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坦的世界 Archive

基于等差数列预测地震

Posted 2008/05/15 By Andy

基于等差数列预测地震的文章也能发表在中国的学术期刊上……中国学术界的悲哀啊……

一开始我还怀疑是不是网友恶搞,在非常严肃地运用了北京大学图书馆电子期刊数据库和Google等方法后,我终于相信所谓《灾害学|Journal of Catastrophology》是一本严肃的中文学术刊物。

接下来我怀疑是不是有《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这篇文章,结果很不幸地,它的确刊登在2006年9月(第三期)上。

所谓用等差数列(或类似的诡异手段)预测了2008年5月12日的四川汶川大地震的文章原文节选:

“总结以上几种预测结果, 可以看出从灾害信息来讲, 2007 年和2008 年的灾害信号比较强, 尤其是2008 年更符合已有地震资料的统计规律, 因此川滇地区下(几) 次可能发生≥617 级地震的年份为2008年。”

精确得令人乍舌,准确得令人震惊,荒谬得令人发指……

查看荒谬文章的完整批驳请猛击这里这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小结目前看到的地震预测消息

Posted 2008/05/12 By Andy

信息来源为北大未名BBS三角地/Triangle版。尽管以下的预测都像模像样,正如三角地上某人所说的,“我每天都预测一下明天会地震”,专业人士们明确指出科学界目前对地震没有办法做到长时期准确预测,这些提前了好几天的估计都是不靠谱的。希望看到这个日志的人也向周围的朋友们多宣传一下科学观念,以免上当受骗和杞人忧天。

顺带说一下,网上预测的今晚北京有余震的消息不知是否靠谱,新浪上有所谓官方澄清,大家姑且听之:-)

(一)武汉业主论坛预测(不知为啥需穿墙访问)

复制本贴地址 点击12784次 回复24个
武汉业主论坛-谓语城
1楼 2008-5-7 13:31:11
我预测2008年5月12日中国将发生地震!!!!
我预测2008年5月12日中国将发生地震,详情看图
我是一名地质工作者,根据我所掌握的资料,也和国外的一些同行进行了交流。我预测,2008年5月12日中国将发生地震,地震的大致位置会在四川和湖北中部,可能整个中国都有震感。但我的预测不能在官方公布,因为没有实际证据,怕引起恐慌。我是武汉人,据我预测,震中应该离武汉不远,希望看到此帖的武汉老乡能及时通知亲友。大家作好防护措施。

(二)百度地震吧

我刚才看见大片地震云
19:15,我在临沂看见大片地震云,不知今明两天哪里要发生6级以上强震。
作者: 222.132.211.* 2008-5-9 19:54   回复此发言

(三)四川省人民政府“误传”澄清

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成功平息地震误传事件
2008年05月09日
【浏览字号:大 中 小】 来源:省地震局
5月3日晚8时,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接到群众咨询电话,求证 “马尔康县梭磨乡马塘村将要发生大地震,村干部劝村民搬到户外居住”的传言是否属实。接到咨询电话后,阿坝州防震减灾局立即要求马尔康县防震减灾局采取措施,查找谣传来源,进行辟谣,做好宣传解释工作,防止谣传进一步扩大。接到情况通报后,马尔康县防震减灾局立即联系事发地梭磨乡人民政府,通报相关情况。乡人民政府迅速着手查找谣传来源,经查,此次谣传的发生是由于马尔康县在传达全省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时,村干部将“地质灾害”误听为“地震灾害”而造成。

在阿坝州防震减灾局及时进行情况说明和乡、村干部的主动解释下,解除了村民的恐慌情绪,当地生产生活秩序快速恢复了正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校内网通知】

来自:校内网管理员 2008-04-25 09:55

你的日志'有很多人对学生的游行说三道四(转载)' 对本站的运营安全带来影响,已被删除,非常抱歉:(
标题:有很多人对学生的游行说三道四(转载)
日期:2008-04-25 00:31:09.0
正 文:

有很多人对学生的游行说三道四

本文转自:Yin Zhangqi's Blog

其实最好的回应是:行动者总会出错的,而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口头君子是从来不出错的。可历史是由前者写就的,由前者推动的,后者只能在文章中批评或者羡慕前者。没有错误何来进步?今日反对家乐福的游行集会,比起3年前反日游行,中国学生的表现进步了很多。我相信,这其中有很多学生参加过两次的游行,他们的成长和进步,我们都能看得到。

