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精神 Archive

张五常发飙了……

 

 

Sent to you by Anting Xu via Google Reader:

 

 

灾难的先兆——三论新劳动法

via 张五常作品 by 张五常作品 on 1/14/08

跟进中国的经济改革二十九年了,其中急速增长达二十七年,发生于一个面积那么大,人口那么多,问题那么复杂而又曾经穷得那么要命的国家,绝对是人类历史奇迹。说过无数次,形势好,如果不犯大错——或没有多项小错的合并——此势也,有机会再继续二十年。这样,从各种条件衡量,物价调整后,二十年后中国的经济实力会是十个日本。

这几年小错是增加了,尤其是在货币政策那方面。去年八月为高斯写《中国的经济制度》那长文时,我还是审慎地乐观看中国。当时可没有想到「新劳动合同法」的推出。后者是大错,但因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该法的洋洋大观九十八条不容易阐释。我于是跟进市场的反应,得到的先兆,是灾难开始出现。今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是中国经改三十周年,这个人类历史没有出现过的伟大改革,有很大机会因为新劳动法的推出而休止。

先兆者,凶兆也。在前文《再谈新劳动法》中我指出,这几年国内的底层大众的收入增长速度破了人类记录好几条街。我估计的贫苦人家的收入增长年率,高达百分之二十。几位知情的朋友竟然认为我是低估了。不打紧,重要的是我期望了一生的发展,终于出现。然而,这次新劳动法的推出,是拦腰一棍把贫苦人家的收入上升直线打折!不会说错,虽然农历大假将至,各行各业正在收炉,但几个月后或更长一点的日子回头看,我们会见到二○○八年一月一日左右,贫苦人家收入上升的直线有一个明显的折点,英语所谓
kink是也。这是说,这上升直线会出现一个尖角形的折点。不敢说从升转降,但上升率明显折下可以肯定。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不是说过目前还不能明确地阐释那新劳动法吗?正因为大家对此法还拿不准,却知道可以是大麻烦,各方君子逼着要静观其变。报章上读到的这里关门,那里炒鱿姑且不论,但老板要聘请员工的不少决定等一下,或要增加员工薪酬的不加,或加得少一点。我查询过的没有一个不这样看。牵一发而动全身,各行各业这样处理,正如广东人说的一起「闸住」,殃及池鱼,农民的生活改进会画上句号!农民的生活改进画上句号,经济改革也就画上句号。说实话,贫苦人家的收入走势被一棍打断,我不能肯定如果北京立刻取消新劳动法,该走势会重现。牵涉到预期的演变,经济学行内的风水先生往往不灵光。按常理推测,此新法是愈快取缔愈着数,北京的朋友还在等什么?

个人的观察,是贫苦人家的收入开始急升,大约始于二○○○年。该年国内的通缩终结,跟着是通胀微升。然而,贫苦人家的收入急升,可不是单靠通缩终结那么简单。读者要知道,要改善低下阶层的收入是非常困难的事,可遇不可求,无数的国家说了无数日子也办不到。中国八十年代成功地以承包合约把权利界定从等级界定权利转到以资产界定权利,是个奇迹;九二邓老南下后退休,九四中国成功地从承包合约发展为今天的地区竞争制,是个奇迹;九十年代朱老发明的中国货币制度,是个奇迹;在严重通缩下劳力市场的合约自由,自成一家,救一救,又是奇迹。是很多奇迹的组合,促成了二○○○年通缩终结时贫苦人家的收入出现了近于爆炸性的上升。数千年一见:那是十亿以上的贫困人口,就是屡次胡说中国贫富正在两极分化的世界银行,其头头去年也直认中国改善穷人的生活是世界记录。

一棍打断这奇迹的继续,是谁之过?是谁负责的?设计或策划新劳动法的不懂经济,不奇;他们对世界各地的经验与史实没有掌握,也不奇。奇就奇在策划者对自己国家的劳动市场显得一无所知!同样奇怪的,是杀伤力一看就知道是严重的新劳动法,竟然获得北京当局通过!难道北京的经济专材真的是那么稀缺吗?不用懂经济,但为什么连直觉也没有?如果什么单凭想象的劳动法可以改善低下阶层的生活,天下何来穷人哉?蠢到死!

我的困难是作为学者,不能说假话。说真话,这些年我对北京赞的多,弹的少,就是对中国共产党也曾经站起来拍掌。不管己见会否被接受,无奈关心溢于言表,为中国的经改奇迹感到自豪,而多年来,久不久我会以为(或误以为)北京听我说的而在偷笑。朋友,这一次,让我发牢骚吧。

既然我为新劳动法的效应作过急速的短暂调查,媒体报道之外的发展北京的朋友应该知道。因为新劳动法,好些员工众多的机构自设劳务公司,右手与左手交易,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应对,虽然内有机关,但交易费用还是增加了。无数较小的机构正在忙于设计员工手册,写得详细,务求在必要时可以找到员工痛脚,炒鱿无需补偿。这不仅增加交易费用,且会导致雇主与员工的敌对。毫无疑问,整个新劳动法是鼓励劳、资双方敌对的。发神经!须要雇用短工的行业,例如建筑,正在天旋地转,不黐线才怪。中国的劳动市场还没有独立或民营的工会,但早有「搞手」存在。这些搞手是为劳方出头,与资方斗法,公有公理,婆有婆理,谁对谁错我不懂,但手法不一,绝不雅听。新劳动法的推出,不少「资方」恐怕「搞手」大行其道。

在前文《再谈新劳动法》中,初稿最后有一段说:如果此法真的严厉执行,国内股票再大升的日子我这个老人家恐怕见不到了。后来决定拿开这一段,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在目前的地区竞争制度下,有些地区忙顾左右,彷佛没有听过该新法,其实也是静观其变,杀到门来再算吧。第二个原因更重要。那是在那九十八条中,没有一条说雇主不能减员工的薪酬(只是第四条说重要的薪酬问题要通过工会或职工代表)。如果雇主真的可以自由减薪,随时减到为祸还不大的最低工资,新劳动法的杀伤力会打个折扣。

新劳动法是要取消的。但通过了,由国家主席推出,取消恐怕不容易。如果在立法与施法的程序上不能取消,怎么办?这是个困难程度极高的问题。我想到很多方法都行不通,你道为什么?是因为在一月一日之前的旧劳动法下,国内的工厂一般都不依法而行:依法是不可以生存的(例如工人坚持要在假日开工,否则不干)。这里那里修改新法,传统的忙顾左右的弹性可能守不住。

前思后想,我认为如下的治方值得北京考虑。那是新法不改,但容许工商业机构选择(甲)、采用新劳动法,或(乙)、劳工合约完全自由。劳动市场于是有甲、乙两种机构或公司的选择存在。如果员工认为新法对他们有利,可选执行新法的机构,否则会选合约自由的。倒过来,如果老板采用自由合约的公司,不同意的员工可以另谋高就。这样分两种合约性质不同的机构或公司处理,员工的自由选择可以说清楚很多有争议性的问题。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哪种公司胜出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如果两种公司一起存在,我敢赌身家,自由合约公司的员工的收入一定比选择新法的上升得快!

