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航 Archive

目测下一次写博客至少是两年以后……

五年前准备读PhD时,我在未名BBS回过一封邮件,和一个陌生的师妹谈人生谈理想。五年后我准备PhD毕业时,又有一个机会,和一个(目前)陌生的师妹谈人生谈理想了。在加上最近各种转行转方向,和五年前一模一样,不得不感慨人生的轨迹总是圆的(头两次感慨见)。征得当事人同意,现把相关邮件转贴如下,以后如果还有人问我类似的问题的话就方便了~

6/12/13于Berkeley

 

小师妹的问题:

对于科研,简单的说我有一辈子搞科研的心,却缺少一辈子搞科研的勇气,或者说曾经有的但是渐渐被社会啊现实啊名利啊洗脑了。其实我成长在一个科研氛围很浓厚的家庭,爷爷是院士,父母也是多年在海外留学,我是被爷爷带大的我也一直很向往爷爷这样的与科研为伴以科研为乐的生活,甚至我没有考虑过自然科学以外的行业,学生物也是爷爷支持的。但是当我进入大学,尤其是即将进入毕业季周围络绎不绝的声音就是工作啊前景啊...我其实一直觉得出国去接受高等的教育学习先进的技术是搞科研的必经之路,也是一条很光明的道路,但是每当想亲戚朋友谈起生物,他们第一反应无一例外的是“找不到工作”,论坛上无数的生物人甚至称之为“火坑”,希望我这样说没有冒犯到你。尽管我的内心是向往科研事业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得不去考虑一些很现实的问题,我就问自己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如果我在一个project上一直做不出“结果”,到底我会不会快乐,会不会也想那些人一样想跳出“火坑”...to be honest,I am not sure...我跟家里说过我的想法,爸爸给我很大的鼓励,教我不要被“社会”洗脑,喜欢什么就坚持去做吧,你和别人不一样。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哭...有时候怪自己为什么不够坚持。

做药的这个情况我是明白的,其实最初对药感兴趣是因为University of Kentucky的药学院院长的讲座,他既是PhD也是Pharm.D,他在的研究工作在lab和patient之间,用他的话说就是“from the bench to the bedside”,他说他非常enjoy这种interaction因为他能够“see the fruit of my research”。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I really want to see the fruit of my research。这个fruit并不一定是要上市的药物,至少是有可以看到的outcome,而不是在各种文献的结尾的potential blahblah...所以我选择BME,希望能为medical做出比较“实惠”的贡献。另外,除了nanomedicine我对lab-on-chip这类的研究也蛮感兴趣,因为我相信这种新型的治疗手段总有一天是会被应用到临床当中的。

可能我对科研的理解还很不成熟,对于科研工作也没有清晰的概念。其实我准备这个暑假去美国做campus visit,去感受下美国大学的氛围如果有机会的话去感受下实验室的氛围,不知道我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合适,能给我些建议吗?

 

我的回答:

你的问题大概可以分成这几点:1)要不要做科研;2)做什么类型的科研;3)你现在能干什么。

第一点非常复杂,我们等会儿再说。给定你想做科研的话,关于第二点,听上去你比较想做产品导向型的研发(development),而不是知识导向型的研究(discovery)。工学院和医学院应该是你需要考虑的首要目标。遗憾的是这两个学院都非常难申请(工学院相对简单一点)。如果硬要二选一的话,就选工学院吧。

关于第三点,我不清楚你如何联系上美国campus visit的,比如鄙校暑假已经过了一个月了,现在申请已经晚了。如果你有关系能让你进到好实验室呆一个暑假,当然是个非常好的机会,不要错过。

=============

好了我们回过头来说第一点,如何判断你要不要做科研。我们可以认为,如果你:1)想做科研,2)适合做科研,3)能用科研养活自己,那么你就应该去做科研。

(一)你想不想做科研

听上去你对科研是有兴趣的。首先你有很好的家庭环境,你现在也有一直在做科研,所以你大概是清楚科研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其次从你爸爸对你的鼓励来看,你对科研的兴趣是比较实在的,以致能得到你爸爸的支持。