我今天参加了安娜堡华人的集会示威活动,感觉像是一个大的party。气氛很热烈,情绪也很激昂。我相信游行的人都有类似的感受。游行集会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意见。自我约束,不要让激昂的情绪失控,让游行一直在和平中进行,才能更好的让别人接受自己的意见。据我了解,国内的反对家乐福游行和集会基本也是和平和克制的。局部地方有些过激的行为,但是很快就受到大家的谴责,并得到纠正。

至于有人批评说抵制家乐福不理智,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等等,这很正常。不愿意抵制的就不抵制,希望抵制的就自发抵制。抵制从来都是某种情绪的发泄,从来不可用理智来品评。关键是,我们觉得自己吃亏了,要找回场子,家乐福就是出气的对象。不能因为不赞成抵制,就骂那些抵制家乐福的人脑残,被政府利用,幼稚。有时候,正是这些一时意气,走到前台的行动派推动了历史的大发展。中国需要冷静思考厉害关系的人,也需要这些跟着感觉走的怒发冲冠之辈。其实我相信,今天有很多走上街头的学生,是经过冷静思考之后的行动派。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怒火始终在理智的控制之下。可惜,很多职业批评家们对此选择性失明。

14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标题党一下。ArmSlave同学这回的文风真是温馨啊……想找原文的(想判断是不是他写的-_-b),可惜瞬间被和谐掉了……
本文连接:
http://bbs.pku.edu.cn/bbs/t.php?Neverland/M.1208517158.A/7417/0/0

发信人: KMZ (枯木子|张志超|习惯), 信区: Neverland
标 题: 所谓请喝茶(转载)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8年04月18日19:12:38 星期五), 转信

【 以下文字转载自 Triangle 讨论区 】
【 原文由 ArmSlave 所发表 】

作为51反ZANGDU北京高校联合群的参与人之一,我和我们的群主等人今天晚上一起去北京联合大学见一个51活动的北京海淀区的总负责人,商讨一下关于51活动的细节问题……

到了KFC,我们一共8个人……我们开始很开心地在讨论,总负责人说,还会有人来,一起讨论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两个约40多岁的男人,我当时心里很佩服负责人,连这样的人都召集到了,可是,他们走过来,说,我们是北京公安局的,想和你们聊聊……

当时大家的表情都僵硬了,一时无语。

后来负责人笑着说,我们也想着要去找你们审批呢……

两个公安叔叔就坐下来了……

他说,这个,我知道你们打算有一个活动,我就过来和你们交流交流意见。我们当时还天真地觉得也许我们可以得到官方的支持,于是我们就交流了我们的意见。然后他们开始说话,我们才明白,我们真的是太天真了。他们举了当年中关村海龙的反对日货活动,当初他们的目的也特别简单,就是去了,拉个横幅,但是没有想到后来发生了种种事件,包括砸店,烧车,导致发起者怎么也控制不了……所以,我们这个活动会带来的后果,我们无法预料,就算出现了,也无法控制……我们面对面看着,没有说话。

他们接着说,我们有爱国心是好的,但是,我们不能影响社会的正常秩序,我们不能影响交通……我们说,那你支持我们的行动,不过是担心我们的活动的后果么?

他笑了笑说,我们不支持你们的活动……我们爱国可以有很多种表达方式,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方式呢

他们说,这种集会活动会影响到正常的社会治安,我们说,那开奥运会也会影响到正常的社会治安啊,我们学校里的一条路都已经被横上了,他说,你怎么这么说呢,这个是政府举办的活动,出了后果,政府会负责,你们这个是个人举办的活动,出了事情,谁负责呢?

