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活 Archive

日本的八百万大神的传说

Posted 2007/04/18 By Andy

"根据史诗的记载,男神伊耶那岐和女神伊耶那美生下了日本列岛,然后伊耶那岐通过洗鼻子和
洗眼睛这一特殊方式,造出了太阳女神天照大神和她狂野的兄弟———风暴之神须佐之男(即素盏鸣)。须佐之男十分嫉妒天照大神,并且对她进行毫不留情的折
磨,她躲进了一个山洞,于是世界变得一片黑暗。

这样一来,当然大家都感到十分不便,其他的男女诸神聚集在山洞外面,造出了一棵神树,在
树枝上挂上了一面镜子———后来镜子也变成了日本天皇权力象征的一部分。一个女神跳起了一种动人心魄的舞蹈,充满了热情,以致天照大神也忍不住从洞里向外
偷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由于看见了镜子中反射出来她自己的影子,天照大神忍不住从藏身处一点一点地探出身子,结果被众神中的一位一把拉了出来。看,这下世界
又恢复了光明。"

——自新浪读书频道

昨天在天津听iGEM的美眉讲的故事可不是这个样子的(顺带说一下,以后的历史将会记载"4·16"事件,即2007年4月16日一行十三人去天津参加iGEM 2007 Workshop兼腐败堕落,丢尽了P大人的脸,毁尽了P大百年清誉的事情。各种自豪中,不负了"13"这个吉祥的数字)。美眉说,日本人崇尚神道(大约相当于中国的道教?我不知道),有
八百万大神(即8×10^6或8 million...),其中老大是叫做日照大神。有一天老大不爽了,躲到山洞里,于是就没有太阳了。另外8 million -1个大神很慌乱,跑到山洞口求日照同学出来。但日照同学说什么也不出来。这个时候有一个疯女巫,左手摇着铃铛,右手舞着棒棒,一蹦一跳地上山了。她一边跳舞一边还
脱衣服
!众神看了都很Happy,纷纷大笑不止。日照同学毕竟也是神嘛,还是会好奇的,于是就从山洞里出来看热闹了……

大家,特别是男同胞们听完这个故事都很不爽,尤其是我和李拓,因为逻辑错误太多了……比如李拓就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为什么那些神看到一个女巫脱衣服会呢?" 这个很不合情理,从从男性的角度考虑,看到女巫脱衣服,无论如何是不会"哈哈哈"地仰天大笑的……

其实我们从这个古老的传说还可以看出日本××产业的起源……

我质疑的是为什么会有8 million个神呢?是不是人口越少的民族,需要的神越多?我指的是神道刚创立那会儿,日本人口从秦代的"五百童男童女"说啥也长不到那么多。神比人还多的民族真可怕……

于是我就告诉队友们说,某天咱也创一个国家(前一阵看到有人号召网友去凑钱买个小岛建国来着……),咱不仅创国家,还创文化!小日本八百万大神有啥了不起的,咱学化学的,要创就要创他10^23个大神,简称
摩尔大神

这6.02×10^23的摩尔大神的老大,就是神之根本——摩尔根

=======================小白花花猪分隔线=======================

大家有没有发现其实我那么一大段的阐述就是为了讲这样一个冷笑话?

谢谢收看。散场。

2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北京最挤的九趟公交车(ZZ)

Posted 2007/03/19 By Andy

发信人: wangfanbio (猎隼), 信区: Joke
标 题: 北京最挤的九趟公交车(ZZ)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03月19日19:26:33 星期一) , 站内信件

九,848及其支线
事实上848原本是不挤的,但自从公交降价之后就开始挤了,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每天还
没上车就觉得自己已经站在车里面了,每个人都跃跃欲试仿佛到了地铁四惠站。后来增
加了一些车,但随之带来的是更多的人,因此看不出什么变化。848的售票员最喜欢说的

话就是:上不来等等吧,后面还跟着空车呢。但没有人相信。

八,345快
因为市内房价太高,很多人选择在昌平买房或者租房,因此使得每天下班高峰期积水潭
成了积人潭,无数人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赶着回昌平。345快开得很快,而且便宜,并且
月票有效,因此虽然发车的密度很高,但丝毫不影响车的拥挤程度。有人说345快可以把
人挤成照片,这话虽然夸张,但基本反映了事实。

七,44路
44路以前是非常恐怖的,基本上上去了就下不来,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敢到了目的地再

