次,由此可以推出前后五绝,金轮法王等都不会是东方不败的对手。东方不败在射雕三部曲及笑傲中稳居第一。

然后就得谈到天龙,首先得说天龙中的人物普遍比射雕三部曲高出一个档次(我将另文分析其原因)。但是也不能无限夸大,比如一阳指似乎在天龙中地位不高,但在射雕中却是绝世武功。但仔细分析,一阳指也只有一灯大师使起来才厉害,他的几个弟子,大小武等练了几十年也没用,可见还是一灯大师自己的资质高,把这门武功的妙处发挥到了极致。这就和萧峰使降龙十八掌是一个道理。

天龙中,天山童姥号称杀人不用第二招,看起来惊世骇俗,但是应该也只是对付二三流高手的高手可以,对付李秋水一百招也没用。关键还是出手之快,令人无从抵御,这一点东方不败也完全可以,东方不败杀童百熊这等准一流高手,就是只用了一招,任我行等三四个高手根本没看清楚。实际上是绣花针点了几下,童百熊就毕命了。可见东方不败的武功和逍遥派三巨头已经是一个档次了。任我行修炼吸星大法,是从北冥神功和化功大法合并而来,应该比北冥神功略低,化功大法略高,他的武功应该不在丁春秋之下。

鸠摩智学得逍遥派武功之一的小无相功后便可称霸江湖,足见此人的武功尚远不如逍遥派高手。而鸠摩智和慕容博相互欣赏,可见武功相去不远。因此,慕容博,萧远山,萧峰等比起逍遥派高手来还差一个档次。可能比任我行稍高,但是肯定不如东方不败。

下面出场的当然是无名老僧。此人的武功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慕容博,萧远山,萧峰,慕容复四人齐上都远不如他,看来至少要有六七个绝顶高手才能和他一搏。此人的武功应该尚比逍遥派三巨头高一个档次,已经到了近乎神的地步,也应该略高于东方。好吧,现在综合天龙,笑傲,射雕三部曲中的第一高手,应当是无名老僧。当然无名老僧肯定也比九难,袁承志,陈家洛,苗人凤等为高,不用提了。

有人说达摩武功最高,其实是错的。按照金庸的记载,达摩所创的武功不过易筋经,洗髓经而已。九阳真经不是他创的,七十二绝技大多也是少林僧人自己发明的(见《天龙八部》波罗星少林偷艺的情节),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武功远高过后世的高手。少林方丈的武功大多也不过尔尔。达摩应该不如无名老僧,张三丰的武功与五绝相仿,应该也稍次。

但是无名老僧真的是第一高手么?我们不要忘记,东方不败的武功是从《葵花宝典》来的,《葵花宝典》是魔教从华山派抢过来的,不过是华山派两个师兄弟从原本的《葵花宝典》各记一半,笔录的残本而已,其中不知道有多少错讹,不能代表《葵花宝典》本来的精髓。如黑风双煞抢了半部的《九阴真经》,练成的武功远不能和真正的九阴真经相提并论。而东方不败练残本的《葵花宝典》,已经有如此了不起的成就,因此,可以肯定《葵花宝典》作者的武功,要远远超过东方不败,至少有两三个东方不败之高,也应该略胜过无名老僧,乃是金庸作品中绝对的第一高手!

那么下面的问题,就是这个人是谁。这个人有可能知道是谁么?不仅有可能,而且非常可能知道。

按金庸的描述,此人"是前朝皇宫中的一名宦官","至于这位前辈的姓名,已经无可查考,以他这样一位大高手,为甚么在皇官中做太监,那是更加谁也不知道了。至于宝典中所载的武功,却是精深之极,三百余年来,始终无一人能据书练成。"

这里给出了两个信息,第一是笑傲江湖所发生时代的"前朝",第二是三百多年前。把握这两个信息点,就能把这位古往今来第一大高手找出来。

首先的问题是,《笑傲江湖》本身发生在什么时代?显然只可能是明清两朝。看起来应该是明朝,因为《鹿鼎记》里有"前朝有个令狐冲"之类的说法,但是史学上孤证不立,后世的记载容有讹误,应该从多方面去考察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1.任盈盈安慰林平之,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云云,可见笑傲的时代并非明朝。这是笑傲中的内证,比《鹿鼎记》的外证更有说服力。

