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翅膀 Archive

做最好的自己

Posted 2007/12/14 By Andy

第一次被李开复的文章impressed是他在《我的大学生活琐忆(一)》中说的这么一段话:

"最后,我进入了哥伦比亚大学,这是一所很好的学校,法律系和数学系也很有名。哥大给学生很大的发展空间,允许学生学习的课程范围很广。我在大一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学美术、历史、音乐、哲学等专业的课程,接触了很多东西,我觉得这是找到自己兴趣的机会。直到今天,我还记得哲学系的一个老教授说的话:'知道什么是make a difference吗?想象有两个世界,一个世界中有你,一个世界中没有你,让两者的difference最大,这就是你一生的意义。' "

他在另一篇文章《如何寻找自己的理想?》中更好地诠释了什么是"make a difference":

"我的理想是"最大化我的影响力",也就是希望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世界因为有我而更好。如果两个世界中一个有我一个没有我,那么希望有我的那个世界能够变得更好。这就是我找到生命意义后的感想。有个别同学误以为'影响力'代表的是个人的势力或权力,或要做惊天动地的事请。其实,我所说的'影响力'与势力或权力毫无干系,只要人的一生对这个世界有些许贡献,就对这个世界施加了'影响力'。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每个人都不想虚度此生,如果在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回首往事,心里能够有一种"世界因我而更美好"的欣慰和自豪,人生就具有了足够的"影响力",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

我强烈地发现Make a difference竟然能很好地吻合我的生活哲学,包括我两年以前决定回答的问题"What does 'alive' mean",竟然都源于这个动机。

话说今天早晨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导致我神经兮兮地上了一下校内网(我几乎不去那里玩……)。发现了两封很让我感动的信。我做到了make a difference!

To两位学弟学妹:谢谢你们给我写信,谢谢你们的坦率和真诚,谢谢你们对我的一些举手之劳的肯定。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

未经许可,我擅自公开这两封信的内容,隐去和当事人相关的信息并用**代替:

1.
HELLO~BLACKBEAR~

也许我有些冒昧,但是...怎么述说呢,我曾经有幸在GO TO
PKU上拜读过大作:致师弟师妹的一封信,虽然偶不是学长的嫡系师妹,但是当时的感触和震撼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然后...就整整被激励和感动了3
年.3年,不长,白驹过隙,稍纵即逝,但是也不算短,足以改变很多亦或是执信很多了...

ANYWAY,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但却很高兴有机会能把这种感受告诉你,我最尊敬的学长之一.

呵呵~;P~

2.
徐岸汀学长您好,我是**大学今年的新生,也是您执信的学弟.我想说的是,是您拯救了我.谢谢您!

或许您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但我永远不会忘记今年1月份您在执信周萍老师(Andy注:周萍同学也曾是我的班主任,是个nice teacher)班的那次精彩的演讲.这也是我能够来**的契机.

在高中期间,我的成绩一直不理想,主要是我不知道努力学习的动力,在高三上学期的期末考,我的成绩在理科班排**名,几乎垫底,连二本线都上不了.我当时几乎绝望,没有努力的动力,上重点大学几乎是一个泡沫.

但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您给我的指导"高中什么时候努力都不会晚",这句话由您这个往届状元王说出,无非是一剂强心针.从此我照着您说的做,所有学科都准备了错题本,英语拼命背NCE4

我记得您演讲的时候是离高考还有121天,在这仅仅121天中我用尽我所有的努力,提高自己。

事实证明您说的是正确的,在短短的121天中,我由原来一个连二本学校都难考上的学生一下子考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尽管是擦着分数线
去的)。这不可不说是一个奇迹。我难以想象,如果当时没有遇上您和周老师,没有聆听您的那番开导,我如今的境遇难以想象。真的,是您拯救了我,我无以为报
仅仅是在这向您道声谢,并会把您的好方法告诉我的学弟学妹。

还有,通过您的方法收益的人不止我一个,我们那个班有很多人用了您说的方法,取得了进步,也进入了心仪的学校,我们都说您是我们的救世主。

谢谢您,徐岸汀学长。

2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过时新闻一则

Posted 2007/11/10 By Andy

发信人: ArmSlave (无能的力量), 信区: LifeScience
标  题: 北大IGEM队勇夺最高大奖,中国结飘扬MIT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7年11月05日04:42:41 星期一) , 站内信件

美国波士顿麻省理工大学当地时间下午一点,国际基因工程机械大赛裁判长德鲁安迪宣布北大IGEM队获得大赛的最高奖项,grand prize。大家欢呼雀跃,从MIT教授汤姆奈特手里接过了象征大奖的biobrick金属雕塑。先前北大队已然获得information processing小组的最高奖项,显示了强大的实力。

此次大赛有来自全世界众多顶级学校50多只队伍,由李方廷老师领队的北大在11月3日的初赛中脱颖而出,与中科大,berkeley,ucsf,slovenjia,paris五只队伍争夺最高奖项。11月4日北大队不负众望,得到了比赛大奖。biocbrick金属雕塑将在当地时间11月6日运送回国,北京大学的名字将永远镌刻在biobrick上!