 

 

Things you can do from here:

 

 

1 Comment. Join the Conversation

Facebook的另一面啊……特别赞倒数第二段最后一句,让我不自觉地想起史玉柱和《征途》,详见数日前转载的文章,南方周末的《系统》。

留着Google Reader的转载信息,顺便推荐一下Google Reader。我的Gtalk好友不少,但竟然用Reader的不到20个,用其中Shared功能的还不到10个……Google最强大的地方是整合啊~~

 

 

Sent to you by Anting Xu via Google Reader:

 

 

非技术员谈IT:Facebook,一副势利脸

via 《槽边往事》---比特海日志 by 和菜头 on 1/8/08

【新词旧事】Facebook,一副势利脸

作者:安替

当牛津大学19岁在校生Bilawal Zardari被宣布继承母亲贝·布托遗志,领导巴基斯坦人民党的时候,出于一个国际政治记者的本能,我立刻行动了起来。我登陆到Facebook,找他的名字"加Facebook",果然,"Bilawal Bhutto Zardari"赫然在目。半天不到,他竟然同意加我。正在我兴奋不已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的"网络"属性不是"牛津",而是"无"。我又毫不犹豫地删了这个冒牌货。

支持我判断的理由很简单。Facebook可以算是目前最真实、也最势利眼的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Facebook,其实是美国大学为新生准备的带照片的同学花名册,哈佛大学学生Mark Zuckerberg借此概念在2004年2月建立了只在哈佛大学本科生院通行的电子同学录,要想注册,
必须有哈佛大学的fas.harvard.edu
信箱地址。之后,扩大到波士顿地区的大学,然后再所有常春藤联校、然后再所有欧美大学、然后再所有著名大公司。2006年11月,Facebook才对外开放,但依然保持着严格的等级制度,如果你不是以欧美大学或者世界著名大公司的email地址注册,你的网络属性只能是地区名称或者"无"。即便你在你的简历上叙述的天花乱坠,其他用户也不会认真对待。

于是英文中出现一个词语,Facebook snob(Facebook势利眼),意思是因为另外一个人的Facebook属性不够好,所以不加他成为自己的好友。今天,Facebook远远超越同类交友网站如MySpace,成为另一个Google、Yoube式的网络奇迹。很多互联网分析认为,Facebook的成功,在于它的开放插件、在于 web2.0的诸多概念,不过大概这些分析家们都没怎么真正泡在Facebook上。很显然,Facebook的成功在于它的信任、在于它的真实、更在于它的势利"脸"。社交,除了男女求欢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提升和稳固自己的关系网,因此一个清楚、真实又可靠的等级网络,虽然有些卑鄙,但的确符合用户的真实需求。Facebook之前有同学会(台湾的哈佛同学会都快开成"总统""议员"联合会了),有同乡会(中国人的最爱),它只是用互联网技术模拟了现实的这种需求而已。

它2006年11月的对外开放却保持网络等级,更是以一种赤裸裸的方式展现了这种残酷,"每个用户都是平等的,但显然,有名校名公司email的用户,更加平等"。校友同事之间不需要同意,就可以互相看对方信息,而且还有共同的社区,共享所有内部信息,有专门的精英广告针对这些社区。虽然你可以建立新的group(群组),和志同道合的人站在一起,但你永远无法排除的就是那股"势利脸"气息,当你邀请别人、或者被人邀请的时候,都自觉不自觉地加入了"势利脸"的合唱。这就是所谓经济学中的"理性歧视",因为你知道这种势利,在大部分时候是的确有效的。

中国有很多社交网站,都希望拷贝Facebook的成功,但都鲜有效果。中国大学和著名大公司中,专用email地址不甚流行,用户在中国社交网站中,无法确认对方的信息。再加上大学扩招后声誉急速下降,找工作都成问题,别说成为势利资本了。但我相信,一旦解决信任的问题,中国人会创造出更加势利的社交网站,因为对人性恶的把握,实在国人远胜西人。

最后说一句,关于贝·布托儿子的事情,后来证明我的确是对的。Facebook宣布,删除两个假冒Bilawal Zardari的账户,因为"他们违反了用户必须提供真实信息的协议"。从什么时候开始,网络开始是真实的了?

 

 

Things you can do from here: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南方周末:“系统” (zz)

Posted 2007/12/29 By Andy

Andy按:

好久没有在《南方周末》上读过这么流畅而深刻的文字了!激动之余转载如下。更有意思的是下文的链接"中国媒体之'系统'",在读完本文后可以作为补充材料进行阅读。由于该补充材料有不少截图,我就不转载了。

==============精彩开始的分割线==============


如是我闻:南方周末:"系统"



Published by maomy 十二月 23rd, 2007

in 游戏 and 如是我闻.
Tags: , , , , , .


我为什么要转载全文?见:
《南方周末》之《系统》与中国媒体之"
系统"

———————————
南方周末:"系统"
2007-12-20 16:05:41
来源: 南方周末 作者:
曹筠武 张春蔚 王轶庶

编者按:

在一款同时在线人数超过百万、全部玩家加起来可以组成一个超级城市的网络游戏中,它的游戏精神是指向乐趣,还是指向权力和金钱?它的社会规则是新世
界的开放自由,还是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不只是对某一款游戏的追问,甚至也不只是对韩式网游的价值观的追问,而是对人与游戏、人与人的关系的追问。虚拟世 界是现实世界的一部分,也有着人们必须捍卫的准则。

在当下中国最火的一款网络游戏中,玩家们遭遇到一个"系统",它正在施行一种充满诱惑力的统治。这个"系统
"
隐匿无踪,却无处不在。它是一位虚拟却 真实的垄断者。"如果没有我的允许,这个国家的一片叶子也不能动。"这是智利前独裁者皮诺切特的声音,悄然回响在这个虚拟世界之中。

白天,27岁的吕洋是成都一家医院的B超检查师。

晚上,她是一个国王,"楚国"的国王——玩家们更乐意按游戏里的名字尊称她为
"
女王"。在这个虚拟王国中,"女王"管理着数千臣民,他们都是她忠诚的战士。

在一款名叫《征途》的网络游戏中冲杀了半年多之后,吕洋自信看清了这样一个道理:尽管这款游戏自我标榜以古代侠客传统为背景,实际上钱才是在这个虚拟世界中行走江湖最关键的因素。

吕洋受过良好的专业教育,丈夫是生意人,资产殷实。钱对她来说从来不是问题,但她仍然忿忿不平地把这款游戏中一些风头正健的人称为"人民币玩家"。虽然在游戏中投入了数万元,但她仍然屡战屡败,原因就在于有人比她更愿意花钱,也花了多得多的钱。

正如《征途》的创造者史玉柱所言,这的确是一款适合有钱人的游戏。在这个世界里,欺凌他人的威力和合法的伤害权都标价出售。

尽管一切都是虚拟的,吕洋却曾经坚信她找到了一条通向光荣与梦想的金光大道。不过随着人民币的不断加速投入,和很多人一样,吕洋发现,金钱铸就的,其实是通往奴役之路。

战争即将爆发

所有人都必须是"人民币玩家"——和平受到鄙视,战争受到推崇——
被杀死者得到的只有耻辱

坐在常去的一家网吧的VIP包房里,吕洋显得兴奋而又忧心忡忡,她面前的19英寸液晶宽屏上,黄色的粗体字反复闪动:"
国战将在晚上815分开始"。她还有两个小时,对她手下的战士们做最后的动员和部署。