从根本上说,我认为对科研的兴趣首先来自对研究目标的热情(对研究目标的好奇心、解决问题的紧迫感等)。如果没有这样的研究目标,那么对知识的好奇心和学新东西的热情算是做科研的必要非充分条件。这方面你应该没问题。

所以,如果你能找到让你有热情的课题,无论是好奇心驱使,使命感使然,还是只是单纯地认为这个题目“很重要”,你都解决了“想不想”的问题。

(二)你适不适合做科研

我认为你的起点其实挺不错的。我自己是在大二以前不知道什么叫做research,更不知道一般的科学家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你的起点比我高。这是个加分项。

你担心自己没有耐心和毅力等做出结果。不过耐心和毅力,与其说是做科研的必备条件,不如说是做成一切事情的必备条件。如果你没有的话,除了克服,没别的办法。

但是,你所说的“一直出不了结果”,这种情况更像是个逻辑上的argument而不是实际发生的事情。在实际科研中,“一直出不了结果”很常见,但是你总会有新的信息来让你持续地去做problem shooting。我觉得只要对研究对象有热情,持续地做problem shooting是毫无压力的事情。换句话来说,如果你对“一直不出结果”感到无法忍耐,更大的可能性是因为你对研究对象无爱~~这个时候需要检讨的往往是你对科研的兴趣(回到第一点),而不是质疑你做科研的能力。

做科研还有很多必备的条件,我就不一一列举了,你可以多和你爷爷聊,他应该更有洞见。话说回来,很多条件是你非要亲自去尝试,才能知道你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的。不妨跟你说,我从大学到现在做了8年科研,也就是最近才承认自己能力上有欠缺,做不出院士级别的工作(拼不过你爷爷他老人家,这样……)。但是这种对自己的认识,不真正去做科研,是很难了解到的。

(三)能不能用科研养活自己

你提到从同龄人和前辈们的反馈中你得到的大多是负面消息,让你对自己的兴趣能不能养活自己有所怀疑。这是在说科研(读PhD)的出路问题。而出路问题,可以理解为科研(读PhD)的退出成本很高——如果你读完PhD,发现自己不想做科研,那么你这几年的训练基本是白费了,因为这些训练不足以让你胜任任何一个超出本科毕业生要求而又非你本行的工作。你也不用安慰自己说读PhD可以学很多别的东西。你在任何一个岗位上认真工作五年都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关键是学到的这些东西对你找别的工作没用。对待出路问题,首先要很坚强地认识到这个问题是无解的,你不可能降低PhD的退出成本。PhD的性质决定了它的高退出成本。

一旦你明白了“PhD=出路难=退出成本高”这个等式,下面就是一个思维上的小技巧了:你为什么要考虑退出成本呢?你的朋友学长前辈们反复告诉你说,学生物出路难(=退出成本高),为什么他们那么想退出呢?

原因很简单,他们不想做科研了。

这样我们又回到第一点了。如果你想做科研,一直想做科研,那么出路问题对你来说就是个伪问题。只有当你不想做科研的时候,你积累的科研训练才突然间成为了沉没成本。

如果你有过经济学训练的话,现在你可能能意识到,PhD的出路问题,本质上可以转化为一个风险和收益的问题。收益是,如果你一直想做科研,那么读PhD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回报。风险是,万一你以后改变主意不想继续做科研了,那么PhD的训练基本就没用了。所以说,读PhD是个有风险的选择,其风险大小决定于你有多确定你想一直做科研。那么降低风险的办法也变得很唯一了:要不就别读PhD,要不就等你很确定你想做科研了,再读PhD。

话又说回来,其实人生不是一个百米冲刺,从起跑开始就一步都不能错。如果你也是“人生该走走看看”的信徒的话,你大可以在现阶段很想做科研,想的不得了,读了PhD五年以后又改变主意想试试别的。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现在在准备McKinsey面试,基本上就是和本科毕业生竞争。没错,如果我早就想进McKinsey的话,我就是应该在本科毕业的时候直接进去,读PhD几乎没帮助。但是,这五年来我过得也挺开心的,做科研也做得很有乐趣,我也对自己做出来的成果还算自豪,那么就把这五年当作沉没成本又如何呢?我现在也没满30岁嘛,一点时间的代价还是付得起的。