大家记住所有参赛队员的名字:杨一帆,娄春波,刘曦励,徐岸汀,屈铭志,路丹,余涛,陈代卓,蒋灵莉,倪鸣,陈崇毅,郑勤思,马海粟,王铭聪,刘婷,刘畅,马韬,任哲。还有先前参与工作的陈晓悦,李拓与刘辉。感谢理论生物中心欧阳颀老师,李方廷老师,来鲁华老师,生科院的王忆平老师的悉心指导!我们是冠军!

路边社记者马韬报道

2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经过大学三年半的学习

Posted 2007/03/07 By Andy

从化学到生物, 今天终于知道自己的学习态度有多不端正了.

反思一下, 大学三年半的熏陶并没有为我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和做计划的习惯. 因此难怪成绩越来越差.
无论是自己感兴趣的课, 还是不感兴趣的课, 都越来越没有把握把它们学好. 或者说是我的学习态度释然. 可能不是一个 "懒" 字就能解决的. 用 "懒" 来解释自己的失败本身就是一种偷懒.

望自己在北大的最后的岁月里:

计划决定行动.

专注于生物.

专注于科学.

以上.

2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Re: 关于中医想说的

Posted 2007/01/26 By Andy

微生物没考好, 对不起王老师的几个主要原因: 1. 大规模高强度的跷课; 2. 考前突然发烧, 废掉了三天; 3. 临急抱佛脚的最后一天晚上, 竟然闲着无聊上未名三角地和人讨论中医, orz自己一下...

harsanyi不是和我争辩的主力部队 (当然, 主力们的ID我现在也忘了...), 大概也是属于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 我倒在持续1个多钟头的讨论后 (竟然不复习, 万恶的我...), 幸而遇见这样一位认真于自己的意见的人, 赶忙写了一段总结, 继续抱佛脚. 写完后自己觉得就这样被水淹了实在太亏, 就备份了下来, 准备日后放在space.

下列意见仅供参考, 欢迎讨论^_^

===============小白花花猪分隔线===============

发信人: harsanyi
(
海塞尼), 信区: Triangle
: 关于中医想说的
发信站
: 北大未名站 (2007010523:00:00 星期五), 转信

医改的体制问题还没有什么真正的解决,最近似乎被中医西医之争抢了风头。考试的时候断了网,只有偶尔上BBS,发现无论是triangle还是joke版上每天总是会有相关的贴子,有国粹主义的,也有全盘西医论的。颇有些像上世纪初时思想的大辩论映射到今天。可见五四运动没有解决中国的文化归属问题。

我小的时候是吃过中药的,我父母至少相信。小学初中的时候可能是神经发育的问题,我经常夜里惊起,却仍在梦魇之中。而且那个时候好像是身体不好,大概有点像三国时鲁肃讨荆州时看到刘琦的那个半死不活的样子,直到高中以后才好转起来。父亲其实很疼爱我,就给我弄中药吃。父亲的说法是吃不好也吃不坏。我记得去看中医时,医生说我是什么“思虑过度”。后又去过中医院和中医专家门珍,开的药都差不多。无非是党参什么的,还有一些类似贝壳的东西。我每天都要喝用铝锅熬的药。后来爸爸去外地工作,也就没人再张啰给我吃药了。

这大概是我对中药的一些印象吧。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治好我的体虚,但至少传递了父母对我的关爱,父亲倒处去寻方,母亲就不辞辛劳的给我煎药,我小时候觉得中药就是那个样子,吃不好也吃不坏,而且没有副作用。后来才知道其实是药三分毒。

我家里有一本医书,我小的时候看过。是民国的时候印的,据妈妈说是传下来的,民国的时候因为祖上用这本医书里的方子给很多人治好了病,所以大家捐钱印成了册,分给后代留传。我没事的时候好奇会看一看,那倒是一本真正的线装书,繁体字没有标点,书名我还记得,叫《验方新编》。内容我看不懂,只是觉得很深奥,分许多科,每种病症有许多方子,同一种病方子的内容迥异。我大学再回家就没有再看过那本书,最后看到它是临上大学的暑假。

我对中医的所有印像大概至此,我觉得从医学的角度讲,也许它并不完全科学,但我们对自己的身体又真正有多少了解呢。元旦的时候和学力学的同学聊天,他就说其实现在科学连血液流动的流体力学都没有完全弄清楚。毕竟中医是中华文化几千年的经验集成,有些东西虽然很神秘,但也是神秘的有道理的。只要没有毒害,不妨让它神秘下去。为什么现代人就不能对神秘的东西有一点敬畏呢?