将要攻打楚国的是游戏中的头号强国魏国。魏国拥有上万名玩家,更为关键的是,魏国的支柱,"王者家族"成员们,个个都是令人敬畏的英雄,他们的等级 遥遥领先于一般人,装备着成套的最为昂贵和罕有的神圣铠甲和武器。在
"世界英雄排行榜"上,他们长期牢牢地占据着前五十名中最靠前的位置。

他们拥有恐怖的杀伤力,人人以一当百。即使吕洋这个"女王"和他们对垒,如果战术采取不当,也存在被"秒杀
"
的危险。所谓秒杀,就是在几秒钟之内, 在意图还击之前,就被一招致命。吕洋的丈夫并不玩游戏,但他也会对此开开玩笑:"就像武侠小说里写的,如果刀够快,你可以听见自己的血从脖子里喷出来的声 音。""女王"吕洋对他们最为忌惮,同时又略带鄙夷。
"
他们就是人民币玩家嘛。"她说。

实际上,只要进了这个虚拟的小世界,所有人都必须是"人民币玩家",区别只在于你愿意花多少而已。

和以往的所有网络游戏不同,《征途》并不计时收费。简单地填写一份网上表格,就可以注册账号。只需要起个名字,选择性别、国家,一个虚拟身份就此诞
生,光荣而艰难的征服之路摆在了你的面前。根据游戏的主线故事背景,你会惊奇地发现其实你是皇族之后,由于战乱被弃于荒野,现在你长大了,知道了自己高贵 的血统,接下来该做的就是练一身好武艺,奋起于草莽之间,闻达于庙堂之上。建立自己的国家甚至取得统治世界的皇位以恢复祖先的荣光,则是你的终极目标。

故事很合中国人的口味,惟一令人感到困扰的是:热血沸腾之后,你发现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原来是那么大。一个新诞生的身份是1级;而王国里最英勇的英雄 们能练到"转生
170":练满普通人的168级之后,他们又获得新的不朽之身,并再次练到了170级。简单地说,那就是人和神的差距。英雄们手持 "完美的神圣武器"
,浑身旋绕着代表高贵的紫色光晕;而你却两手空空,甚至全身上下只有一条遮羞的短裤。

现在,你可以购买点卡,持续地把人民币注入游戏中的账户,以便快速升级,购买各种名贵材料打造装备;你也可以不花钱,如果什么都不做,只是呆在游戏
里的话,系统不会向你收取一分钱。但很快你会发现,你连荒地里的一只蚊子都打不过,你的活动空间甚至仅限于出生地,一个叫"清源村"的小村子,更为广阔的 世界则是为英雄们准备的。当然,最让你沮丧的还在于,贵为皇族的你,却永远生活在被其他玩家"秒杀"
的巨大阴影之中。

显然,吕洋走了一条真金白银铺就的英雄之路。她如今是"转生145",历经艰险戴上了王冠,她的坐骑是一条浑身闪着火光的龙。但英雄亦有英雄的烦恼,她的王国正面临严峻的挑战。

吕洋自认为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她把女性的温婉带到了对国家的治理之中。"女王
"
很少主动攻击别国,更喜欢带着臣民们消灭怪物,或者经营骆驼商队。但这并不能避免受到攻击。

"国战都是系统安排的,"吕洋解释说,"国王只需要提交申请,系统就会自动安排好战争爆发的时间。
"

系统喜欢"国战"。这个虚拟世界里,"和平"受到鄙视,战争受到推崇。战胜国可以自动获得战败国国库里的金钱和物资,国家排名由
"国战"胜利次数决 定,强国的臣民名字下闪耀着一颗颗星星,那代表着每一次辉煌的战胜。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对于战争中的人来说,冲入别国的土地,肆意砍杀每一个胆敢与之
抗衡的人,无疑是释放内心深处原始冲动的绝佳办法。

系统准确地捕捉着人性的弱点,召唤着玩家们在违背普世价值的虚拟世界中放纵自己的邪恶。它赋予战争中的人肆意杀戮的权力,给予杀人者加倍的经验值奖励;系统也会标明你的斩首纪录,那一串串数字就像印第安战士割下的头皮代表着无上的荣光,而被杀死者得到的只有耻辱。

吕洋打电话,上QQ,或者在游戏中直接交谈,她自知实力对比悬殊,因此通知手下的战士们集中力量,守住王城的一角。她的声音因紧张而略带颤抖,尽管对现实中的她来说无论胜败都毫发无伤,但在游戏里,她知道那意味着生存还是毁灭。

离战争爆发,还有两个小时。

国王死了

推销员来了——冒险家乐园——都在"系统
"
的支配之下——小角色杀死了国王

在开始"征途"之前,吕洋玩的是另一款游戏《传奇》。她玩得并不好,仅仅当作一种周末的消遣。《传奇》计时收费,玩家购买在线时间用来升级和打造装
备,所有的事情都费时费力。"比如你要打一个终极怪物,"吕洋说,"要跑很远的路,在迷宫里面转来转去,杀掉无数的小怪,可能耗一个晚上,你才跑到大怪的 面前。"最让人崩溃的是,当历尽艰辛终于站到大怪面前,一不小心却被秒杀了!那么,从头开始跑路吧。

吕洋可能从未得知,在她晕头转向地跑路时,一个叫"送礼只送脑白金"的玩家也在这款游戏中闯荡,他从来不耐烦那些烦琐的升级步骤,而是直接购买高级
别账号;他成千上万地花钱,砸下最顶级的装备。以钱铺路,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最强大的威力。在这款典型的韩式"泡菜"游戏里,他试验出了自己独辟蹊径 的玩法。这位玩家就是后来《征途》的老板史玉柱。

2007年年中的一天,就在吕洋常去的这家网吧,一个推销员站到了正在"跑路
"
的吕洋面前。他衣着得体,面带微笑,用充满诱惑力的词汇介绍了一款名叫《征途》的新游戏。"绝对不用走迷宫,我们要的就是爽快。"吕洋记得他这样保证。

吕洋就此和朋友们"踏上征途"。她的这些朋友们要么是医院的同事,要么是丈夫生意上的伙伴,空闲不多,但钱不少。他们很快发现,《征途》的确是一款爽快感十足的游戏,简直就是为他们这样的人设计的。

要找系统角色接受任务,不用费力去找,点F键,下拉菜单里角色名字一一罗列,就像网络上的超链接,双击名字,就自动找到面前;要去某个地方,不用走迷宫,点开地图,找到地名,鼠标左键单击,一会儿就到了。

很快吕洋就离开了"清源村",热闹的"凤凰城"和辉煌壮丽的
"王城"才是她的舞台。这位后起之秀被吸纳进了"楚国"最有威望的家族"桃花源"。单打 独斗是不现实的,拜入名门正派才是出头之道,这里就如同武侠小说描写的江湖;而家族与家族联合可以组成帮派,帮派各自有各自的势力范围,在达成妥协之后又
互相配合支撑起一个国家。

游戏里的大部分系统角色,比如杂货店老板或是锻造铺师傅,都可以被帮会控制,此后他们会持续贡献"保护费"。系统鼓励帮会争夺控制权,谁杀死竞争对手,谁就能接手保护费。帮主们因此热衷于抢夺街区和店铺。这样在吕洋看来,她的置身之处,又像是
1920年代的上海滩。