我们就问,那正常的集会活动都有什么流程啊,他说,要有预案、有案底、有负责人,一套一套的流程,你们这个活动都不能和学校举办的活动比。

突然我们群主说,我能看看你们的证件么?对方的一个人笑着从兜里掏了证件出来,是竖着打开的,墨绿色封皮(颜色可能记不太清了),表面上的字是凹进去的,没有任何颜色,所以我看不太清楚,里面有照片还有一些其他的字样……我们群主笑着还给了他们。我看了看群主的表情,应该是真的。

然后我们又谈论起来。反正说来说去,就是不允许我们办这样的活动,我们呢,想斡旋,却是斡旋不了……我们说,我们一不影响家乐福营业,二不针对家乐福和法国,我们只是针对一切反对奥运的国家,让我们周围的人知道真相……但是,我们的言语好象没有什么作用。

公安叔叔还说,本来有205个国家要来,我们出现了什么事情,那可以被他们拿来利用,那就成为他们运动不来参加比赛的借口……我们只希望能好好的举办活动,之前不要出什么事情……

说到穿反ZANGDU衣服的问题,他说不能穿,我说,那我就随便平时穿着在学校里溜达都不可以?他说,那你们学校的老师会找你的……另一个女生说,我们穿什么衣服都要管呀,他说,你穿这个衣服没有问题啊,关键是你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啊,你会影响到你周围的人啊,这个影响你能负责么?我们说,我们穿的衣服上也没有什么啊,就是支持奥运,反对分裂啊,这个也不可以么?这个有问题么……他们笑了,你们穿这种衣服有目的吧,这个目的就和平时的穿衣服不一样吧,我们何必那么掩耳盗铃呢……我们都笑了,没有再说……

我们好奇地说,那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呀?他们说,网络上有你们的宣传吧……我们说,那我们聊天的内容你们都能看到?他说,你们聊一些特殊的话题我们要知道呀,不然恐怖分子怎么抓呀……当然啦,他笑笑说,不侵犯你们的隐私。旁边的我们群的人说,对啊,现在的网络技术特别发达,做个网络拦截,什么都可以看到……他们笑着,没有说什么。

关于清华原来打算发放衣服的事情,从我们的一些谈话中可以感觉出来,也是他们去平息下来的。

--
寸止,击中收力和不击头规则永远无法成为格斗规则主流
只要空手道竞技还存在这个规则我依然对之嗤之以鼻
即使我做了空手道助教我还是要说
※ 来源:·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FROM: 162.105.250.63]
--
※ 转载:·北大未名站 bbs.pku.edu.cn·[FROM: 162.105.71.25]

4 Comments so far. Join the Conversation

我似乎已经在blog上转载了很多文章了。为什么喜欢转载呢?可能是一种搜集collection的心态。更有可能的是,转载的文章说出了我认同或者我想说、但是没办法表达得那么精当和深刻的观点。

===========非原创的分割线===========

转自:一五一十部落

by 沈宇哲,2008-04-06 00:24

南方都市报反华?舍本逐末的民粹滥觞

长平是汉奸、南方都市报是中国版CNN。乍听之下不免会奇怪,怎么好端端地反击西方媒体扭曲西藏事件的民间行动扯上了南方都市报?原来,4月3日, 《南都周刊》副总编辑长平发表了一篇文章《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正是这篇呼吁我国政府摒弃新闻封锁,以开放的胸怀保障信息的自由流通,粉碎外媒恶 意中伤式的资讯传播。但就是这样的一家之言竟然被扣上了“汉奸”、“走狗”等久违了的民粹流毒,更有甚者,居然倡议起“查封报社”,严惩里通外国的中国媒 体。这种几近歇斯底里地反扑给予外界的印象莫过于文革又回来了,那个靠着争相攀比谁更誓死保卫毛主席的年代又来了。

关于西 藏,自从314之后,官方和民间的评论铺天盖地,有旗帜鲜明痛批藏独分子的;有反感北京大动作平暴的;有狂热爱国的;有理性思辨的,不一而足。唯独当外媒 从拉萨被“请”出去后,事情开始发生变化了,一下子中国内政变成西方妄图颠覆红色政权了,依据着达兰萨拉和亲近达赖的境外团体的提供的信息来源,秉持既定 的仇共传统,拉高了西藏事件在奥运年的政治分量,并有机地与抵制奥运联系起来。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注意过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事后 反驳德新社记者的这句话:“我们打个比方,如果有一个人他饿了,没有钱去买吃的,他就能去偷,去抢,去抢银行吗?这是一种强盗的逻辑。”人们在追捧这位发 言人有骨气地维护了中国尊严的时候,全都忘了到底德新社记者问了什么:“我是德新社记者,现在我们只能从一些流亡藏人那里获取有关信息,我们也不想这么 做,但因为我们没法从中国有关部门获得更多的信息,我们也希望向当地政府核实有关信息以进行客观报道,但这很难。”通过还原对话前后经过,我突然发现我国 的发言人是如此的无耻和无聊,他不对任何关于体制内习惯性封锁新闻的动作导致新闻报道失真表示哪怕一丝的歉意,还反过来指责外媒为什么不相信CCTV、人 民日报、新华社等中国官方的宣传报道,非要去抢劫、变造、歪曲、误读。