下车,一般都要提前几站,这样比较保险。据说没有换新车前44路车门经常被挤爆,激
烈程度可见一斑。公交降价后,原本是空调车的800路为44路分流了一些乘客,但效果同
样不明显。44路经常夹伤人或者踩伤人,这一点谁也阻止不了,谁让你爱冒险呢。

六,321路
321路是上过电视的,不是因为快而是因为挤。第七日曾经以《321-公交心中永远的痛》
为标题做过一期节目,栏目组派了一个最瘦小的同志去拍摄,结果被挤得双脚离地长达

一分多钟,这种感觉不是谁都有机会经历的。除了张纪中的电视剧,谁还能让一个普通
人这样腾空而起呢,321路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五,26路
这趟车要路过一些很经典的地方,比如中关村等等,在这些地方上下班的人每天都可以
感受到祖国的繁荣与发展,并且深深为之叹服。26路一旦上了就很难思考要不要下车
的问题,因为不会有人下,所以你也下不去,当然如果你不幸刚好站在车门口,这个问
题就变得很容易了,根本不用考虑,直接就可以被挤下去,很方便。

四,302路
月票有效的车总是特别火爆,这一点在公交降价后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但是在中关村海
龙大厦前很难感受到这种缓解,可能只有售票员因为一卡通的普及减轻了一点点负担。
每天在人群中都可以看见一辆302缓缓开来,然后售票员喊着:中门上车,前后门下。相
对于其它车,302的乘客还是比较有秩序的,但无论你是学生还是上班族,只要你的生活
跟302有关,最好还是先练一练身体。

三,616路

616路走的是京石高速,从西车站到北潞园,要回良乡的上班族每天都要挤的一趟车。和
所有走高速的车一样,进入高速前的那一站简直就是"那一战",没有一次力与智的较
量你是无法达到目的和目的地的。公交降价后917依旧维持原价,所以已经很挤的 616还
起到了分流的作用,虽然加了车,但效果甚微。

二,运通105
运通105是很了不起的一趟车,从南到北贯穿了无数个经典地段,可以串成一副对联,上
联是:动物园圆明园上地清华中关村,下联是:正白旗西三旗新都人大西直门。重点院

校的学生们对它应该是有感情的,从二环三环到四环都有它的倩影,对于这种车,其实
不需要多说什么,路线决定一切。

一,300路
300,多恐怖的三个数字,挤车没挤过300,挤得变形也枉然。北京300的知名度和北京现
代一样高,中国名车世界闻名。对计划生育有意见的老外从300下来后连屁都不会再放一
个,因为在车上已经放干净了。这趟车基本上是北京的一个传奇,对于传奇,我们除了
顶礼膜拜外,就只能黯然接受了。

--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FROM: 162.105.174.226]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补发: [20070102]圣诞琐记

Posted 2007/03/03 By Andy

复习马政经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P大本科公共必修课, 明天考...) 的过程实在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因此总是走神. 突然想到刚过去的2006年圣诞前后发生的一些有趣事情, 实在有写下来的必要 (以下叙事不按时间顺序).

1. 洁莹来访. 洁莹26日晚抵达我校, 夜里11点多些打电话到我宿舍, 算是打个招呼. 不想我那天恰好中午开始胃疼, 更是自作聪明地以为是胃胀, 晚上在小嘉照顾下吞了一颗吗丁啉, 那个点正是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 接起电话有气无力, 像在做垂死挣扎, 把洁莹吓了一跳, 连哄带劝地说要陪我去看病. 同行的还有邓志峰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友谊T_T). 小嘉也不听话地跑到了小西天. 结果医生扔了包颠茄片给我说, 你这大概是胃痉挛, 不能吃吗丁啉, 那是刺激胃蠕动的 (被鄙视了@_@)...... 结果, 因为本人医疗常识的匮乏, 一口气惊动了一群人, 看来, 普及健康教育任重而道远啊...... 还有, 用医院做欢迎 "远朋来" 的地儿, 我恐怕也是唯一一个了-_-b

2. iGEM. MIT组织的合成生物学竞赛, 即international Genetically Engineered Machine competition. 28日来了三个大使, 在理论生物中心开宣讲会, 邀请P大组队参加. 我06年夏天结识杨一帆和Systems Biology就是在这里, 莫非历史真是圆的么? 回顾一下即将过去的这一个学期, 算上暑假吧, 自己的转变竟如此之大, 以至于让人不得不感到, 过去三年大学生活都白过了......不过, iGEM-Beijing的组队, 是不是意味着我向我一时起意并决定奋斗终生的目标慢慢走近呢?