这里的确像那个"冒险家乐园"。低级别的玩家甚至也可以挣钱!完成一些特定的任务,比如护镖,可以得到一定数量的"
银两";达到一定级别和保证一定在线时间后,系统甚至会给玩家"发工资";还有各式各样的"奖励""返还
"

"其实都是些小钱,"吕洋说,"相比花掉的钱简直没法比。
"但由此带来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是无法比拟的,你能想象在砍翻敌人的同时还能挣"银子"么?"想得到更高级的奖励么?"吕洋说,"那就花更多的钱呗。
"

时常有"外国人"冒险进入楚国,他们可能是魏国人,也可能是宋国人,或者是其他9个国家中任何一国人,但不管是哪国,一旦踏入楚国地界,他们的名字 就显示为红色,这个颜色意味着:敌人
——应当杀死的人。每杀死一个这样的人,系统就会在"护国英雄排行榜"里为你加上光荣的一分。

他们并非是闲逛者,而是根据系统分配的指令而来,他们必须进入敌国完成诸如"刺探情报"或者"抢夺太庙资源
"
等等任务。而同样根据系统赋予的职责,家族和帮派此时的任务就是杀死他们。

那时吕洋还是一个小角色,她正在砍杀一头犀牛,屏幕上出现一条指令,帮主撒下了帮主令,要求帮众前往杀敌。点击""之后,吕洋被传送到王城边境附近,众人正把敌人围在当中奋力砍杀。

帮主"狼烟"是当然的主力,他是一个"武士",近战肉搏是他的特长,他的
"无双剑"能造成惊人的杀伤。在炫目的刀光闪耀间隙,吕洋突然发现敌人的坐骑是一只麒麟,这意味着他是一个国王,只有国王才拥有这种神兽!

吕洋是一个"法师",她专修冰系法术,可以从远处以冰雪为武器。这是她参加的第一次激战,她站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将霜冻从空中撒向敌人。麒麟居然哀号倒下,国王死了!吕洋幸运地完成了最后一击。

屏幕上黄色的粗体字夸张地跳了出来:"天哪!吴国的国王居然被楚国的无名小辈女王杀死了!"吕洋在电脑前禁不住手舞足蹈,她杀死了国王,一个小角色杀死了国王!她双脚猛地一蹬,电脑黑屏了
——她兴奋得把电源插头踢掉了。

往后几天,吕洋都有些"神神叨叨"的。游戏里"全世界"
都知道她杀死了国王,朋友们有些羡慕地向她祝贺。即使在医院上班,吕洋也在办公室的电脑上下载了游戏,她就是喜欢挂在游戏里,反复地看那条早就过时的消息:"天哪!吴国的国王居然被楚国的无名小辈女王杀死了!"

有时候严厉的院长从办公室经过,威严地审视医生们的工作,吕洋只能把游戏界面最小化。她会悄悄地跟同事炫耀:"牛啥嘛,他要是耍游戏,我一招就把他砍翻!"院长其实并不坏,但吕洋觉得他
"缺乏对女性应该有的尊重""在游戏里,女人也可以统治男人。"她宣称。

国王万岁

核裂变一样蔓延的仇恨——好的装备都意味着金钱——总有无数的人在疯狂比拼——"
国王万岁!"

"女王"其实并不像想象中一样"",几天之后,就在王城外,一个敌人逼近,他骑着鬃毛飞散的烈马,威严得像天上的神,他只问了一句话:
"你就是那个女王啊?"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天上砸下,落单的"女王"还没来得及答话,被"秒杀"了。

吕洋目瞪口呆,短暂的惊愕之后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她要升级,要得到最好的装备,她要当真正的王,她要报仇!

仇恨是这个世界中最强大的动力。"秒杀"吕洋的玩家,立刻被系统自动排入她的仇人名单,时时提醒"女王
"
报仇雪恨。"仇人"是这里最常见的社会关系,仇恨关系同样存在于家族、帮会和国家之间。如同核裂变一样蔓延的冤冤相报,在这里是受到鼓励和颂扬的永恒主题。

她找到"代练使者",一个代表系统与玩家做交易的虚拟角色,他就站在王城大道边上,答话谦卑而热情,乐意为有钱人服务。吕洋向
"
使者"支付人民币购买经验值,"使者"则让她迅速升级,从人变成了神。吕洋觉得这么做很值得,在这上面,她"只不过花了千把块钱"

但是,杀伤力和防护力是由装备决定的,级别只是佩戴相应等级装备的必须条件。就像金庸的小说,内力的修炼是必须的,但一把玄铁剑却可以让杨过无敌于
天下。游戏中按照等级不同划分出了20等装备,以法师职业为例,武器由最初的柳木杖到最为罕有的至尊杖。此外还有铠甲、头盔、腰带、护腕、项链和戒指等
等。

这些好的装备都意味着金钱。和别的网络游戏不同,在这里,打怪和接任务不会掉装备。"我都要最好的,"吕洋说,"
你只能去系统商店买材料,再找系统铸造商打造;或者,你只能去赌。"

"",就是"开宝箱
"
。玩家向系统购买钥匙和箱子,很便宜,一块钱一套。用钥匙点击开启,屏幕上一个光芒闪耀的箱子缓缓打开,各种材料或装备如同
赌场大转轮一样排列在箱子里,光圈飞速转动,停下的地方就代表赌到的东西。箱子里经常会有玩家们最希望得到的高级装备,但转动的光圈却往往和它们擦肩而 过。

吕洋如今回忆,最疯狂的时候她就像一个赌场里的赌徒,会在屏幕前大声喊叫自己想要的东西,比如"乌木,乌木",那是一种高级材料,而最后她往往得到的只是一点少得可怜的经验值。
"乌木",或者那威力强大的"幽冥戒指",仍然摆在宝箱里,闪着诱惑的光。

这个世界中还存在着一个"开宝箱"排行榜,每天开宝箱最多的人,可以得到一颗罕有的令人倍增威力的"补天神石
"

这个巧妙的设置具有无穷的诱惑力,总有无数人在疯狂比拼开箱数量。吕洋曾一晚上开过上千个箱子,但始终功亏一篑,总有人比她更为执著,她从没拿到过那颗神奇的石头。

各式各样的排行榜随时闪现,世界英雄排行榜——根据级别和装备带来的威力排序;护国英雄排行榜——根据杀死敌国人的数量排序;国家实力排行榜
——
根据国家物资和国战胜负记录排序……就像电视里随时出现的脑白金广告,实时变动的排名对野心勃勃的英雄们高频率轰炸,提醒他们在这个严酷的世界里一刻
也不能放松。

玩家在不懈地开着箱子,他们有时好运地得到一点好东西,绝大部分时间几无所获,但越是没有收获,他们越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下一个箱子。他们每点击一下,就代表一块钱,又一块钱……就像一个永不停歇的沙漏,金钱涓滴成河一般随着每一次点击汇成巨流,流向看不见的系统。

吕洋自认为运气还比较好,"平均开1000个箱子,好运的话能有十几次拿到好东西。"

由此吕洋成为了她现在所鄙夷的"人民币玩家",上万的人民币被迅速而几乎不被察觉地花了出去。在游戏中。"女王
"拥有了可怕的威力,她为自己,也为 朋友报仇;她接受请求,为本国的商队护镖;同时她也会和英雄们一起侵入别国。她声誉日隆,跻身英雄之列,在游戏里,她甚至和威猛的帮主"狼烟"喜结连理。 当然,也由于她在现实中是一个那么可爱的姑娘,她被推举为楚国的国王。
"
国王万岁!"人们向她俯首称臣。那是吕洋在征途中的最高点,也惟有在那转瞬即逝的
一刻,吕洋觉得自己付出的时间和金钱是值得的。