(四)总结

读到这里你应该能明白到,第二点(适不适合)和第三点(能不能养活自己)都是伪问题。首先,第二点(适不适合)除了问人(比如你爷爷)以外,你在现阶段无法判断。其次,第三点(能不能养活自己)只有在你PhD毕业不打算继续做科研的时候才有意义。那么,这两点你基本上现阶段没办法回答。所以,用奥卡姆剃刀法则的话,你现在只需要考虑想不想做科研即可,考虑自己喜欢做什么即可,不需考虑适合不适合,或者做科研的出路如何。

看吧,这和你爸爸给你的建议殊途同归。这是思维的力量:-)

作为结尾,“怎么才能确实地判断自己想不想做科研”这个问题,我想再补充和强调一下答案:多看、多聊、多想。多看文献找兴趣,多和别人聊天求帮助,多想自己的内在动力,反省自己的强项和弱项,思考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生活。

然后,如果答案是想未来五年尝试认真做科研的话,就去做吧。至于五年以后,谁知道地球还在不在呢,管它作甚~

EOF

10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谏垣与政府之水火(转载)

Posted 2010/11/27 By antingxu

Anting:转一篇刚读到的文字,也为表达此博客还活着。

丁、谏垣与政府之水火

现在再讲到宋代的监察官:其先在汉代,监察权由副宰相御史大夫来行使。当时御史大夫的监察范围,外面是中央地方内外百官,内面是王室和宫廷,全属御史大夫 监察权所及。御史中丞是一个副御史大夫,这是专门监察王室和宫廷的,也可说是监察皇帝的。另一御史丞,则监察政府,不论中央地方都在内。故就职权分配言, 御史大夫是宰相的耳目或副手。宰相发命令,副宰相则帮他监察。那时宫廷和朝廷,既是一体受宰相之节制,自然监察权也要内及宫廷了。后来御史退出皇宫,单独 成为御史台,其职权便只限于监察政府,而没有监察皇帝和宫廷的权。但政府官职中,还是由监察皇帝的,这叫做谏官。谏官也远自汉代便有,如谏议大夫之属,在 汉属光禄勋。就其官职名义,便是专叫他追随皇帝,在皇帝近旁,专来谏诤和讽议皇帝的言行。光禄勋乃九卿之一,隶属于宰相,则谏议大夫当然是宰相的下属。及 到唐代,此种谏官,都属于门下省,和前面讲过掌封驳的给事中同属一机关,如谏议大夫、拾遗、补阙之类都是。大诗人杜甫就做过拾遗。这些官,阶位并不高,亦 无大权,但很受政府尊重。大抵是挑选年轻后进,有学问,有气节,而政治资历并不深的人充任。他们官虽小,却可向皇帝讲话。“拾遗”如东西掉了重新捡起,这 是指皇帝遗忘了什么,他可以提醒他。“补阙”是指皇帝有了什么过失、要替他弥补。此外还有司谏、正言等,总之正名定义,他们都是专向皇帝谏诤过失的。唐 制,皇帝朝见文武百官后,通常没有特殊事情,很快就散朝。散朝后,皇帝另和宰相从容讨论,这时候旁人不得参加,而门下省的谏官们独在例外,他们常得随从宰 相参加列席。这因宰相有时有不便同皇帝直接讲的话,却可让这些小官口里讲。皇帝若生气,也无法直接对宰相。他们讲的对,固然好,讲错了,也无妨大体。因为他们的名义就是谏官,本来要他们开口讲话。他们人微言轻,阶位不高,讲差话也自可愿。所谓言者无罪,听者足 戒。有他们随从在宰相身旁,宰相可免同皇帝直接冲突,而宰相要讲的话,却由他们口里讲了,这是政治上的一种技术问题。这些技术,当然也由于一种理想之需要而生。所谓理想需要者,便是君权相权间之调节。这一关系如下:

皇帝——>宰相——>谏官——>皇帝

皇帝用宰相,宰相用谏官,谏官的职责是专门谏诤皇帝的过失。这和御史大夫不同。御史大夫是监察政府百官的,谏官不监察政府,他只纠绳皇帝。如是,若把谏官 也看作是监察官,则中国历史上之监察官,应分台谏两种。台是指的御史台。唐代的台官,虽说是天子的耳目,而唐代的谏官,则是宰相的唇舌。御史监察权在唐代 已离相权而独立,但谏诤权则仍在宰相之手。这一制度,到宋代又变了。谏官本隶属于门下省,而宋代则谏垣独立,并无长官。换言之,这些谏官,现在是不直接属 于宰相了。而且宋制,谏官不准由宰相任用,于是台官谏官同为须由皇帝亲擢了。本来谏官之设,用意在纠绳天子,并不是用来纠绳宰相,对皇帝才称谏,而且谏官 也明明是宰相的属官。现在谏官脱离了门下省,就变成了秃头的,独立的,不隶属于宰相了。而又是由皇帝所亲擢,不得用宰相所荐举,于是谏官遂转成并不为纠绳 天子,反来纠绳宰相。于是御垣遂形成与政府对立之形势。谏官本是以言为值,无论什么事什么地方他都可以讲话,不讲话就是不尽职,讲错话转是不要紧。而且这 些谏官阶位低,权柄小,只是些清望之官。本来就挑选年轻有学问有名望有识见有胆量能开口的才任为谏官。他们讲话讲错了,当然要免职,可是免了职,声望反更 高,反而更有升迁的机会。所以宰相说东,他们便说西,宰相说西,他们又说东。总是不附和,总爱对政府表示异见。否则怎叫谏官,怎算尽职呢?这一来,却替政 府设立了一个只发空论不负实责的反对机关。他们尽爱发表反对政府的言论,而且漫无统纪,只要是谏官,人人可以单独发表意见。政府却不能老不理他们的意见。 这一风气,是从宋代始,这也算是清议。清议总是政府的对头。清议固然未必全不好,但政府总是有擎肘。谏官台官渐渐变成不分。台官监察的对象是政府,谏官诤 议的对象还是政府,而把皇帝放在一旁,变成没人管。做宰相的既要对付皇帝,又要对付台谏,又如何得施展?

但上面所述,多半还是些人事,而非属于制度。若论制度,宋代大体都沿袭着唐旧。只因宋初太祖太宗不知大体,立意把相权拿归自己,换言之,这是小兵不放心大 臣,这也罢了。他们种种措施,自始就不断有人反对。但因宋初承袭五代积弊,社会读书人少,学术中衰,反对的也只晓得唐制不如此而已,并未能通览大局,来为 有宋一代定制创法。后来皇帝读了书,懂得历史,懂得政治,社会读书人多了,学术中兴,直到仁英神三朝,才想把以前祖宗积弊,加以改革,但积势已成,急切反 不过来。范仲淹失败在前,王安石失败在后。宋神宗一意信任王安石,要他来变法,然而谏官与宰相互相对垒,互相水火。而当时的谏官,又不像现代西方的所谓反 对党。谏官是分散的,孤立的。他们的立场,好像是专在主持公议,并非为反对政府。在道义的立场上,比近代西方的反对党更有力。宰相不听他们的话,他们就求 去,去了名更大。另一人上来,还是依照前一人的主张,继续反对。政府又不能不要这些官。这一制度,这一风气,实在是难对付,结果便只有宰相求去。王荆公新 政失败,谏垣的不合作,自然是一原因。皇帝尽管信任宰相,也无法扭转这局面。连皇帝加上宰相,依然无办法,这是宋代制度特有的弱症。只要到后来,谏官锋芒 太凶了,闹得太意气,太无聊了,社会乃及政府中人,都讨厌谏垣,不加重视,不予理会,于是谏官失势,然而权相奸臣又从此出头了。无制度的政府,哪能有好施 为,哪能有好结果。

转自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第三讲:宋代

3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UC Berkeley使用Cal Events Calendar对学校的讲座/展览/演出等进行统一管理。一年前,当我刚得知这个网站并注意到它提供RSS订阅的时候,我自然就想到能否使用Google Calendar订阅其列出的seminars。管理员相当nice的和我研究探讨(同时感谢Wang Junyu的慷慨援助!),终于协力解决了与Google Calendar的兼容性问题。