3. 神秘的贺卡. 邮戳显示21日从中山大学发出, 25日到中关村. 信封没有贴邮票, 没有写寄信人地址. 贺卡封面是一只可爱的圣诞驯鹿, 落款的签名看上去隐约是个 "楊".

综合上述信息, 我愣是没猜出这位朋友是谁@_@ 不过, 这是我06年圣诞收到的唯一一张贺卡, 也是我在P大最后一个圣诞收到的贺卡, 非常珍贵, 无论他/她是谁, 我都无比感激T_T 可惜, 回信或回贺卡恐怕做不到了...... 又: 洁莹也看了这张贺卡, 同样猜不出是谁-_-b

4. 台湾地震. 对我而言, 台湾地震最大的问题莫过于把海底光缆给震断了, 而且据说至少10天才能修好. 结果是, 上国外网, 特别是包括Google的所有服务都无比缓慢和不稳定. Gmail几乎是我用以和外界沟通的最主要渠道了......从这件事情来看, 拥有多个信息获取渠道还是有它的好处的, 虽然随之而来必然是成本的上升......

5. 元培03级狂欢晚会. 参与的人数似乎和大一时那场晚会数量差不多, 可能略少一些. 地点不再是艺园, 而改在五四体育馆多功能厅. 我也由当时一人参加, 变成了携两位 (注意是两位^o^) 美女参加了. 可惜我不能再如当年所愿, 抽中特等奖, 是不是因为抽奖的人不再是小宝呢? 晚会上, 依然如大一时一样, 好些人不认识, 看到一位ppmm, 认定至少是04以下的, 再一问竟然就是咱们级的, 名字也大约听过. Alas...... 我注定认不全03级的140余位xdjm了, 天资愚钝加上后天懒惰, 怨谁? 这场晚会, 莫不是暗示我在元培的结束, 竟如在元培的开始那般么?

嗯, 继续复习马政经.

2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金庸笔下的小龙女(三)

Posted 2007/02/20 By Andy

金庸笔下的小龙女(三)

Collected by Andy

(八)洞房花烛

一、

小龙女甜甜一笑,眼中却流下泪来,说道:“过儿,是你,这不是做梦么?”杨过俯下头去,亲了亲她脸颊,柔声道:“不是做梦,我不是抱着你么?”但见她衣衫上斑斑点点,满身是血,心中矍然而惊,急问:“你受伤重不重?”

小龙女受了前后两股大力的夹击,初时乍见杨过,并未觉痛,这时只觉五脏六腑都要翻腾过来,伸手搂住他脖子,说道:“我……我……”身上痛得难熬,再也说不下去了。

杨过见了这般情状,恨不得代受其苦,低声道:“姑姑,我还是来迟了一步!”小龙女说道:“不,你来得正好,我只道今生今世,再也瞧不见你啦!”突然间全身发冷,隐然觉得灵魂便要离身而去,抱着杨过的双手也慢慢软垂,说道:“过儿,你抱住我!”杨过的左臂略略收紧,把她搂在胸前,百感交集,眼泪泪缓缓流下,滴在她脸上。

小龙女道:“你抱我,用……用两只……两只手!”一转眼间,突见他右手袖子空空荡荡,情状有异,惊呼:“你的右臂呢?”杨过苦笑,低声道:“这时候别关心我,你快闭上了眼,一点儿也别用力,我给你运气镇伤。”

小龙女道:“不!你的右臂呢?怎么没了?怎么没了?”她虽命在垂危,仍是丝毫不顾念自己,定要问明白杨过怎会少了一条手臂。只因在她心中,这个少年实比自己重要百倍千倍,她一点也不顾念自己,但全心全意的关怀着他。

自从他们在古墓中共处,早就是这样了,只不过那时她不知道这是为了情爱,杨过也不知道。两人只觉得互相关怀,是师父和弟子间应有之义,既然古墓中只有们两人,如果不关怀不体惜对方,那么又去关怀体惜谁呢?其实这对少年男女,早在他们自己知道之前,已在互相深深的爱恋了。

直到有一天,他们自己才知道,决不能没有了对方而再活着,对方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过百倍千倍。

每一对互相爱恋的男女都会这样想。可是只有真正深情之人,那些天生具有至性至情之人,这样的两个男女碰在一起,互相爱上了,他们才会真正的爱惜对方,远胜于爱惜自己。

对于小龙女,杨过的一条臂膀,比她自己的生死实在重要得多,因此固执着要问。她伸手轻轻抚摸他袖子,丝毫不敢用力,果然,袖子里没有臂膀。她忽然一点也不感到自身的剧痛,因为心中给怜爱充满了,再也不会知道自己的痛楚,轻轻说道:“可怜的过儿,断了很久吗?这时还痛么?”