国王累了

"系统"是最为勤奋的
——
女王觉得自己像驴子——花钱买你生气——快感只在一刹那

吕洋心里清楚,王位是真金白银买来的。一套转生150级左右的顶级装备,平均要开5000个宝箱。按照系统繁复的装备打造设置,要给一套装备镶上
14
颗星星,打开"灵魂锁链",镶嵌补天神石,花费又在5000元左右。随着等级的提高,原有的装备又必须相应替换或升级。平均每升5级,装备就要更新一
套。

这时的"女王"已经成了一位熟练的开箱工,日复一日地开宝箱,升级装备,再淘汰,再升级……"后期主要就干这个事情了,
"吕洋回忆,"不更新换代不行,不然国王很快就变菜鸟。"

这样的压力不仅仅来自于游戏内部。在吕洋常去的网吧,甚至洗手间里都贴着征途网络公司的宣传四格漫画。当你洗手的时候,你就能看见一个漫画小人,在尖刻地嘲笑那些疏于升级的"懒人
"
。而招贴画上威风凛凛的英雄在每个网吧的门口注视着你;勤奋的推销员们时常出现在玩家身边。

与媒体上的各种宣传攻势相比照,这些推销员被称为史玉柱的"地面部队"。他们大多是"脑白金
"
销售旧部,活跃在中国广大的二、三线城镇,对于如何发掘利润,他们有着训练有素的敏感和才能。

系统是吕洋见过的最为勤奋的游戏系统,它更新换代的频率令人应接不暇。"要么花钱买安全感;要么省钱,随时被欺负,"吕洋说,
"
一天不上线,就会觉 得自己又落后了,实在是太累了。"她觉得自己像被胡萝卜吸引着一直向前的驴子,总有更加强大的"威力"在前方向她招手,而漫漫"征途"几无止境。游戏中弥 漫的仇恨也令吕洋越来越厌恶。一些结下了梁子的人民币玩家在每一件小事上都要一争高下。他们反复抢夺对系统角色的控制,互相攻打帮派总舵,没完没了地袭击
对方的商队,在PK竞技场上更是置敌人于死地而后快。甚至宝箱排行榜第一名也是他们争夺的目标。

如果一个玩家开了5000个箱子,另一个就一定要开第5001个。他们把这种疯狂的玩法叫做"花钱买你生气
"

系统不停地自我更新,统御术层出不穷。就连传统的打怪任务,系统也干脆允许家族与家族之间抢夺砍杀boss的权力。身为一国之主,吕洋总是必须身先士卒,如果她稍有懈怠,总有红了眼的部下口出怨言。

这越来越不像吕洋想要的游戏。吕洋觉得这个世界变得愈发丑恶,荣誉被建立在仇恨和贪婪之上。和以前的激动不已相比,如今快感只在疯狂结束后的那一刹那,接下来她会觉得无聊。

在楚国遭遇魏国的挑战之前,"国王"已经开始厌倦了。

地底的火在喷涌

只希望坚持半个小时——和平的气氛在蔓延——"跟你们老板说,不要尽干些挑拨离间的事情。
"

"国战"在晚上8
15
分爆发。吕洋和朋友们,她最得力的几个"武士",坐在网吧包房内奋起应战。每当大的战役爆发,他们就坐在一个包房内,就和真实的战斗一样,肩并肩便于及时沟通,更利于互相鼓舞。

敌人从王城东门涌入,他们的国王身先士卒,冲入东门后使用"帮主召集令",这样,他最精锐的英雄们可以被瞬间传送到他的身边。随着旋风,魏国的武士
们从天而降,他们立即被楚国战士重重包围。"女王"知道这是敌人的精锐,尽管城门外大批敌人正在涌入,但这些国王的随从才是最可怕的威胁。

武士们挥动大刀,空气被划裂成一道道光芒,他们拥有最强大的近距攻击能力和防护力,总是冲杀在前;法师们念动咒语,大地裂开,地底的火喷涌而出,天上的风云也化身为凌厉的雷电冰霜;蜂拥而来的召唤兽,来自天界和冥界,呼啸着混战在一起。战场被淹没在超越自然的伟力之中。

半个小时,吕洋只希望坚持半个小时。她从来没奢望胜利,战前魏国人放话10分钟结束战斗,傲慢的挑衅令让人反感,在战前动员里,"女王
"
向臣民们保证,她一定坚守半个小时。

东门不可抗拒地被攻陷,"女王"转战王城宫殿,宫殿前矗立着"大将军王
"
塑像,只要他被砍倒,就意味着楚国输掉了战争。楚国的战士们把战车集中起来围住塑像,在猛烈的攻击下,只有坚固的战车能够提供些微保护。

吕洋使用了"防守虎符",她的臣民可以被全部召集到身边,楚国全国动员,宫殿前的每一级阶梯都成为血海。魏国的英雄们每杀死一个对手,就会有十个或者更多的人把他们围住。战场已经陷入混乱,没有沟通,没有指挥,每个人眼里只有敌人,本能地砍杀,不停地砍杀
……

但吕洋的判断是对的,"人民币"才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这是实力之战,系统这个胜利女神青睐祭献更多金钱的一方。当魏国的国王最后砍倒
"
大将军王",吕洋看了一眼时间,她坚守了将近40分钟。

这是吕洋输掉的最后一场战争,尽管她也曾经赢得过国战,但这个生性温和的姑娘如今觉得即便胜利也不能再带来荣耀的感觉。战斗结束后,她充满厌恶地声
称不再履行保卫国家的责任。"再有国家来进攻,我的家族不参与应战了。"她向臣民们宣布。"有意义么?"吕洋反问她的质疑者们,"系统挑起战争,我们往里
投钱,谁投的钱多谁就赢。"她觉得没有胜利者,"都被系统耍了!"

帮主"狼烟"和家族里的其他人支持了她的决定。"我们也觉得,这不是我们在打仗嘛,
"
狼烟解释,"纯属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吕洋成了"世界"里著名的"反战"国王。她更热衷于和别国结为盟国,当然盟国可以轻易地撕毁和约,她也不在意。在和其他国王交涉时,她也总是强调,就算你来打我,我也不应战。
"让他们自己觉得没意思。"吕洋有些狡猾地说。

和平的气氛在悄悄蔓延。"国战"次数进行得太多,各国国王和英雄们互相之间开始熟络,在无数次仇杀之后,他们中的大部分成了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
时间长了,没人好意思动武了。"吕洋说。

上线的时候,她也只喜欢跟朋友们聊聊天,组织家族或者帮派的活动,惟一杀人的情况只限于为臣民的商队护镖的时候,她讨厌那些专门盘踞在边境附近、以砍杀平民和抢掠商队为乐的"强盗
"

在网吧,她又碰见了一个游戏推销员,并不是开始那个,但一样面带微笑,用充满诱惑力的词汇请她"提点意见"。这位推销员同时自信地声称:
"
万人国战的场面会更加宏大和频繁!"