2.笑傲中的五仙教,"其实百余年前,这教派的真正名称便叫作五毒教,创教教祖和教中重要人物,都是云贵川湘一带的苗人。"而《碧血剑》中正有五毒教的记载,可见笑傲的时代当在清朝开国近百年后。

3.笑傲中的重要官职名称都是清朝的,这一点已有牛人考证,引用如下:那官员展开卷轴,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据湖南省巡抚奏知,衡山县庶民刘正风,急公好义,功在桑梓,弓马娴熟,才堪大用,着实授参将之职,今后报效朝廷,不负朕望,钦此。"

巡抚,参将,全是清朝官制,明朝是没有的。抄一段正式的明朝地方官制记录:
1.布政司(省):设左右布政使(省长)各一人。。。
2.府:设知府一人(正四品),同知(正五品)。。。

3.州:设知州(从五品)一人,。。。
4.县:设知县(正七品)。。。
。。。。。。

可见清朝的巡抚,明朝叫布政使。

再补充一个证据:
第二十二回"他在怀中一搜,掏了一只大信封出来,上面盖有"兵部尚书大堂正印"的朱红大印,写着"告身"两个大字。打开信封,抽了一张厚纸出来,却是兵部尚书的一张委任令,写明委任河北沧州游击吴天德升任福建泉州府参将,克日上任。"这个便是令狐冲冒充军官的情节.
按:游击这种军官,维清朝特有,别代所无.

4.另一个证明是,日月神教本来是明教,为何要改作"日月神教"?显然是明字招官府忌讳的缘故,所以把明拆开成了日月二字,这和"洪门"之类是一个道理。而这更可能发生在清朝而非明朝。

5.除非在明末,否则明朝向前推三百年,只可能是宋朝而非元朝,所以如果是这样,当称宋朝宦官之类,不会叫前朝。而笑傲江湖是不可能发生在明末的,这会与碧血剑的时代重合。

因此,基本可以断定,《笑傲江湖》中的故事发生在清朝。当然,如果是清朝,应该会有反清复明之类的活动。但是作者为了淡化时代背景,以反映普遍的人性,也为了不和其他清朝作品重合,刻意作了一些技术处理,使其清朝背景不太明显。

如果《笑傲江湖》是在清朝发生,那么所谓的"前朝宦官"自然是明朝,这也自然说得通。因为明朝太监的势力,远比宋朝,元朝为大,太监中藏龙卧虎之辈也不知道有多少。

现在的关键是进一步确定《笑傲江湖》的时代,以便确定这位前朝宦官的时代,因为我们知道,二者相隔约三百年略多。《笑傲江湖》不可能发生在1。清初,康熙三十年之前;2,清中叶,乾隆中期,因为这会和金庸其他作品重合发生矛盾。以及3,晚清时期,即1800年之后,因为时代背景不适合。因此,最可能发生的时代是清康熙末年到乾隆初年,即1700年之后二三十年。以此为坐标前推300年,我们就来到明朝永乐年间。这个时代有一个太监,武功天下第一,他最有可能是谁?

答案呼之欲出:郑和。

首先,郑和是武林高手,这是毫无疑问的,史书记载,郑和"初事燕王于籓邸,从起兵有功,累擢太监(这里的太监是极高级宦官的称呼)。"一个阉人,照理说不过是伺候人的下人,凭什么"从起兵有功"?当然凭的是出神入化的武功。成祖皇帝当年发动靖难之变,以区区东北一隅夺取天下,其中当然有武林高手的参与。据说成祖每次冲杀在前,却总是安然无恙,以致后来有建文命令不许杀叔叔的传闻,其实都是胡扯。权力斗争面前还有什么叔叔侄子?根本上就是靠郑和的保护。

再看看郑和在海外的纪录,"以次遍历诸番国,宣天子诏,因给赐其君长,不服则以武慑之。"武功非常惊人,擒获过不少国家的首脑人物:

"旧港者,故三佛齐国也,其酋陈祖义,剽掠商旅。和使使招谕,祖义诈降,而潜谋邀劫。和大败其众,擒祖义,献俘,戮于都市。"
"国王亚烈苦柰儿诱和至国中,索金币,发兵劫和舟。和觇贼大众既出,国内虚,率所统二千余人,出不意攻破其城,生擒亚烈苦柰儿及其妻子官属。"
"其前伪王子苏干剌者,方谋弑主自立,怒和赐不及己,率兵邀击官军。和力战,追擒之喃渤利,并俘其妻子,以十三年七月还朝。"