杨过摇摇头,说道:“早就不痛了。只要我见了你面,永远不跟你分开,少一条臂膀又算得甚么?我一条左臂不是也能抱着你么?”

小龙女轻轻一笑,只觉他说得很对,躺在他怀抱之中,虽然只一条左臂抱着自己,那也是心满意足了。她本来只求临死之前能再见他一面,现今实在太好,真的太好了。

二、

杨过仍以右手空袖搂在小龙女腰间,支撑着她身子,低声道:“姑姑,咱们去罢!”小龙女甜甜一笑,低声道:“这时候,我在你身边死了,心里……心里很快活。”忽又想起一事,说道:“郭大侠的姑娘伤你手臂,她不会好好待你的。那么以后谁来照顾你呢?”她想到这件事,心中好生难过,低低的道:“你孤苦伶仃的一个儿,你……没人陪伴……”

杨过眼见她命在须臾,实是伤痛难禁,蓦地想起:“那日她在这终南山上,曾问我愿不愿要她做妻子,那时我愕然不答,以致日后生出这许多灾难困苦。眼前为时无多,务须让她明白我的心意。”大声说道:“甚么师待名分,甚么名节清白,咱们通通当是放屁!通通滚他妈的蛋!死也罢,活也罢,咱俩谁也没命苦,谁也不会孤苦伶仃。从今而后,你不是我师父,不是我姑姑,是我妻子!”

小龙女满心欢悦,望着他脸,低声道:“这是你的真心话么?是不是为了让我欢喜,故意说些好听言语?”杨过道:“自然是真心。我断了手臂,你更加怜惜我;你遇到了甚么灾难,我也是更加怜惜你。”小龙女低低的道:“是啊,世上除了你我两人自己,原也没旁人怜惜。”

三、

杨过踢过两个蒲团,并排放在画像之前,大声说道:“弟子杨过和弟子龙氏,今日在重阳祖师之前结成夫妇,此间全真教数百位道长,都是见证。”说罢跪在蒲团之上,见小龙女站着不跪,说道:“咱们就此拜堂成亲,你也跪下来罢!”小龙女沉吟不语,双目红润,盈泪欲滴。杨过柔声道:“你有甚么话说?在这里不好么?”小龙女颤声道:“不,不是!”她顿了一顿,说道:“我既非清白之躯,又是个垂死之人,你何必……你何必待我这样好?”说到这里,泪珠从脸颊上缓缓流下。

杨过重行站起,伸衣袖给她擦了擦眼泪,笑道:“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么?”小龙女抬头望着他,只听他柔声道:“我真愿咱两个都能再活一百年,让我能好好待你,报答你对我的恩情。若是不能,若是老天爷只许咱们再活一天,咱们便做一天夫妻,只许咱们再活一个时辰,咱们就做一个时辰的夫妻。”小龙女见他脸色诚恳,目光中深情无限,心中激动,真不知要怎样爱惜他才好,凄苦的脸上慢慢露出笑靥,泪珠未乾,神色已是欢喜无限,于是在蒲团上盈盈跪倒。

杨过跟着跪下。两人齐向画像拜倒,均想:“咱二人虽然一生孤苦,但既有此日此时,实是福缘深厚已极。过去的苦楚烦恼,来日的短命而死,全都不算都甚么。”两人相视一笑,在蒲团上磕下头去。

杨过低声祝祷:“弟子杨过和龙氏真心相爱,始终不渝,愿生生世世,结为夫妇。”小龙女也低声道:“愿祖师爷保佑,让咱俩生生世世,结为夫妇。”

四、

他扯去油布,揭开箱盖,见小龙女微有晕厥之状,自是重伤之后挨不得辛苦,郭襄却大喊大叫,极是精神。原来她吃了一个多月豹乳,竟比常儿壮健得多。小龙女微微一笑,低声道:“我们终于回家啦!”再也支持不住,合上了双目。杨过不再扶她起身,便拉着木箱,回到古墓中的居室。