就在这段时间,征途网络公司宣布"重组国家"。系统将原有各区的国家重新打乱组合,原来的友好关系打破了,陌生的国王们重新被扔进了新的竞技场,而仇恨将被重新点燃。

"跟你们老板说,不要尽干些挑拨离间的事情。"吕洋回答。

昔日勇猛精进的"女王"开始变得"不思进取",她疏于升级,也不再渴求更好的装备。她在游戏里的配偶
"狼烟"有些着急了,催促她赶紧跟上,不然就要被越来越多的人超过。

而吕洋现实中的丈夫是个关心妻子的人,他以为吕洋只是累了。一天早上,吕洋醒过来,发现不怎么玩游戏的丈夫坐在电脑前,替她不停地开着宝箱,他想为她打造更好的装备。吕洋突然觉得有些心酸,在下一次上线的时候,她悄悄跟"
狼烟""离婚"了。

监牢,看不见

禁止市场经济——第二十二条军规:那儿有个概率——如果他们反对"
系统"会发生什么——"天哪"

尽管赞同"和平治国"方略的人并不很多,但吕洋发现,和她一样对这款游戏从赞赏变为不满的人越来越多。连吕洋都没有想到,玩家们居然自发组织了一场针对系统的
"
静坐抗议"

事情起因于系统宣布的一项新规定:绑定。根据这项规定,玩家从系统获得的装备和"银两",都属于绑定范畴,即只能自用,不能交易,不能交换,甚至不能拆成材料或者干脆丢弃!

在游戏里,每一种职业都必须搭配对应的装备,每一种装备又由对应的材料打造。开宝箱早已成为玩家获取装备和材料最主要的方式,当你耗费掉了人民币,
需要一块"乌木"却得最终得到一块水晶,玩家们通行的办法是互相交易各取所需,或者摆摊出售换取银两。征途网络公司的解释则是,他们发现有职业玩家将游戏
中获得的银两和装备在线下出售获利,"绑定"是为了打击这种行为。

玩家们最终发现,在这个世界里,自由市场经济在某种程度上被禁止了,合法的私有财产只许保有,不许交易。在这里只有一个庞大的终极卖家被允许存在,那就是系统本身。

在一些游戏论坛里,随处可以看见玩家们黑色幽默一般的抱怨。一个帖子说:"我是个法师,花了上百块钱转到了一把刀,可是我不能装备刀啊。这把名贵的刀对我一点用处也没有,我还不能把它扔了。我甚至还要花钱向系统买个包袱,因为我没有足够的空间来装这把刀!
"

"这个游戏处处都是花钱的陷阱!"另一个玩家宣称。他举出"
孔子"为例,这个万世师表的人物在游戏中负责"智力考试",通过考试玩家可以获得海量的 升级经验。但是,受教育是很贵的,向"孔子"讨教问题,居然"20
两银子一次"。甚至财大气粗的人民币玩家们也对过于频繁的更新力不从心。系统最新宣布, 可以给装备镶上第15颗星星。按照规则,购买4颗宝石充一颗星,看起来不麻烦,但是这里有一条"第二十二条军规
"
:连续镶星会导致所有的星星爆炸。

假如你已经花费了40颗宝石镶上了10颗星,而在镶第11颗时发生爆炸,那么前面的
10
颗星同时消失,你只能从头开始。从第10颗星开始,成功镶嵌的几率为50%,此后递减。星数越高,爆炸几率越高。

设计者在此利用概率原理和玩家们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我在冲第14颗星时,连着爆了11次。还不算前面爆炸的次数。
"一个玩家抱怨。仅仅为了给他的至尊刀镶上第15颗星,他就花费了超过3000元。

玩家们出离愤怒,他们停止砍怪,不再接受任务,国王们都难得和平地坐到一起而不是申请"国战"。在游戏地图最中心的皇城广场上,密密麻麻地坐满了战士、法师、弓箭手和召唤术士们。这些往常醉心于杀戮的角色,如今用绝对的安静来对抗系统的贪得无厌。

吕洋当然不会缺席,她率领家族成员们加入静坐行列,她甚至花"10两银子一次""全世界
"
喊话:"游戏越改越烂,系统越来越贪!"

她惊愕地发现,"系统"两个字不能显示了,变成了**;再试"GM"
,还是**;再试"史玉柱",这次是***

吕洋既愤怒又觉得好笑。是啊,这个隐匿无踪的*****,却无处不在。它谦卑而热情地引导你花钱,它隐身其后挑起仇杀和战争,它让你兴奋或者激起你的愤怒,它创造一切并控制一切,它就是这个世界里的神。

**虽不可见,却始终看着你。没过几分钟,正在愤怒控诉的"女王"
被抓进了监狱。按照系统的指令,她将被关押8个小时。这个"监狱"不在这个世界的地图上的任何一点,它只存在于系统中,就像索尔仁尼琴描写的古拉格群岛,你从不会看见它,你只是被运送到那里。

随后发生的一切,也正是只在那些最糟糕的世界中的监狱才会发生的。"女王"太显眼了,她的麒麟神兽暴露了她的身份。监狱里的人们看见了一个国王,就如同当初吕洋还是个小角色时看见国王一样难抑杀意。疯狂的人们围拢来砍杀,
"女王"一次被杀死,又在原地复活,再被杀死……

屏幕上夸张的粗体字又一次次闪耀:"天哪,楚国的国王女王居然被无名小辈×××杀死了"

吕洋突然觉得以前的自己真的是很愚蠢,她对"女王",或者说另一个自己的生死毫不关心,她退出游戏,关了电脑,上床睡觉了。

永远不再回来

旧王逊位,新王登基——为什么会有仇恨——又是一个财富神话——
永远不再回来

第二天,吕洋上线,宣布"国王"逊位。她发现这里比现实世界更为真实,真实得那么残酷;她曾经试图挑战这个世界里弱肉强食的规则,对抗系统,却徒劳无功。现在,她彻底厌倦了。

一个渴望战斗的新锐武士接任了"国王",并立即申请了新的国战。"女王
"
和她的家族没有参与这次战斗。楚国惨败而归。一个小角色,以往跟着"女王" 闯荡,如今被困在了敌国,完全是刀下鱼肉,他一次次在安全区复活,但只要尝试跑出安全区,就毫不例外地被杀死。这是个新玩家,他的账号里还没什么钱,连一
个安全离开的"竹蜻蜓"都买不起。

吕洋为这些小玩家们难过,他们原本是想获得些许游戏的快乐,却成了"人民币玩家"们发泄怒火或获得征服感的牺牲品。她上线,看着熙来攘往的虚拟角色
们,一个威严的法师背后可能是个谨小慎微的生意人,一个勇猛的武士背后可能是个和她一样的医生,也可能是任何一个在生活中原本善良谦逊的普通人。

"一个医生为什么一定要去杀死一个教师,而一个现实中的警察需要在游戏里伤害另外的人么?"吕洋禁不住思考一些奇怪的问题,
"素不相识的普通人之间为什么会有仇恨?"