当然许多可以被现代科学证明有害的方剂还是要被禁止的,但要废除中医就像当年批判孔子一样,逞一时之快,但割不断其在民间的传承。这样做也没有用,何必去做它呢。

金矿并不是满山黄金,也是要淘才有的。不容分说把世代累土而成的山峰炸掉,难道就是文明的进步么?

--

一个被绞死的人,如果尸体在绞刑架上不再摇摆,
那么他就处于均衡状态,然而没有人会认为他状态良好。

img<http://img114.pp.sohu.com/images/blog/2006/12/22/0/15/1103b0d18fe.jpg>/img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

===============又见小白花花猪分隔线===============

发信人: antingxu
(YP03
Bio&Chem|赛先生门下走狗), 信区: Triangle
: Re: 关于中医想说的
发信站
: 北大未名站 (2007010523:16:22 星期五), 转信

赞认真的态度.
那我也总结一下吧, 然后真的要继续复习了TT

首先, 再强调一下, 中医不是科学. 但是呢, "科学"不是褒义词, "不是科学"不是贬义词, 只有"伪科学"才是贬义词. 所以我的态度是, 大大方方地承认中医不是科学就好了, 就没啥好争的了. 如果想论证它"是科学", 就一定要在科学的框架中论证, 不然一个不小心论证错了, 扣上了一顶"伪科学"的帽子还是得不偿失的.

其次, 作为立志做一名科研工作者的人来说, 我是很希望看到中医, 特别是针灸的神秘面纱被现代科学揭开的. 血液循环的流体力学搞不清楚太正常了, 这么复杂的体系, 一瀑布的流动恐怕还搞不清楚呢, 何况长达数千米的血管里的液体? 但是不是所有搞不清楚的东西都是有资格说"神秘", 流体力学的问题, 力学家们大多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只是现在还没走到罢了, 算不上"神秘". 但针灸真的是很神秘的, 因为一来它似乎真的有效: 虽然它没有被实验证实有效, 但欺骗全世界那么多人看上去不太容易; 二来它似乎目前无法解释: 这种无法解释, 是说我们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解释, 不像流体力学那样, 模型不够精致, 数学不够强大, 等等, 而是我们根本不知道, 针灸究竟是啥. 所以我觉得, 学医学和学生物的人里面, 应该要有人有志于做这些事情, 即想办法弄清楚针灸究竟是什么. 这种舆论导向才是有利于中医成长的.

最后, 我觉得去神秘化是必须的, 而且是无法避免的. 它来源于人类的天性. 况且, 不去神秘化, 就不断地有人拿这个骗人, 害人, 这样一来恐怕受害者不减反增. 我的这种"去神秘化"的信心, 是了解现代科学进展后产生的. 比如, 你觉得"生命"神秘吗? 生命和非生命是不是显然有着明显的区别的呢? 那我想告诉你, 我想申请读Ph.D.Lab (上帝保佑他给我OFFER~~) 正在做的事情, 就是用基本的核酸, 脂类, 蛋白质等分子, 合成一个能自我复制的细胞. 美国加欧洲, 做这件事情的人不少, NIH也说这件事情是所谓未来十年中最重要的二十五个生物课题: 合成一个细胞 (具体数字我记不清了, 可能是未来25年中最重要的10个课题...-_-b).

我不能告诉你去神秘化的冲动给人类究竟带来幸福还是灾难, 但是科学家们有极大的热情去破译什么是生命, 什么是"活的", 以及所有和生命相关的事情. 留一点神秘感不是不好, 而是我们不允许^_^

--
Nothing in biology makes sense except in
the light of evolution.
----Theodosius Dobzhansky (1973)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
·

2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罗马...

Posted 2006/10/21 By Andy

三个月前第一次找到了关于Artificial cell的综述 (Luisi PL 2006 Naturwissenschaften), 从此勾起了对追逐这个big question的切实的向往. 八月底保研的取舍也是因为它, 王忆平那里的实验也是朝着它, 看aptamers也尽量往它那里靠. 这的确是一个迷人的领域, 而我现在仍不知道自己是否属于它.

傻傻地就给Prof. Luisi发了一封邮件, 大抵就是给王忆平的信的翻译版. 自己什么也不懂, 字里行间透着门外汉的热情. 老教授倒是很nice, 还在度假中就回了邮件给我, 虽然待我send了简历过去以后就杳无音信了, 不过还是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可前几天这一封偶然的邮件却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收获. Luisi的一句dear Andy... 勾起了我对罗马的向往. 但人就是贱, 就像空气中的分子, 撞狠了你觉得热, 不够狠又觉得冷. 套辞也是一样. Luisi令我意外的热情让我增添了对未知的未来的恐惧.

我相信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容易进入我梦想中领域的机会. 但这个起点是否足够高, 以至于我不会落后呢? 我不知道. 意大利的科研水平我实在不敢恭维, 一个快退休的老教授还能有多少学术激情和精力? 唯一确定的是, 他的推荐信大抵比较管用...

人啊, 就是贱.

3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