但见桌椅倾倒,床几歪斜,便和那日两人与李莫愁师徒恶斗一场之后离去时无异。杨过眼望石室,看着这些自己从小使用的物件,心中突然生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滋味,似是喜欢,却又带着许多伤感。他呆呆出了一会神,忽觉得一滴水点落上手背,回过头来,只见小龙女扶椅而立,眼中泪水缓缓落下。

两人今日结成了眷属,长久来的心愿终于得偿,又回到了旧居,从此和尘世的冤仇、烦恼、愁苦不再有丝毫牵缠纠葛,但两人心中,却都是深自神伤,悲苦不禁。两人都知道,小龙女受了这般重伤,既中了法王金轮撞砸,又受全真五子合力扑击,她娇弱之躯,如何抵受得住?

两人这么年轻,都是一生孤苦,从来没享过什么真正的欢乐,突然之间得到了世间最大的福气,却立时便要生生分手!

杨过呆了半晌,到孙婆婆房中将她的床拆了,搬到寒玉床之旁重行搭起,铺好被褥,扶着小龙女上床安睡。古墓中积存的食物都已腐败,一坛坛的玉蜂蜜浆却不会变坏。他倒了小半
碗蜜浆,用清水调匀,喂着小龙女服了,又喂得郭襄饱饱的,这才自己喝了一碗。

他想:“我须得打起精神,叫她欢喜。我心中悲苦,脸上却不可有丝毫显露。”于是找了两根最粗的蜡烛用红布裹了,点在桌上,笑道:“这是咱俩的洞房花烛!”

两枝红烛一点,石室中登时喜气洋洋。小龙女坐在床上,见自己身上又是血渍,又是污泥,微笑道:“我这副怪模样,那象个新娘子啊!”忽然想起一事,道:“过儿,你到师祖婆婆房中去,把她那口描金箱子拿来。好不好?”

杨过虽在古墓中住了几年,但林朝英的居室平时不敢擅入,她的遗物更是从来不敢碰触,这时听小龙女如此说,笑道:“对丈夫说话,也不用这搬客气。”过去将床头几口箱子中最底下的一口提了来。那箱子并不甚重,也未加锁,箱外红漆描金,花纹雅致。

小龙女道:“我听孙婆婆说,这箱中是师祖婆婆的嫁妆。后来她没嫁成,这些物事自然没用的了。”杨过“嗯”了一声,瞧着这口花饰艳丽的箱子,但觉喜意之中,总是带着无限凄凉。他将箱子放在寒玉床上,揭开箱盖,果见里面放着珠镶凤罐,金绣霞帔,大红缎子的衣裙,件件都是最上等的料子,虽然相隔数十年,看来仍是灿烂如新。小龙女道:“你取出来,让我瞧瞧。”

杨过把一件件衣衫从箱中取出,衣衫之下是一只珠钿镶嵌的梳妆盒子,一只翡翠雕的首饰盒子,梳妆盒中的胭脂水粉早干了,香油还剩着半瓶。首饰盒一打开,二人眼前都是一亮,但见珠钗、玉镯、宝石耳环,灿烂华美,闪闪生光。杨龙二人少见珠宝,也不知这些饰物到底如何贵重,但见镶嵌精雅,式样文秀,显是每一件都花过一番极大心血。

小龙女微笑道:“我打扮做新娘子了,好不好?”杨过道:“你今日累啦,先歇一晚,明儿再打扮。”小龙女摇头道:“不,今日是咱俩成亲的好日子。我爱做新娘。那日在绝情谷中,那公孙止要和我成亲,我可没打扮呢!”杨过微笑道:“那算什么成亲?只是公孙老儿的妄想罢啦!”