明军人生地不熟,又没有武器上的优势,凭什么这么牛,逮谁灭谁?其中一大半,恐怕得靠郑和的绝世武功。

郑和是回人,来自云南,又进入中原征讨,后来还到了西洋海外,武功中应该融合了西域、南帝,蒙古,中原,西洋等各支派,才成就了如此高深莫测的武学。葵花宝典上的武功,当是他融合各派武学,且根据自己的情况所创。

由此,也解决了一个疑难问题:为什么一个绝顶高手会屈居皇宫之中当太监?如果为人恬淡,找个地方退隐就是,何必要在宫里服侍别人?因为这个太监本来不是一般的太监,而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超级太监,而且还远征四海,成就了无数功业,这才能满足一个绝顶大高手的欲望。

由此,我们甚至可以解决一个历史上重要的难题:为什么明成祖要派郑和下西洋?答案绝对不可思议:

明史中说:"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踪迹之,且欲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所以才派三宝太监下西洋。其实就算建文帝真的跑到海外,天地那么大,随便找个村子一躲,也没那么容易找到,总不可能全世界地毯式搜索?现在美国要找个本拉登还十年八年没有踪影,何况是当时的条件。再说"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历代帝王都有这个想法,怎么不历代都下西洋呢?而且当时的海军不比陆军,万一在海外兵败了,只能干瞪眼,根本无可奈何。所以,这些并不是根本原因。

根本原因是什么呢?还是得从葵花宝典说起:首先这本书为啥叫《葵花宝典》?"宝"自然是"三宝太监"之"宝",葵花,向日也。这向日固然有可能是表达他对真主的信仰,但更可能的是寄托她对永乐皇帝的一片痴情。要知道当了太监固然不一定喜欢男人,练了葵花宝典却肯定会的。杨莲亭是个什么东西,东方不败尚且那么迷恋他。更何况我英明神武千古独步的永乐大帝?能不吸引三宝太监的一片痴心么?这也难怪三宝太监虽然身具绝世武功,却从来没有想过脱离皇帝自立门户。因为皇上,就是她的一片至爱。

假定永乐不是gay,又是皇帝之尊,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估计不可能看上郑mm,然而人家老郑却是古往今来第一大高手,任你是皇帝是天子,都是想从要从,不从也得从,否则说不定就得咔嚓。可怜一代明君,就成了《葵花宝典》的第一个牺牲品。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个理由让郑和离自己越远越好,最好到地球的尽头去,于是伟大的郑和下西洋的壮举就开始了!

--
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不勉强/不妥协
※来源:·北大未名站bbs.pku.edu.cn·
[FROM:162.105.248.71]

2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按:我不是学这个专业的,不过这篇文章听上去蛮有道理,至少以后我自己是要注意一下,不随便说粤语近古音的观点了……其实我是不是太容易相信一些自己无法确证的观点呢?

再按:推荐旧浪潮,同时感谢浮云的推荐~~

==========================严肃的小白花花猪分割线==========================

"广州话最近古" —试析粤人对于汉文化的最后抗争
from 旧浪潮 by 周书
作者:殷守甫
原文链接:http://theoldwave.blogspot.com/2007/02/blog-post_25.html

作为一个上海人,每听到吴语近古的说法或证据,常常会欣然一笑,自我感觉一下子就好起来了。我想这是每一个人对于自己家乡母语的感情吧。但是要把这种感情系统化为学术,并豪情满怀地向世人宣布,恐怕要属粤人最为不遗余力。广州话近古论,实在不是什么新鲜的观点了。但是考察它的背后的一些东西,可以算做一个尝试。