长平文中的一句“在Youtube这样的著名网站上火 热播放。假如这些网络媒体都受到限制,那么揭发进程就会遇到很多困难。”是什么意思?中国的网民开始了艰苦卓绝的突围:一面突破中国政府的信息封锁,一面 则抨击西方媒体放弃专业道德的肆意抹黑。面对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波,当局的手段依然是先封锁消息再说,于是乎youtube率先阵亡。就在外人质疑中国政府 心中若无鬼,为何封锁网络的时候,民间情绪选择站在同仇敌忾的高度“谅解”政府的行为,一致对外才是挽回民族自尊的正途。

谁 都明白,新闻无国界只是一句虚幻的口号,他后面的“媒体有国籍”才是如今中西媒体尖锐对立的根源,或者说就是因为无知。这种无知既存在西方对红色中国的偏 见,这其中更多的是对中国共产党的歧见;也出现了多数中国人对本国官方媒体公信力完全破产的无知。前者论述太多,无须赘言,至于后者,早前一场“做人不能 太CCTV”的民间抗拒假新闻的高潮似乎掀起过一阵对宣传喉舌的反思,但殊不知,这种近乎恶搞的反思根本没有触及中国特有的新闻管制体系对国家形象的巨大 危害。

曾几何时,胡绩伟与胡乔木之间有关《人民日报》是党性高于人民性,还是人民性重于党性的理论争执,随着胡绩伟卸任人民 日报社长一职后大致底定,党报跟党走是不可动摇的铁律。也因为在中国,为人民发声的媒体从来都没有好下场的血泪史促使任何一个境外新闻人都自动接受中国媒 体是党的一部分,他们永远为官方辩护的天然逻辑。所以,外媒被“逐”出境后,反感北京官方propaganda的西方记者只能瞎子摸象式报道西藏发生的一 切。这么说不是为CNN等媒体的扭曲报道找寻脱罪的借口,而是对有着光荣的拒不反省前科的中国政府和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浇盆冷水。

前 不久《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接受香港《亚洲周刊》专访时独家爆料了一段内幕:“中共十七大,当局原先对境外媒体卡得很紧,总是忧虑这些媒体偏爱那些对中国 的负面报道。后来官方放开了一下,觉得效果不错。中南海主管意识形态和媒体的领导人最近总结说:「没想到境外媒体写我们的东西,说了那么多好话,那么客 观,达到了我们自己要说却达不到的效果,今后要继续开放。」”杜导正的这段话,相信不会有人怀疑他的真实性,只是对照起西藏事件中驱赶记者的场景与中南海 领导人的总结居然如此南辕北辙所折射出的讽刺太过强烈。连向来保守的意识形态领导人都能感觉到开放后的外媒是能够做到公正、客观报道中国的,为什么偏偏在 西藏事件上自打耳光呢?

所以回到长平的文章,我们不难发现,他只是发出了一个中国新闻工作者对公共危机事件的善意提醒,用倾听、了解的持平态度对待异见,这种态度决非认同、赞许,更谈不上助纣为虐,而是对国人醉心于仇外的民粹嘉年华中的警惕。

西 藏的问题是历史、宗教、文化、政治缠绕已久的地雷,现在炸开了,却惊讶地发现我们找不到究竟谁是触发爆炸的原始罪人。而沉迷在民族爱国热情中的人们又有多 少是熟读西藏历史、人文的行家?又有几位对北京与达赖之间的恩怨纠葛清清楚楚的?或者更大胆的问,是不是有人刻意放大西方媒体扭曲、诋毁西藏问题的细节, 企图转移中国人对政府的西藏(少数民族)政策的反思和检讨的视线?那么,再来看看长平文末对官方轻声细语地呼唤吧:“除了官方的定性之外,能不能允许媒体 自由讨论以进一步揭示真相?”随着这声呼唤,彻底厘清汉藏民族间恩怨情仇,等到汉藏一家亲的时候,西方媒体的嘴还能四处咆哮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