使用一年后,我感觉仍然错过很多精彩Seminars,同时被很多不感兴趣的seminars spammed……继续琢磨,终于明白了其分类导出events的机理!现在我的Calendar上包括如下Seminars,大大提高了我安排schedule时的效率:

Biochemistry & Molecular Biology Seminars
Bioengineering Seminars
Computational Biology Seminars
Genetics, Genomics & Development Seminars
Structural & Quantitative Biology Seminars

那么,如何寻找并添加你感兴趣的Seminars并加入Google Calendar?比如:Biochemistry & Molecular Biology Seminars的添加地址是:
http://events.berkeley.edu/index.php/ical/sn/mcb/type/future.html?filter=Secondary%20Event%20Type&filtersel=1193

1. 确定发布events的院系/机构(mcb),进入其event page。你可以在这里找到学校所有的events发布单位各自的calendar。
http://events.berkeley.edu/index.php/calendar/sn/mcb.html

2. 进入后在Seminar series(或Envent types)的下拉菜单中选择Division of Biochemistry & Molecular Biology→Go

3. 待页面刷新后,用鼠标右键点击页面左侧任意一个RSS图标,选择“Copy link location"(firefox) 或者 "copy shortcut"(IE)。比如,你点击的是”This month's events"右边的RSS图标,这时候你复制的地址(你可以粘贴到记事本中查看)应为:
http://events.berkeley.edu/index.php/rss/sn/mcb/type/month.html?filter=Secondary%20Event%20Type&filtersel=1193

4. 修改上述红色部分的参数为
http://events.berkeley.edu/index.php/ical/sn/mcb/type/future.html?filter=Secondary%20Event%20Type&filtersel=1193

5. 导入Google Caldendar
settings→ Calendar → Browse interesting calendars → Add by URL→加入上述URL。之后,你可以在Google Calendar中修改这个导入的Calendar的名字(默认为URL本身,很丑……),比如"Biochemistry & Molecular Biology Seminars"。

6. 从此你将不会错过任何被MCB department归类为Biochemistry & Molecular Biology的Seminars了!

PS1:对于本文开头给出的seminars地址,可以直接复制其链接后从Step 5继续。

PS2:Cal Academic Calendar(学校假期等,至2013年)
http://opa.berkeley.edu/AcademicCalendar/ (打开后下载ics格式文件导入Google Calendar)

PS3:如果你很有钻研精神,想弄清楚Events Calendar URL里各参数是什么意思,可以查阅官方帮助how to set the event filters

3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Gmail入门级使用心得

Posted 2009/09/13 By Andy

我决定抽空写一个系列的我的information processing心得,包括如何管理邮箱/网络阅读材料/文献/个人文档等……从最简单的邮箱开始好了。

在Gmail已经被广泛使用的现在写这篇日志有什么价值呢?——因为我时不时的能看到这个或那个邮箱Inbox中有数千封未读邮件的可怜人,时不时的能听到“mailing list太多邮件受不了了”的抱怨,时不时的能碰见因为自己无数个邮箱中其中一个有重要邮箱忘了查而误事的倒霉蛋……写下这篇日志,以后再有人向我抱怨类似的事情,我就可以扔给他/她一个链接了事^o^

PS:我试着搜索一些现有的教程/使用技巧,发现还是自己写比较好……

我的Gmail是这样子的(已经了解如何做的……谢谢你们捧场!):
1. 将Inbox(收件箱)当成我的To-do list——只出现等待我处理的事情;
2. 订阅的期刊、讨论组及其它mailing lists自动从Inbox中消失,不会出现新邮件提醒;
3. 登录Gmail即可收取我所有邮箱(从北大未名BBS站内信到.gov美国政府信箱)邮件,并用原始地址回复。

Anting's Gmail

点击看大图~

如何做到的呢?这些需要使用Gmail的几个功能:Archive、Filter、Accounts and Import。开始之前,确保你的Gmail界面语言是English (US)——中文界面在功能更新方面有所滞后,无法保证使用下面提及的所有功能。