小龙女拿起胭脂,调了些蜜水,对着镜子,着意打扮起来。她一生之中,这是第一次调脂抹粉,她脸色本白,实不须再搽水粉,只是重伤后全无血色,双颊上淡淡搽了一层胭脂,果然大增娇艳。她歇了一歇,拿起梳子梳了梳头,叹道:“要梳髻子,我可不会,过儿你会不会呢?”杨过道:“我也不会!你不梳还更好看些。”小龙女微笑道:“是么?”便放下梳子,戴上耳环,插上珠钗,手腕上戴了一双玉镯,红烛掩映之下,当真美艳无双。她喜孜孜的回过头来,想要杨过称赞几句。

一回头,只见杨过泪流满面,悲不自胜。小龙女一咬牙,只作不见,微笑道:“你说我好不好看?”杨过哽咽道:“好看极了!我给你带上凤冠!”拿起凤冠,走到她身后给她戴上。小龙女在镜中见他举袖擦干了泪水,再到身前时,脸上已作欢容,笑道:“我以后叫你娘子呢,还是仍然叫姑姑?”小龙女心想:“还说什么‘以后’啊?难道咱俩真的还有‘以后’么?”但仍是强作喜色,微笑道:“再叫姑姑自然不好。娘子夫人的,又太老气啦!”杨过道:“你的小名儿到底叫什么?今天可以说给我听了罢。”小龙女道:“我没小名儿的,师父只叫我作龙儿。”杨过说道:“好,以后你叫我过儿,我便叫你龙儿。咱俩扯个直,谁也不吃亏。等到将来生了孩子,便叫:喂,孩子的爹!喂,孩子的妈!等到孩子大了,娶了媳妇儿……”

小龙女听着他这么胡扯,咬着牙齿不住微笑,终于忍耐不住,“哇”的一声,伏在箱子上哭了出来。杨过抢步上前,将她搂在怀里,柔声道:“龙儿,你不好,我也不好,咱们何必理会以后。今天你不会死的,我也不会死。咱俩今儿欢欢喜喜的,谁也不许去想明天的事。”小龙女抬起头来,含泪微笑,点了点头。

杨过道:“你瞧这套衣裙上的凤凰绣得多美,我来帮你穿上!”扶着小龙女身子,将金丝绣的红袄红裙给她穿上。小龙女擦去了眼泪,补了些胭脂,笑盈盈的坐在红烛之旁。

这时郭襄睡在床头,睁大两只乌溜溜的小眼好奇地望着。在她小小的心目中,似乎也觉小龙女打扮得真是好看。

(九)断肠崖

一、

杨过抢上前去拉住了她。众人围拢过来慰问。小龙女拔开瓷瓶的瓶塞,倒出半枚丹药,笑吟吟的道:“过儿,这药不假罢?”杨过漫不经意的瞧一眼,道:“不假。龙儿,你觉得怎样?为甚么脸色这样白?你运一口气试试。”小龙女淡淡一笑,她自石梁上奔回之时,已觉丹田气血逆转,烦恶欲呕,试运真气强行压住,竟然气息不调,自知受毒已深,天幸将半枚绝情丹夺来,此外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杨过握住她右手,但觉她手掌冰冷,惊问:“你觉得怎样?”小龙女道:“没甚么,你快把丹药服了。”杨过接过瓷瓶,颤声说道:“半枚丹药难救两人之命,要它何用?难道你死之后,我竟能独生么?”说到此处,伤痛欲绝,左手一扬,竟将这世上仅此半枚能解他体内毒质的丹药,掷入了崖下万丈深谷之中。

这一下变故人人都大感意料之外,一呆之下,齐声惊呼。

小龙女知他决意与自己同生共死,心中又是伤痛,又是感激,恶斗之后剧毒发作,再也支持不住,身子微微一晃,晕倒在杨过怀中。

二、

两人缓缓走到山脚下,回头只见夕阳在山,照得半天云彩红中泛紫,蓝天薄雾衬着山顶积雪,实是美艳难以言宣,两人想到在世之时无多,对这丽景更是留恋。

小龙女痴痴的望了一会,忽问:“你说人死之后,真要去阴世,真是有个阎罗王么?”杨过道:“但愿如此。阴世便有刀山油锅诸般苦刑,也还是有阴世的好。否则,渺渺茫茫,咱俩可永不能相见聚会了。”小龙女道:“是啊,但愿得真有个阴世才好。听说黄泉路上有个孟婆,她让你喝一碗汤,阳世种种你便尽都忘了。这碗汤啊,我可不喝。过儿,我要永远永远记着你的恩情。”她善于自制,虽然心中悲伤,语气还平平淡淡。杨过却实在忍耐不住了,转过身去,拭了拭眼泪。