她开始注意到书架上那些以前还时常翻一翻的专业参考书。它们就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就像消失了很久,突然又出现了。天凉很久了,吕洋才头一回注意到窗子外面的行道树叶子开始黄了,淡黄的一片令人心里充满宁静。

她最后一次上线是在不久前。那时征途网络公司已经宣布部分地改变了"绑定"规则,公司成功地在纽约上市,第三财季实现营业收入
4.052
亿元,净利润2.90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率达到了惊人的164%和152%。公司账面现金达68亿元人民币。

又是一个财富神话。根据媒体的测算,史玉柱将以500亿身家荣登中国富豪排行榜的前列。

系统开始慷慨地在游戏里"发行股票",宣称随着股价上涨,玩家可以按同样的价钱兑换成"银两
"
。但吕洋对这些充满诱惑力的新玩意再也不关心了,她只是被一个朋友强拉着上线的,朋友要在游戏里"举行婚礼"

吕洋默不作声,藏身在前来庆贺的角色中,但是有一个人认出了她。这是一个武士,他手中的刀闪耀着光芒,显示着他强大的威力。"我认识你,"他说,
"
以前刚玩的时候你带过我们,现在我们也很厉害啦。"他们正在筹备新的国战,他告诉她。

他是谁?是请她护过镖,还是曾经被她从敌国营救?吕洋完全不记得了,她只觉得这些越来越多的威风凛凛的后起之秀,跟以前的她是那么相像,一样地野心勃勃,一样以为发现了一个美丽新世界。

她一句话也没回答,然后她下线了,并决定永远不再回来。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姓名及游戏中名字为化名)

"泡菜"开的花中国结的果

韩式网游的"精髓"

"中国玩家在欧服美服都被视为不受欢迎的异类。"一位曾在《魔兽世界》任职的游戏经理说。中国人总有办法以欧美玩家望尘莫及的速度升到极高的级别, 在进行团队项目时也不喜欢遵守默认的利益分配规则。对于显得有些
"迂腐"的欧美玩家来说,中国人就像是恐怖的异教徒。"欧美游戏并不鼓励力量上的无限优 势,比较讲究平衡和互相牵制,"曾经的魔兽经理说,"可能是因为传统文化和现实环境的影响,说实话中国玩家还是更适合丛林式游戏。
"

一名网络游戏经理回忆,他曾经接待过一位跑到游戏公司的有钱但缺乏耐心的玩家。这位玩家专程前来咨询:是否可以直接付钱,购买顶级装备。公司上下当时哭笑不得。如今这名经理感叹,他们没有看到在这样的玩家身上,蕴含着巨大的商机,而《征途》看出来了,获得了成功。

恃强凌弱和功利主义的"社会准则"来自于韩式网游。在被称为"泡菜"
的典型韩国网络游戏中,玩家最常做的功课是练级,而练级的目的则是获得强大的威 力和权力。没人能够否认这些游戏中的虚拟社会由对抗、暴力和欲望主宰,玩家们因此急功近利、恩怨分明、派系林立、残酷冷漠。这既是游戏的乐趣所在,亦是对
人性弱点的敏锐捕捉。

从《传奇》开始,韩式公会模式深入人心。这种模式极具东方式的家族色彩,对内严格管理,对外一致作战。行会会长可以自己制定行会会规,可以发出通缉令,与其他行会结盟或宣战。这种设置便于玩家们结成团体满足自己的战争欲望,同时也确立了集权式的
"
社会结构"

这一社会结构不只存在于虚拟之中。每一个玩家背后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相当多的行会成员来自于一个城市甚至同一间网吧。行会内部的利益关系日益复
杂,为了招募新手,行会可能会送装备、送钱。行会设置很多职位,成员之间等级森严,如同帮会。战争开始时各成员奋力杀戮,既获得暴力快感,又可以得到战利 品,而战利品又意味着金钱。战利品的分配亦遵从等级制度。

当韩式网游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至,权力、荣誉和快感都来源于暴力,而暴力的最佳来源就是金钱。游戏设置亦乐于创造仇恨与贪欲,把玩家分为大大小小
的家族、帮派和国家,设立各种个人或组织争抢的目标,甚至直接挑起争斗。事实上,这并非《征途》一款游戏之功或之罪,这种价值指向正是韩式网络游戏的传统 精髓所在。

据说陈天桥在了解了《征途》的模式之后,连夜召开高管会议。会议的结果是《传奇》全面推行《征途》式的"免费"模式。《征途》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业 界瞠目结舌的成果,原先对史玉柱进军网游持嘲笑态度的游戏运营商们,开始纷纷潜心学习他的游戏设置。而征途网络公司近日已经将新开发的《巨人》投入公测,
根据一句前后矛盾的宣传语,它号称"最便宜的免费网游""《征途》式"网游,"最中国"的网游,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玩家面前。

这款最中国的游戏拥有最中国的玩家。除了《魔兽世界》等少数例子之外,不讲究权力与等级制度的欧美网游在中国玩家中并不风行。事实上,虚拟世界并不
可以与现实世界简单对应,电子游戏中的"合法伤害权"亦是必然乐趣之一。问题在于玩家们在追求这种虚拟乐趣时是否会违背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伦理准则。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事实上,这项荣誉,我个人不配领受。但我愿意代替世界上所有的穷人、病人和孤独的人,来接受这项奖金。因为我相信,你们是愿意借着颁奖给我,而承认穷人也有尊严,也有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权利"。

-- 德兰修女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受奖演说段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http://www.randypausch.cn/randy_pausch.html

在孩提时代,兰迪•鲍什(Randy Pausch)就在他卧室的墙上画上了一个电梯门、一艘潜艇,还有一些数学公式。他的父母并未阻止他,反而鼓励他开拓自己的创造力。

上周,身为卡耐基-梅隆大学(Carnegie-Mellon University)电脑科学教授的鲍什在向400名学生和同事发表演讲时提到了这件事。

他说,如果你的孩子也像我当年那样,想在卧室里涂涂画画的,就让他们去画吧。别担心你的房子转手的时候售价会受到影响。

他的演讲幽默生动,让我们分享了他的人生体验,这也将是他的最后一次演讲,因为他身患胰腺癌,估计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了。

此次演讲结束后,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安静地同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孩子度过他的余生。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那次演讲会引发一阵旋风。演讲的视频片断在网上播出
后,数以千计的人同他联系,表示他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深刻影响。许多人被他的演讲感动得热泪盈眶,并表示要立刻采取行动。各地的父母都表示,会允许孩子尽
情地在卧室墙壁上涂鸦。

内华达州的卡罗•卡索耳(Carol Castle)在委托我转发给鲍什的电子邮件中写道:等我回到家里,我会让女儿给她房间墙壁涂上她喜欢的粉红色,而不是我考虑今后能卖个好价钱的香草白。

人们想让鲍什知道,他的讲话让他们不再自怨自艾,帮助他们走出离婚的阴影,或更加重视家庭。一位女性写道,鲍什的演讲给了她摆脱恶习的勇气。身患重症的病
人写道,他们也会像46岁的鲍什那样继续生活。鲍什在演讲中说,我就要死了,但我依然很开心。我将依旧开心地度过每一天,因为我不知道还有其他的生活方
式。

南达科他州的唐•福兰肯菲尔德(Don Frankenfeld)说,这次演讲是他多年来度过的最难忘的时刻。许多人也都有这种感觉。

ABC News在《早安美国》节目中播出了有关鲍什的内容,并把他评为本周人物。其它媒体也纷纷对他进行采访。全球有数百个博客发文将他称为新的英雄。标题都非常煽情:"有史以来最好的演讲"、"我经历的最重要的事情"、"兰迪•鲍什,值得你付出每一秒"等等。