1. 将Inbox作为To-do listRandy Pausch认为这不是个好主意),即将Inbox作为(部分的)To-do list能让你对哪些邮件需要处理一目了然,并且排除那些不该让你烦心的事情。首先,去Settings->Labs那里打开Send&Archive功能。Archive的意思是将这封信从Inbox中移除(在All Mail处仍可见)。然后,规定一个发送邮件Archive的标准,比如我的标准是:“回复后不需要等待对方答复的”。对此类邮件全部点Send&Archive按钮。对于接收到的邮件,只要是“读过一次就可以”的邮件,全部Archive。留在Inbox里的邮件只有待处理(或者在短期内还需反复阅读)的邮件。如上图,我的Inbox中还有五封邮件,其中两封是本周课程作业,两封是实验室事务,还有一封是待回复邮件。是不是很清爽呢~?

2. 避免Regular mail在Inbox中出现。我使用Gmail订阅学术期刊(看Academic处有120封未读,大部分是期刊目录——我暑假有段时间落下了很多,我在考虑删掉还是慢慢消化……),还有无数的mailing list——学校的、私人的……这些大多数属于一些不紧急的资讯,因此我设置了相应的filter和label(搜索框旁边:create filter),特别地,在filter中设置“skip the inbox (archive)”,这样这些regular mail就不会骚扰我啦!

Regular mail的特征有两种,一种是固定出现的发件人(或者mailing list地址),一种是你主动留下的特征收信地址。比如,我订阅的学术期刊,若每一本都设置一个filter就太麻烦了。而Gmail有这样的特性,比如我的地址是antingxu AT Gmail,那么antingxu+academic AT Gmail或者an.ting.xu AT Gmail也被认为是我的邮箱地址,即“+”号后面跟任意字符或者在原有地址中任意加“.“都会被Gmail认为是同样的邮箱。那么,只要我在订阅学术期刊的时候,将邮箱地址填写为anting+academic AT Gmail,就能用统一的filter进行Archive+add label “Academic”的操作了——有些网站不支持“+”这样的邮件地址,这时候就要用“.”地址并且再设一个filter——如果也不支持,那只能额外设一个filter了,但这样也不麻烦对吧?

对了,还可以给不同的label设置不同的颜色哦,让它们在Inbox中显得一目了然~还有,对于我这种强迫症患者来说,label多了以后也影响工作效率——每次有未读邮件我都想点开看,即便知道邮件内容不重要——于是我干脆把很多不需要即时查看的label也隐藏了,图中显示的是展开后的所有labels。

3. 使用一个Gmail帐号收/发别的邮箱邮件。首先,很多邮箱都有自动转发功能,对这些邮箱,直接让它们转发到Gmail,跳到下一步即可。否则(或者,你希望将所有的已有邮件都“搜集”到Gmail中来——这样就可以统一搜索和管理了!),你即需要到“Settings->Accounts and Import->Check mail using POP3”添加你的另一个邮箱。对于将别的Gmail帐号中的邮件导入,有特殊的方法,在此略过,欢迎自行Google。

特别提醒:自动转发一般比POP3收信更快。所以,我推荐的做法是,首先使用POP3收取邮箱中的已有邮件,然后设置自动转发(同时把Gmail中相应POP3设置删除)。

第二步,用Gmail发送别的邮箱地址的邮件(比如我的很帅的.gov邮箱嗯嗯),到“Settings->Accounts and Import->Send mail as”中添加帐号,按提示操作即可。

当这个技巧和Filter结合起来的时候,有一些很强大的事情可以做哦。比如,我对于几乎所有”一次性浏览“网站(论坛/下载网站……)的注册都使用别的邮箱(使用主邮箱的话怕被spam),然后把来自这个邮箱的邮件全部filter+label成”网络“。有人要问了:你用an.ting.xu之类的不也一样么?——马甲,马甲懂么?