小龙女叹道:“幽冥之事,究属渺茫,能够不死,总是不死的好。过儿,你瞧这朵花儿多好看。”杨过顺着她的手指,见路边一朵深红色的鲜花正自盛放,直有碗口来大,在风中微微颤动,似牡丹不是牡丹,似芍药不是芍药,说道:“这花当真少见,隆冬之际,尚开得这般灿烂。我给它取个名儿,便叫作龙女花罢。”说着过去摘下,插在小龙女的鬓边。小龙女笑道:“多谢你啦。给了我一朵好花,给花取了个好名儿。”

两人又行一阵,在一片草地上坐了下来。小龙女道:“你还记得那日拜我为师的情景么?”杨过道:“怎不记得?”小龙女道:“你发过誓,说这一生永远听我的话,不管我说甚么,你总是不会违拗,现下我做了你妻子,你说该当由我‘出嫁从夫’呢,还是由你‘不违师命’?”杨过笑道:“你说甚么,我便做甚么。师命不敢违,妻命更不敢违。”小龙女道:“嗯,你可要记得才好。”

两人偎依着坐在草地之上,遥遥听见武三通高呼两人前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金庸笔下的小龙女(二)

Posted 2007/02/20 By Andy

金庸笔下的小龙女(二)

Collected by Andy

(四)英雄大宴

一、

只见外面走进来一个白衣少女。她在厅口一站,眼光在各人脸上缓缓转动,似乎在找寻甚么人。

堂上群雄本来一齐注目朱子柳与霍都二人,那白衣少女一住来,众人不由自主的都向她望去。但见她脸色苍白,若有病容,虽然烛光如霞,照在她脸上仍无半点血色,更显得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世人常以“美若天仙”四字形容女子之美,但天仙究竟如何美法,谁也不知,此时一见那少女,各人心头都不自禁的涌出“美若天仙”四字来。她周身犹如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似真似幻,实非尘世中人。

杨过一见到那少女,大喜若狂,胸口便似猛地给大铁槌重重一击,当即从屋角里一跃而出,抱住了她,大叫:“姑姑,姑姑!”

……

小龙女道:“过儿,你果然在此,我终于找到你啦。”杨过流下泪来,哽咽道:“你……你不再撇下我了罢?”小龙女摇头道:“我不知道。”杨过道:“你今后到那里,我便跟你到那里。”大厅之上千人拥集,他二人却是旁若无人,自行叙话。小龙女拉着杨过之手,心中也不知是喜是悲。

二、

霍都使狡计胜了朱子柳,站在厅口洋洋自得,游目四顾,大有不可一世之概,一瞥眼间,见小龙女与杨过并肩坐在石础之上,拉着手娓娓深谈,对自己这场胜利竟是视若无睹,不由得心头火起,伸扇指着杨过喝道:“小畜生,站起来。”

杨过全神贯注在小龙女身上,但觉天下虽大,再无一事能分他之心,因之适才霍都与朱子柳斗得天翻地覆,他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与小龙女同在古墓数年,实不知自己封她已是刻骨铭心、生死以之。当日小龙女问他是否要自己做他妻子,只以突然而发,他心中从未想过此事,竟是愕然不知所对,事后小龙女影踪不见,他在心中已不知说了几千百遍:“我要的,我要的。宁可我立时死了,也要姑姑做我妻子。”

他与小龙女之间的情意,两人都是不知不觉而萌发,及至相别,这才蓬蓬勃勃的不可抑制。杨过固然天不怕、地不怕,而小龙女于世俗礼法半点不知,只道我欲爱则爱,我欲喜则喜,又与旁人何干?因此上一个不理,一个不懂,二人竟在千人围观之间、恶斗剧战之场,执手而语,情致缠绵。

三、

黄蓉见了杨过与小龙女的神色,暗暗心惊,向丈夫使个眼色,说道:“芙儿年纪还小,婚事何必心急?今日群雄聚会,还量商议国家大计要紧。儿女私事,咱们暂且搁下罢。”郭靖心想不错,忙道:“正是,正是。我倒险些儿以私废公了。龙姑娘,过儿与小女的婚事,咱们日后慢慢再谈。”

小龙女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己要做过儿的妻子,他不会娶你女儿的。”

这两句话说得清脆明亮,大厅上倒有数百人都听见了。郭靖一惊,站了起来,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见她拉着杨过的手,神情亲密,可又不由得不信,期期艾艾的道:“他……他是你的徒……徒……儿,却难道不是么?”