鲍什在演讲中说过,砖墙的存在是有道理的,它让我们有机会表明我们是多么想拥有一些东西。许多网站都登载了这样的段落。一些网站还加入了墙的照片。同样,牧师们在这个周末布道时也在提到了他的砖墙理论。

一些人将他的演讲同卢•格里格(Lou
Gehrig)的"最幸运的男人"的演讲相提并论。一个15岁的女孩告诉鲍什,她的AP英语课堂上一直在分析格里格的演讲,"我感觉,几年后就会分析你的
演讲。" 伊利诺伊州内珀维尔的Central高中演讲团就计划在参赛时让一个学生演讲鲍什的内容。

鲍什迷们不断将他的演讲发给朋友们。纽约一家投资银行的技术部经理马克•费弗尔(Mark Pfeifer)说,我是一个很愤世嫉俗的人,经常提醒别人不要给我发那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煽情文章。但兰迪•鲍什的演讲让我非常感动,我也打算转发给他人。

在迈阿密,退休人员罗纳德•特拉赞菲尔德(Ronald Trazenfeld)将演讲内容发给朋友们,建议他们不要总抱怨糟糕的服务和低劣的商品质量,而是应该拥抱他们所爱的人。

在演讲要结束时,鲍什谈到在他获得博士学位后,他的母亲如何开着玩笑介绍他:这是我的儿子。他是一名"doctor"(博士),不过不是能帮人(治病)的
doctor(医生)。这只是句玩笑话,不过不少人听到这个之后却像加州的切瑞•戴维斯(Cheryl
Davis)那样赞美鲍什说:你就是能帮助人们的doctor。

在报告厅里给400人作的演讲被数百万人广为传颂,这让鲍什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不过,他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他的幽默感。他说,人们能感到自己非常了不起、对他人很有激励作用的次数是有限的;看起来我还没有达到那个上限。

卡耐基-梅隆大学计划对鲍什予以褒奖。作为一位有艺术气质的技术专家,他是学校里的一座连接艺术与科学的桥梁。校园里一栋正在建设的电脑科学楼将有一座步行天桥通往艺术楼。这座桥将被命名为兰迪•鲍什纪念桥。

卡耐基-梅隆大学校长杰瑞德•柯亨(Jared
Cohon)在宣布这一荣誉时幽默地说,根据你的演讲,我们正考虑在桥的两头都砌上砖墙。他说:鲍什,将来的学生和教职员可能不认识你,但他们会走过这座
桥,看到你的名字,会向我们这些认识你的人问起你。我们会把一切告诉他们。

鲍什要求卡耐基-梅隆大学不要保留他最后一次演讲的版权,而是让它成为公共资源。而这次演讲将让他的精神遗产──还有那座步行天桥──留在这个世界上。

……………………………………
As a boy, Randy Pausch painted an
elevator door, a submarine and mathematical formulas on his bedroom
walls. His parents let him do it, encouraging his creativity.

Last week, Dr. Pausch, a computer-science professor at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told this story in a lecture to 400 students and colleagues.

'If your kids want to paint their bedrooms, as a favor to me, let 'em do it,' he said. 'Don't worry about resale values.'

As I wrote last week, his talk was a riveting and rollicking journey
through the lessons of his life. It was also his last lecture, since he
has pancreatic cancer and expects to live for just a few months.

After he spoke, his only plans were to quietly spend whatever time he
has left with his wife and three young children. He never imagined the
whirlwind that would envelop him. As video clips of his speech spread
across the Internet, thousands of people contacted him to say he had
made a profound impact on their lives. Many were moved to tears by his
words -- and moved to action. Parents everywhere vowed to let their
kids do what they'd like on their bedroom walls.

'I am going to go right home and let my daughter paint her wall the
bright pink she has been desiring instead of the 'resalable' vanilla I
wanted,' Carol Castle of Spring Creek, Nev., wrote to me in an email to
forward to Dr. Pausch.

People wanted Dr. Pausch to know that his talk had inspired them to
quit pitying themselves, or to move on from divorces, or to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ir families. One woman wrote that his words had given
her the strength to leave an abusive relationship. And terminally ill
people wrote that they would try to live their lives as the 46-year-old
Dr. Pausch is living his. 'I'm dying and I'm having fun,' he said in
the lecture. 'And I'm going to keep having fun every day, because
there's no other way to play it.'

For Don Frankenfeld of Rapid City, S.D., watching the full lecture was
'the best hour I have spent in years.' Many echoed that sentiment.

ABC News, which featured Dr. Pausch on 'Good Morning America,' named
him its 'Person of the Week.' Other media descended on him. And
hundreds of bloggers world-wide wrote essays celebrating him as their
new hero. Their headlines were effusive: 'Best Lecture Ever,'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ve Ever Seen,' 'Randy Pausch, Worth Every Second.'

In his lecture, Dr. Pausch had said, 'Brick walls are there for a
reason. They let us prove how badly we want things.' Scores of Web
sites now feature those words. Some include photos of brick walls for
emphasis. Meanwhile, rabbis and ministers shared his brick-wall
metaphor in sermons this past weekend.

Some compared the lecture to Lou Gehrig's 'Luckiest Man Alive' speech.
A 15-year-old girl told Dr. Pausch that her AP English class had been
analyzing the Gehrig speech, and 'I have a feeling that we'll be
analyzing your speech for years to come.' Already, the Naperville,
Ill., Central High School speech team plans to have a student deliver
the Pausch speech word for word in competition.

As Dr. Pausch's fans emailed his speech to friends, some were sheepish.
'I am a deeply cynical person who reminds people frequently not to send
me those sappy feel-good emails,' wrote Mark Pfeifer, a technology
manager at a New York investment bank. 'Randy Pausch's lecture moved me
deeply, and I intend to forward it on.'

In Miami, retiree Ronald Trazenfeld emailed the lecture to friends with
a note to 'stop complaining about bad service and shoddy merchandise.'
He suggested they instead hug someone they love.

Near the end of his lecture, Dr. Pausch had talked about earning his
Ph.D., and how his mother would kiddingly introduce him: 'This is my
son. He's a doctor, but not the kind who helps people.' It was a laugh
line, but it led dozens of people to reassure Dr. Pausch: 'You ARE the
kind of doctor who helps people,' wrote Cheryl Davis of Oakland, Calif.

Dr. Pausch feels overwhelmed and moved that what began in a lecture
hall with 400 people is being experienced by millions. Still, he has
retained his sense of humor. 'There's a limit to how many times you can
read how great you are and what an inspiration you are,' he says, 'but
I'm not there yet.'

Carnegie Mellon has a plan to honor Dr. Pausch. As a techie with the
heart of a performer, he was a link between arts and sciences on
campus. A new computer-science building is being built, and a
footbridge will connect it to the arts building. The bridge will be
named the Randy Pausch Memorial Footbridge.

'Based on your talk, we're thinking of putting a brick wall on either
end,' joked the university's president, Jared Cohon, announcing the
honor. He went on to say: 'Randy, there will be generations of students
and faculty who will not know you, but they will cross that bridge and
see your name and they'll ask those of us who did know you. And we will
tell them.'

Dr. Pausch has asked Carnegie Mellon not to copyright his last lecture,
and instead to leave it in the public domain. It will remain his
legacy, and his footbridge, to the world.

11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