首先从学理上分析,广东话近古恐怕有待商榷。有人认为,粤语保留了很多上古的语音与用法。但是仔细想一想,这是如何可能的呢?广东这个地方,在周代根本没有纳入华夏的版图。这个状况一直延续到战国时期。后期墨家喜欢争论一个问题,南方是有穷还是无穷,南越之外是不是有南南越。显然,他们对于南方的经验知识相当匮乏。就像18世纪欧洲的形而上学家讨论宇宙是否有限,或是宇宙之外到底是什么一样,他们对一个只在逻辑上有意义的范畴发表从逻辑出发的观点。秦始皇征服了百越,汉时又击破了当地的越独分子,似乎为语言交流提供了可能。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汉书》记载很多关于南越问题的讨论。大体说当地人不太平,杀掉中央派来的官员。中央一派人认为要派军队去剿,一派认为路远多费,不如算了。可见虽然有驰道,沟通仍然是个问题。更重要的是,后一派从经学出发,认为尧舜禹这样贤君,有方圆百里就足以国泰民安了,那个地方不如不要了。直接结果就是汉代从海南撤走了行政机构,把它交换给"野蛮人"了。香港这个岛后来如何就更加不知道了。到了汉末三国,孙权为了抗衡北方力量,很想把南越人变成劳动力。但进展一直很不顺利,语言不通的问题被《三国志》纪录下来了。可见,直到那时,粤人说的语言和中原还不是一回事。广州话要保留上古的语音,看来也不是像有些人吹的那么好的。

从语言本身来看,从唐宋词的韵律来研究广州话与古代汉语之间的关系,这种方法就其总体而言是有说服力的。因为这个方法从历史的角度讲是可能的。唐代把很多有才华的人流放到南方,就像俄国人把文人志士送到西伯利亚一样。南宋末,为了躲避蒙古,大量中原人一溜烟就逃到了中国的最南端,有的人实在没办法就跳海了(他们用实际行动解决了后期墨家提出的逻辑问题)。这些人很多就留了下来。所以广州话严格来讲是宋末元初时候在和中原有关系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以此方法展开的每一个个案都具有学理上的严谨。以《锦瑟》为例。"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有人认为,用普通话读,于韵法不合。用广东话读就好很多了。可是即便用地道的广东话,"鹃"字仍然与韵不合。实在是五十步笑百步。用普通话,只要我们不太拘泥于平水韵,用《红楼梦》人的押韵法(uan,ian,an看成同押an),反倒通了。

事实上,中国的任何一种方言,甚至是民国、共和国钦定的普通话,都是直接或间接从华夏先民的上古语言中汲取养料的。很难说哪一种方言保留得最多,保留得最好。我们今天使用普通话,不是因为她最古老,或者最文化,只是为了某种方便。小而言之,便于交流沟通;大而言之,便于国家一统,免于割据混战。

但是,为什么粤人要如此标榜自己的母语呢?因为他们格外珍惜她的独特性。就如同高丽人千方百计强调自己语言的独立性一样。但是,可悲的是,广东、香港等地已经在行政上从属于一个民族国家了。这个现代民族国家不遗余力地宣扬一个统一的民族观,并将此打造成政治正确的民族主义。于是汉文化主导下的民族国家之下,不同的文化实体面对消亡的威胁不得不通过其他的方法为自己确立地位。强调自己文化的独立性,却又不能冒犯中央政府的统一纲领;维护自己的民族的独特性,却又不能大破中华民族大团圆的和谐盛世。于是,在这样一个大民族主义的语境下,还有什么能比"凡古必真,凡古必雅"的民粹主义更好呢?如果粤人能将自己的独特文化同汉文化的古典状态建立起坚实的联系,那么粤文化就能在这个民族语境中得到张扬。换句话说,在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之下,谁宣称自己是华夏文明的真正传承者,谁就使自己的文化登上了宝座。

于是,就有了粤人的广州话近古论。于是他们的理论从一开始就饱含着矛盾。他们说"粤语保留了大部分中古时代华夏的语音与词汇。"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广州话保留的中古语音是中古时期哪里的语音呢?试想在通讯、交通如此发到的今天,仍然有一些地方自上而下坚决抵制。在唐宋时期,"中古语言"自然是因地而异的。从语境看,这位先生当然不是说广州话保留了中古时期广州的语言,而是说,保留了当时的官话,即当时的某种超出地域局限的普遍语言。也就是说,他的逻辑前提是,认可唐宋时期官话的存在,并以保持这种官话为荣。以古代的官话作为自己的合法性来反对今天的官话,这本身就是可笑的。

归根到底,粤人的"广州话近古论"作为对于当今中原普通话帝国的反抗,是长江、珠江流域的文明与北方黄河流域文明之间张力的延续。然而粤人所依据的武器已经是中原文明在中古时期的灿烂文化,这使得他们的抗争充满悲情却惨白无力。