小龙女久在地下古墓,不见日光,因之脸无血色,白皙逾恒,但此时心中欢悦,脸色娇艳,如花初放,笑吟吟的道:“是啊!我从前教过他武功,可是他现下武功跟我一般强了。他心里欢喜我,我也很欢喜他。从前……”说到这里,声音低了下去,虽然天真纯朴,但女儿家的羞涩却是与生俱来,缓缓说道:“从前……我只道他不欢喜我,不要我做他妻子,我……我心里难受得很,只想死了倒好。但今日我才知他是真心爱我,我……我……”厅上数百人肃静无声,倾听她吐露心事。本来一个少女纵有满腔热爱,怎能如此当众宣扬?又怎能向郭靖这不相干之人倾诉?但她于甚么礼法人情压根儿一窍不通,觉得这番言语须得跟人说了,当即说了出来。

杨过听她真情流露,自是大为感动,但见旁人脸上都是又惊又诧、又是尴尬、又是不以为然的神色,知道小龙女太过无知,不该在此处说这番话,当下牵着她手站起身来,柔声道:“姑姑,咱们去罢!”小龙女道:“好!”两人并肩向厅外走去。此时大厅上虽然群英聚会,但在小龙女眼中,就只见到杨过一人。

(五)珍重

一、

说了一阵子话,只觉她天真无邪,世事一窍不通,烛光下但见她容色秀美,清丽绝俗,若非与杨过有师徒之份,两人确是一对璧人,问道:“妹子,你心中很欢喜过儿,是不是?”小龙女盈盈一笑,道:“是啊,你们为甚么不许他跟我好?”

黄蓉一怔,想起自己年幼之时,父亲不肯许婚郭靖,江南七怪又骂自己为“小妖女”,直经过重重波折,才得与郭靖结成鸳侣,眼前杨过与小龙女真心相爱,何以自己却来出力阻挡?但他二人师徒名份既定,若有男女之私,大乖伦常,有何脸面以对天下英雄?当下叹了口气,说道:“妹子,世间有很多事情你是不懂的。要是你与过儿结成夫妻,别人要一辈子瞧你不起。”小龙女微笑道:“别人瞧我不起,那打甚么紧?”

黄蓉又是一怔,只觉她这句话与自己父亲倒是气味相投,当真有我行我素、普天下人皆不在眼底之概;想到此处,不禁点了点头,心想似她这般超群拔类的人物,原不能拘以世俗之见,但转念又想起丈夫对杨过爱护之深,关顾之切,不论他是否会做自己女婿,总盼他品德完美,于是说道:“过儿呢?别人也要瞧他不起。”小龙女道:“他和我一辈子住在谁也瞧不见的地方,快快活活,理会旁人作甚?”黄蓉问道:“甚么谁也瞧不见的地方?”小龙女道:“那是一座好大的古墓,我向来就住在里面的。”黄蓉一呆,道:“难道今后你们一辈子住在古墓之中,就永远不出来了?”

小龙女很是开心,站起来在屋中走来走去,说道:“是啊,出来干么?外边的人都坏得很。”黄蓉道:“过儿从小在外边东飘西荡,老是关在一座坟墓之中,难道不气闷么?”小龙女笑道:“有我陪着他,怎会气闷?”黄蓉叹道:“初时自是不会气闷。但多过得几年,他就会想到外边的花花世界,他倘若老是不能出来,就会烦恼了。”

小龙女本来极是欢悦,听了这几句话,一颗心登时沉了下来,道:“我问过儿去,我不跟你说了。”说着走出房去。

黄蓉见她美丽的脸庞上突然掠过一层阴影,自己适才的说话实是伤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之心,登时颇为后悔,但转念又想,自己见得事多,自不同两个少年男女的一厢情愿,这番忠言纵然逆耳,却是深具苦心,心想:“不知过儿怎么说?”于是悄悄走到杨过窗下,要听听二人对答之言。

只听小龙女问道:“过儿,你这一辈子跟我在一起,会烦恼么?会生厌么?”杨过道:“你又问我干么?你知道我只有喜欢不尽。咱两个直到老了、头发都白了、牙齿跌落了,也仍是欢欢喜喜的厮守不离。”这几句话情辞真挚,十分恳切。小龙女听着,心中感动,不由得痴了,过了半晌,才道:“是啊,我也是这么。”

二、

这一番话杨过与小龙女隔窗都听得明白。杨过自幼与武氏兄弟不和,当下一笑而已,并不在意。小龙女心中却在细细琢磨:“干么过儿和我好,他就成了

Be the first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