文末再附送小tips一个:看上文截图,右下角有个小Gmail logo——这是个叫做Gmail Notifier的firefox插件,帮助我进行新邮件提醒。有了这个插件(由于我使用Zotero管理文献,因此工作时也常开Firefox),加上Google Voice的电话留言→邮件功能,发邮件(及电话留言)联系到我的速度往往比打电话本身更快……

提高工作效率,改善生活质量,从管好你的邮箱开始~~

7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I owe it to others

Posted 2009/05/06 By Andy

无关流水帐:神奇的一天
在和张经纬同学奋战了一个周末以后,一份厚厚的Enzymology期末考卷让我意识到:1. 原来自己的化学是这么的不靠谱;2. 即使是院士,也可以非常不地道……考完试一路骂骂咧咧的吃午饭,为了赶去听David Baker的protein folding prediction,竟然两个人都忘了付款-_-b 激动地走出报告厅,一路唾沫横飞天马行空,回到餐厅把欠款补了,再一路唾沫横飞天马行空地杀回宿舍,海侃到晚上九点。其中我们彼此互喷的一摩尔民科念想就按下不表了,我再一次遇到了这两个古老而有趣的问题是:人为什么有求生欲和人为什么而活着。[我觉得有意思的一个解构是将这两个问题看作毫不相连的问题,而对于前者由于其生物上的普遍性而采取evolutionary approach,对于后者,解读为一个意识特有的问题。]

========严肃的分割线=========

刚刚在校内网上又看到了经纬好同志分享的一篇描写Terry Tao lecture的白描文字。我的第一感觉是:太像莫扎特了。结合今天考试被虐,马上又有种莫名的悲凉:这世界天才这么多,我在这里干什么——想起gift这个词,我环顾四周便能随手数出一二三四五个人来——然而这种悲凉马上被五十步笑百步的自嘲情绪代替,因为我想起了《Good Will Hunting》里面Fields奖得主MIT大教授Lambeau对男主角Will说的这么一段话:

You're right, Will. I can't do that proof and you can. And when it comes to this there are only twenty people in the world that can tell the difference between you and me. But I'm one of them.

因为,似乎强如Terry Tao的神童,我很不幸的还没有遇到呢——我估计我也遇不到,毕竟不是一个级别上的生物。

情绪的进一步平复还是依靠《Good Will Hunting》的另一段台词,即Will和他的死党都在建筑工地上赚钱糊口时,他表示不愿意接受Lambeau给他安排的应用他的数学天赋的工作时的对白(可直接看划线部分):

WILL: What do I want a way outta here for? I want to live here the rest of my life. I want to be your next door neighbor. I want to take out kids to little league together up Foley Field.

CHUCKIE: Look, you're my best friend, so don't take this the wrong way, but in 20 years, if you're livin' next door to me, comin' over watchin' the fuckin' Patriots' games and still workin' construction, I'll fuckin' kill you. And that's not a threat, that's a fact. I'll fuckin' kill you.

WILL: Chuckie, what are you talkin'...

CHUCKIE: Listen, you got somethin' that none of us have.

WILL: Why is it always this? I owe it to myself? What if I don't want to?

CHUCKIE: Fuck you. You owe it to me. Tomorrow I'm gonna wake up and I'll be fifty and I'll still be doin' this. And that's all right 'cause I'm gonna make a run at it. But you, you're sittin' on a winning lottery ticket and you're too much of a pussy to cash it in. And that's bullshit 'cause I'd do anything to have what you got! And so would any of these guys. It'd be a fuckin' insult to us if you're still here in twenty years.

WILL: You don't know that.

CHUCKIE: Let me tell you what I do know. Every day I come by to pick you up, and we go out drinkin' or whatever and we have a few laughs. But you know what the best part of my day is? The ten seconds before I knock on the door 'cause I let myself think I might get there, and you'd be gone. I'd knock on the door and you wouldn't be there. You just left.

CHUCKIE (cont'd): Now, I don't know much. But I know that.

我这才意识到,《Good Will Hunting》是多么好的一部励志电影。我要做的事情,也不过仅仅是去cash in my winning lottery ticket。区别仅仅在于,我没中头奖而已。

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如此解读自己活着和努力是为了什么——‘cause I owe it to others——反而比告诉我,我应该为自己的目的活着,让我更轻松。

4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