现代民族国家并不是铁板一块的。就中国而言,黄河流域的文明一直在向东西南北扩张,并且在四面八方遇到阻碍。商纣王成功地将东夷纳入版图了,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葬送了他的王朝。后续朝代继续向东的道路被滔滔大海所阻隔。元初,台风挡住了忽必烈的大船;清末,北洋水师东征长崎胎死腹中。"中国"最终还是未能越过茫茫大海。向北,等降水线划出了一条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天然疆界。中原王朝面对强大的草原铁骑,不得不铸起长长的栅栏。于是向西:秦时,说客的西进路线没有被决策层采纳。取而代之的是东出函谷。这一决定使秦统一了中国,而不是和亚历山大决战印度。自汉武帝以降,西域战略的成功与否,历来是衡量中原王朝的一把标尺。大唐盛世自不待说,即使是战斗力低下的北宋王朝,也处心积虑的希望在西夏战场上有所建树。剩下的只有向南了,历史上中原王朝最成功的一个方向。经历了周代的疲软以后,历朝北征虽不足,南下却有余。唯一的问题就是山高林深,多生瘴疾,所谓五月渡泸,深入不茅。这个问题军队解决不了,只能用人口了。北人南下,变森林为农地,改沼泽为通途。所以一路向南,所向披靡。清代在镇南关取得她最后的一次胜利,恐怕也是历史的吊诡吧。

粤人以一种"凡古必雅"的民粹主义,反对普通话大一统背后的语言霸权,着实无奈。香港人对古代文化全然没有兴趣,但是却也来凑这个民粹的热闹,来反对强大的非民主的中央政府,虽然有些可笑,却也值得同情。试想,如果今天的广东或香港完全独立,那么他们对于粤语又会抱着怎样一种态度呢?他们会比今天的韩国人更加极端地去中国化也就是去汉化。把百越作为自己独立的祖先,把粤语作为独立的语言,把粤文化作为独立的传统……可是历史的逻辑却是征服决定一切。于是他们只能发出粤语近古的最后反抗。这是不能当作严肃的学问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YOUTH (zz)

Posted 2007/04/28 By Andy

我的书架上有一本大约叫做《世界著名英语短文100篇》的书,这里贴出书中我曾经非常钟爱的一篇英语短文,译文尤其出彩。当年受赠此书亦觉受宠若惊,如今想来不过是too young……
Anyway,贴出此文最主要的原因我发现是某个小姑娘某日突然有了一种对生活的惆怅和迷惘的感慨。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好事,虽然当事人有些痛苦。回想一下自己大二的时候都在干吗呢?不堪回首,鉴定完毕……
生活是什么呢?我现在理解的好的生活就是尽全力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以及充分地憧憬和追求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不说了,贴出《YOUTH》及同样精彩的译文《青春》。

YOUTH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it is not a matter of rosy cheeks, red lips and supple knees; it is a matter of the will, a quality of the imagination, a vigor of the emotions; it is the freshness of the deep springs of life.

Youth means a tempera-mental predominance of courage over timidity, of the appetite for adventure over the love of ease. This often exists in a man of 60 more than a boy of 20. Nobody grows old merely by a number of years. We grow old by deserting our ideals.

Years may wrinkle the skin, but to give up enthusiasm wrinkles the soul.  Worry, fear, self-distrust bows the heart and turns the spring back to dust.

Whether 60 or 16, there is in every human being's heart the lure of wonder, the unfailing childlike appetite of what's next and the joy of the game of living. In the center of your heart and my heart there is a wireless station: so long as it receives messages of beauty, hope, cheer, courage and power from men and from the Infinite, so long are you young.

When the aerials are down, and your spirit is covered with snows of cynicism and the ice of pessimism, then you are grown old, even at 20, but as long as your aerials are up, to catch waves of optimism, there is hope you may die young at 80.

青春

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象,炙热的恋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

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取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而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废必致灵魂。忧烦,惶恐,丧失自信,定使心灵扭曲,意气如灰。

无论年届花甲,拟或二八芳龄,心中皆有生命之欢乐,奇迹之诱惑,孩童般天真久盛不衰。人人心中皆有一台天线,只要你从天上人间接受美好、希望、欢乐、勇气和力量的信号,你就青春永驻,风华常存。

一旦天线下降,锐气便被冰雪覆盖,玩世不恭、自暴自弃油然而生,即使年方二十,实已垂垂老矣;然则只要树起天线,捕捉乐观信号,你就有望在八十高龄告别尘寰时仍觉年轻。

4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